第63章_天医神婆_早早读书网

第63章天医神婆

郭老师是教语文的,一个差不多五十岁,却在学校里教了二十多年书的女人。虽然她的头上已经爬满了青丝,但没有人会在背地里以“老”字来称呼她,她的学生也没有人给他起外号,这在罗宾县一中算得上是一件异事了。即使班上最调皮的学生,在他面前,也会恭恭敬敬的叫她一声“郭老师”。在郭老师面前,龙烈血也就是个普通学生,当然,只是胆子大了一点,但也仅局限于每周翘两节自习课。

龙烈血所住的这幢宿舍楼是今年新建的,龙烈血他们是第一批入住的新生,宿舍楼就建在西南联大的校区内,靠近校医院,周围全是几十年的老树,环境很好,是一个很清静的所在。整幢宿舍楼成“e”形结构,共有七层,分为四个区,龙烈血就住在一区四楼,(也就是字母“e”中那一“竖”的四楼)小胖则住在二区的五楼,(字母“e”中中间那一“横”的五楼)两人的宿舍距离相隔不远,在小胖那间宿舍的窗口,甚至还可以看到龙烈血所住宿舍的大门,如果有望远镜的话,还可以看到龙烈血他们宿舍门上的宿舍编号,1―417。宿舍除了四个区以外,还分为三种规格,有四人间,六人间,八人间,你可以根据自己的经济承受能力选择不同规格的宿舍,四人间最贵,一年一个人12oo大元,八人间的则为6oo大元。在校长楚震东的安排下,宿舍区其中的一部份八人间被安排给了特困生免费住宿,当然,水电费还是要付的。龙烈血和小胖来的时候都选择了四人间,在这个问题上,两人可都没有为难自己的意思,按龙烈血的性格,宿舍人住得越少越好,热闹不是他喜欢的东西,如果有一人间,估计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而小胖开始的时候还盘算着要跟龙烈血住一间宿舍,可宿舍区为了管理的方便,他们的安排是按各自不同的学院来分宿舍的,只有实在错不开的那么一两个才有可能安插到别的学院男生住的宿舍,因为这样,小胖的如意算盘也就落空了。六人间和八人间的宿舍睡的都是高低床,只有四人间宿舍的床才是一人一张,就像龙烈血他们的一样。四人间的床看起来也和高低床差不多,只不过是人睡在上面,而底下的位置则放了一张长宽高都把床下空间塞得满满的组合柜,组合柜一边是放衣服的,而另一边,则留出了几台书架和一张书桌的空间,可以在那里摆上一堆书,也可以在那里做作业,很方便。龙烈血的床铺是在宿舍最里面左手边的位置,在他的对面,是另一张床,门口那里还有两张,每个四人间都是这样安排的。在龙烈血的床头,也就是和宿舍门相对的最里面的位置,被一道侧拉式的铝合金门隔成了一个小小的阳台,阳台的一边是洗澡间,有一个太阳能的喷头,厕所也在里面。而在阳台的另一边,看样子是设计给大家洗衣服用的,有一个水泥台面的台子,台子旁边是一个水龙头,水龙头下是一个白色的陶瓷大缸,四四方方的,宿舍里唯一的窗户就在那里,窗户很大。和所有的没有人住过的新宿舍一样,宿舍的墙面和顶部有着陶瓷一样洁白的颜色,没有一点的灰尘,宿舍地面上的地砖也没有半分的摩痕,就连那个床下的组合柜,都散着一股人工合成木板被切割过的气味,淡淡的,带着一点新鲜的焦灼味。

  郑歌满是自信的附和道:“没错,二哥一定会让门中前辈付出让三弟你满意的筹码!”

天医神婆“啪”的一声,小胖把他的手拍开,反过来用一只手指着他,“记住,老子叫屠克洲。”说完这句,小胖把手转了个方向,指着还在地上的那个嘴角流着血,眼镜已经飞到了一边的那个家伙,“要是这样的人渣也能他妈的为人师表的话,不要你开除,老子现在就退学不读了,什么**老师,给他一耳光算是便宜的了,惹毛了老子,老子废了他都是为民除害,免得他在学校误人子弟。”

一声惊呼传来,年轻人和战士都打住了。

“……人体的要害基本上都是分布在人体的中轴线或中轴线附近……”

“五花肉”

天医神婆  “怎么感觉这套古法炼体之术对小爷一点用处都没有?!”

天医神婆对龙烈血,自从食堂那一次见面之后,出于好奇还有一点见猎心喜的意思,楚震东就把龙烈血的资料找来看了一下,很多老师都喜欢以考试的分数来衡量一个学生是否优秀,但楚震东却并不是这样的一个人,身为西南联大校长的他,比一般的人更加清楚zh国教育的症结所在,在填鸭式的应试教育体制下,考试的分数也许可以说明一些问题,但有更多的问题,是那两个半小时的考试分数所说明不了的,高分低能的人楚震东见过很多,低分高能的人楚震东也见过不少,就连楚震东自己,当初在m国的时候,也不是以考试分数见长的。龙烈血的高考分数在西南联大的众多学生中来说出于中下游,在那些大多数考生基本上都是6oo分以上的西南联大,龙烈血的高考分数甚至看起来稍微有些寒酸,楚震东仔细研究过龙烈血的高考分数,在研究过后,楚震东现了龙烈血高考各科分数的一个规律,凡是客观题占多数的,龙烈血考的就好,在15o分满分的数学这一课目中,龙烈血的数学成绩,在今年数千名新生中,绝对可以排到前三名。与客观题相对,主观题占多数的,龙烈血的分数就考得不理想,语文也是15o分的满分,而在语文这一科中,龙烈血考得最差,甚至还没有及格,已经看过今年高考各科试卷的楚震东大致猜到了龙烈血没有及格的原因,在楚震东看来,那样的语文试卷,很多主观题在只有一个标准化答案的前提下,哪怕是自己去做,也绝对及格不了,千万学生的思维,都被出题者一个人的思维给束缚死了,在很多的主观题目中,大家完全不是在考自己对题目的理解及感受,而是在猜出题者面对同样一个问题的理解和感受,zh国学生在语文上创造思索的细胞,在经过十二年的应试教育以后,大多数已经完全被扼杀了,剩下来的,大多数学生除了只会重复一些前人的东西以外,基本上已经失去了创新与自我思考的能力,这又是何等的可悲。看完龙烈血的分数后,楚震东曾暗暗叹息了好久。今天想要考究一下龙烈血的这个念头,认真地说起来,也许在楚震东对着龙烈血的分数叹息的时候就已经埋下了。

因为是高考期间,学校除了高三的以外其它年级的都放假了,因此在操场上的人不多。

“时间过得还真快,两天一下子就过去了。”洪武也站在广场上,看着华夏武馆里的一栋栋高楼,以及那高达上千米的主楼,心里暗道:“以后我就要在这里生活了。”

  “小爷可不想被人当着冤大头给宰了。”盘膝坐在草席上的王乐情不自禁的喃喃自语道。

走出了武馆大门,洪武一路往佣兵工会而去。

“一共才四个魔兽耳朵。”洪武将魔兽耳朵一一收起,不削的撇了撇嘴,“这几个家伙真是没用,才打劫到四个魔兽耳朵,还没我一个人的多,不过加上我的五个也就是九个了,还不错。”

“什么?”

  穆熙虎一怔,边上的俩人不清楚,可他知道姐夫和苏南在江南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俩人关系十分要好,虽然最近些日子没有过走动,但找谁家不好,怎么就偏偏选了苏家?

“宝物,宫殿中的宝物自己飞出来了。”众人惊讶,古城中的宝物怎么自己飞出来了?

“很硬,有着奇怪特性的合金!”

“啊……”远处的水管下传来一声长长惨叫,接着就是一阵咒骂声,葛明冷笑了两声,一定是哪个白痴被水给烫了,嘿嘿嘿嘿……

  但你丫非要放贱,拿自己的小命和眼前的这位杀星玩儿,能怪得了谁,当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一个月,我的实力提升了不少,但还不够。”

天医神婆“李家的人又怎么样,别说是你,就算是李景山来了我一样照杀不误。”杨宗冷声道,“今天我就当着众人的面杀了你,我看你们李家能把我怎么样?”

方瑜用一种看白痴一样的眼神打量洪武,令洪武很郁闷,许久她才皱着眉头,关心的问:“你脑子进水了?”

  郑歌点头同意道:“没错,留着这颗神秘种子,算是给自己留个念想,也许哪天就在机缘巧合下弄清其中的秘密了。”天医神婆

  司机小弟不知道王哥为什么来垃圾处理厂,而且也没看到他进去,更没看到他怎么出来。

天医神婆  心思念转后,隐身的王乐嘴角含起一丝冷笑,心中暗道:“为了不打草惊蛇,暂且留着你们的性命,等事后再收取这二十个战功积分!”

任紫薇想给龙烈血一个灿烂的笑脸,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泪却与她的微笑在同一时间展现在龙烈血的面前,那是高兴或是难过,甚或还有别的什么情绪在内,龙烈血分不出来。龙烈血承认,在这方面,自己是一个笨人,也从来没有什么天赋。

  对于王乐来说,其它神兽存在不存在跟他没半毛钱关系,但传说中的真龙是否存在,那关系可就有点儿了。

“哗啦”

龙烈血没有犹豫:“扫除垃圾并非只有一种方法!”

  至于那些对手敌人,只能爱莫能助了,再说也是活该,和谁过不去都成,大不小破产,失势,沦为普通民众里面的一员,或是断手断脚的成为伤残人士,至少还有条小命在儿。

“这是我在外地买的东西,在一起三年了,也没送过什么东西给你们,这次也就从俗一回吧!”

  即便是其他试炼队成员有强援相助,王乐也有信心与其一较高下,看看到底是谁能笑到最后!

《混沌炼体术》对疗伤有奇效,不过几天时间,洪武的伤势就已经好了一半。

看到龙烈血点头,顾天扬这才相信了,突然之间,顾天扬好像想起什么大叫了一声,“啊,我明白了?”

  穆熙虎,穆熙永还有徐耀扬听到穆熙妍的话没有特别惊讶,因为他们都已经猜到王乐心中大概晓得真正的幕后主事者。

得到王哥的鼓励,小王压抑着自己内心的那一丝激动,看着面前的这个现场,整理着思绪,他在想要怎么把剩下的东西说出来。

天医神婆隋云的这句话不啻于一记惊雷打在龙烈血的头上,以前很多不明白的事现在一下子豁然开朗了,还不等龙烈血开口,隋云接下来的话又把龙烈血以前心头的迷雾吹散了许多。

“好了,中品秘籍,上品秘籍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你们现在要做的是利用好这次的机会,好好挑选一套属于自己的修炼心法,武技,身法。”方瑜说完一摆手,当先往七层塔楼走去,“走,我们进去。”天医神婆

董洁被小胖一训,小嘴一嘟,不乐意了。小胖嘴一张,就待再来两句……天医神婆

第九十二章 改变 --(2970字)

  王乐似笑非笑的扫了眼黄胖子和郑歌,道:“如今小弟已经得到了这套古法炼体之术,接下来该如何处置,二位哥哥最好还是去问问门中的师长。”

秘印很复杂,构筑秘印也是一个繁复而又辛苦的过程,需要不断的尝试,可能会经历很多次失败,最终才能构建出完美的秘印。

放下了电话,瘦猴瘫倒在了小胖家电话旁的真皮沙上,就像刚打了一场战一样,身心俱疲。

“……这里是针对男同胞的,如果你会抽烟,最好买两包烟带着,(以单包零售价在6元以上者为佳),这些烟不是让你抽的,而是让你孝敬给教官的,在军营里,据我的观察,那些大兵,几乎个个都是烟鬼,在休息时,你时不时的根烟给教官,和教官吹两句散牛,我保证,教官绝对会对你另眼相看,你遭受体罚的几率绝对是你们这个排男生当中最少的。如果你想在学校里走仕途的话,那么你最好从军训的时候开始竖立自己的威信,在休息时,多给教官几支烟,教官抽得舒服了,就会放你们一马,你们这个排的训练就不会那么辛苦,别人沾了你的光,觉得你做了好事,在竞选班干部的时候,他们就会投你的票。烟的时候,最好你也抽,不会真抽就假抽,如果你不抽,那马屁就拍得太明显了,教官会不好意思不说,别的人也会鄙视你,这样就弄巧成拙了,切记,切记,……”

“说到底,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我们两个都是闯来这间屋子里面的贼,没有贼不怕主人的,而看你悠闲的样子,估计是已经知道这里的主人不会回来了,现在已经到了研究所上班的时间,这里既是他的家,又是他工作的场所,至少,他会回来换身衣服吧!”

一声轻响,古碑上的一道道纹络光芒大盛,迸出璀璨的神辉,和那可怕的黑雾迥异,但威力更加强大,光芒飞射,凡是被触碰到的魔物都惊恐大叫,像是被定在了空中一样。

就在众人都以为洪武重伤,必定爬不起来的时候他却利索的跳了起来,脸色有些不好看,但浑身上下似乎没有什么重伤,迅捷的扑了上去,再次和闫正雄战到了一起,半点看不出要认输的样子。

咳……咳……这个……这个,下面的事情其实是这样的,我们就说的简单一点吧。

  当初进入成吉思汗地下陵寝,那也是在金忠信这种常年在盗墓行里打滚的摸金校尉牵头,才得以成功进入。

  由此可见,这一晚上王乐在开启杀戮模式的情况下到底有多疯狂了。

天医神婆  “要是这世上真有烛龙的存在,那么同样贵为神兽的真龙也就存在了。”隐身的王乐默默在心中想道。

  这时就见面露无奈之色王乐,自我安慰道:“既然是从上古时代遗留下的神秘种子,那么必定有其不寻常之处,只是你我暂时没有发现而已。”

“吼......”独角魔鬃咆哮着,后蹄哒哒的踩踏着地面,随时准备起攻击。天医神婆

  “你这个杀才,抖什么威风,别吓着家里人,本姑娘可没心思陪你在这儿玩杀人,不知道我是光荣的人民警察吗?”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