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_大理寺卿_早早读书网

第54章大理寺卿

  全身赤.裸着的王乐躺在一处山间小谷里的深潭水面上,心中美滋滋的想道。

  顿了顿,王乐继续对俩人说道:“何况这颗神秘种子就连很多天阶老怪都没有研究出个所以然来,凭你我的本事,要是真给研究出个道道来,那才真是奇了怪了。”

吼声震动苍穹,隐约间将天上的云雾都吼碎了,它探出了一只青黑色鳞甲密布的利爪。

大理寺卿方瑜的伤很重,身上有几道被刀芒隔开的伤口,特别是肩头上的那道伤,到现在都没能止住血,伤口近乎深入到了骨头,血肉翻卷,看上去很吓人。

“一、二、三!”

“砰砰......”

一时间,徐家几人都是神色凝重,小心的前进,可谓如履薄冰。

大理寺卿“县政府食堂中午的伙食真差!想起来真是让人忧郁啊!”

大理寺卿在吃饭的时候,小胖也把他这几天跑网吧的结果向龙烈血说了一下,和龙烈血预料的一样,在网吧的管理方面,mk市的政府各部门还没有什么具体的措施,网吧是一项新的事物,好多人以前听都没有听说过,更不用指望政府会及时出台什么管理措施了,小胖和龙烈血在上周六的时候就跑了几个衙门,为了稳妥期间,在这一周,小胖自己又跑了剩下的几个衙门,得到的结果都一样,什么公安局、工商局、税务局、文化局、街道办事处……这些地方都不管这事儿,在这些衙门的眼里,只要提到在一间屋子里放一堆电脑,他们想到的还是社区的电脑扫盲班,对于电脑扫盲班之类的东东,国家政策是扶持的,也没有多少油水和问题,所以大家就睁只眼闭之眼,都懒得管,也没法管。

“唐雅……唐雅……喔……唐雅!”

情和义今天我知

魔兽一般分为兽兵,兽将,统领,兽王,兽神五个等级。

  而刚才撞上湖底地下遗址空间这码事儿纯属意外,等明天晚上月圆之夜再来也不迟。

“对,是买的!”

对于龙悍的到来,小沟村里,有人高兴,有人担忧。

吃过晚饭,那个“龚叔叔”开车把小胖和龙烈血送到了八二一大街的时候两人下了车。

可如今他觉得自己随时都可踏入武者八阶!

种种感悟不断浮现在心间,洪武完全脱了出来,心中已经没有了对手,他只是在本能的出拳。

龙悍和龙烈血的话不多,可那个人好象是对他们父子两人天生就有免疫力一样,丝毫的不觉得有什么不自在。

  所以这个当下,关于猎杀吸血鬼获取战功积分的事情,在王乐脑海里转了一圈就抛之脑后,更多的则是在想着那湖泊地底深处的遗址空间。

“哈……哈……也谈不上有道,我这个人有些懒,太极拳太复杂了,没那么多功夫学,就学了一套简单的‘五禽戏’,这几十年下来,却也没生过什么病!”

大理寺卿“一日为师,终身为师!”

“啪!”洪武一巴掌拍在刘虎头上,堂堂一个五阶武者,就这样被他半点不留面子的拍了一巴掌,而后还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教训道:“瞧你那点出息,不就是几万华夏币么?等我们以后实力强了去荒野区猎杀魔兽,那才叫值钱,我听说一头剑齿虎就值十几万。”

  心思念转后,隐身的王乐嘴角含起一丝冷笑,心中暗道:“为了不打草惊蛇,暂且留着你们的性命,等事后再收取这二十个战功积分!”大理寺卿

第五十一章 魔兽伏诛 --(2900字)

大理寺卿“我赌洪武一场赌斗就会被打趴下,一百华夏币!”

女的少,美女就更少了。

  不知不觉间,穿梭在山间密林的王乐杀到了天明。

洪武倏的惊醒过来,他猛然抬头,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对饱满的酥胸,一道雪白的沟壑深陷其中,带给他巨大的视觉冲击,他觉得胸腔缺氧,鼻子痒,要窒息,要流鼻血了。

原本那些以为闫正雄必然会赢的人都瞪大了眼睛,一个个像是吃下了一只绿头苍蝇,膈应的要死,却一个个都难得的保持了沉默,没有人出声,洪武的表现太凶残了,给他们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客厅里,穆熙永等人感觉到闷湿的空气中,有寒风扫过,身上不自觉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怎么都消不掉,仿佛已经看到眼前的这位爷站在尸山之巅俯视着他们。

,他耳朵里好象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可他没在意,他看也不看那车夫递上来的烟,和车夫满脸的笑容,依旧公事公办,抄车牌,罚款,在这时,他耳朵里那奇怪的声音好象越来越大了,有点耳熟,可他准备先对付了完这个车夫再说,车夫的笑脸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有一些惊愕看着自己的身后,这时,他耳朵里奇怪的声音也更大了,他一下子分辨出来了,是哀乐,他一下子转身,接着他就如同车夫一样,惊愕了。

  王乐摸了摸鼻子,苦笑回道:“如果南天前辈没有骗我的话,那就是了。”

两个人走到了校园里的岔路口,一边是男生宿舍,一边是女生宿舍,校园里来来往往的学生好多人都拿着吃饭的家伙准备去食堂里吃饭了,西南联大有三个食堂,男生宿舍一个,女生宿舍一个,还有一个校园内的公共食堂。

走出1o21号擂台,在前厅领取了自己赢得的百分之九十赌金,也就是18o华夏币,洪武就要离开,今天的一战虽然没能让他寻到那一点契机,勘破境界壁垒,但也给了他不少启,需要回去好好思考一下。

“战斗中,必须要头脑冷静!”

坐在车里,放松了一下心情,丁老大不由得又想起三年前那个恐怖的夜晚,县城里最凶残狠毒的帮派就在那一夜灰飞烟灭。老百姓们奔走相告,道上则流言四起,青蛇帮的凶名在当时足以止小儿夜哭,让大人胆寒。而青蛇帮一夜之间的覆灭除了给大家带来“惊喜”以外,更多的则是迷惑,没有人会相信青蛇帮会莫名其妙的因一场“意外的”火灾而灭亡,这种说法,除了骗一骗那些相信老天开眼,天降雷火以灭恶人的愚夫愚妇之外,没有人会相信。道上的人,除了自己,又有谁能知道那一夜的真相。就连县警察局的那一堆人,除了庆幸青蛇帮消失意外,明明知道这事有很多疑点,但也没有人愿意或是敢追查下去,这是一个简单的道理,不需要说得明白,明白的人自然会明白,不明白的人也没必要和他说。出来混的人,无论黑白两道,大家都明白这样一个事实,所谓的道义公理之类的东西,完全是在放屁,出来混,凭借的就两个字――实力!青蛇帮有实力,所以他可以在县里横行无忌,所以它可以欺男霸女,所以它可以杀人放火,你占着道义公理又怎么样,你不会比别人多一条命,刀捅在你身上,你一样会流血、会疼、会死,它不会因为你穿的衣服不同而改变。青蛇帮的灭亡再次印证了这个道理,可以在一夜之间无声无息的灭掉青蛇帮的人或者组织,他们的实力,不是罗宾这个小县城的谁可以对抗的,没有人会去自找麻烦或是找死,特别是为了青蛇帮这样的帮派。也因此,把青蛇帮烧成灰的那一把大火官家把它定义为“特大消防事故”,既然连责任人都死得干干净净,那自然不可能再去追究谁的责任了,大家都可以松一口气了。道上更是各种消息满天飞,比较能让大家接受的说法是青蛇帮得罪了外地的强悍帮派,被人家派人来灭了门。自己知道真相,可自己不能说,更不敢说,现在在“家”里,就是自己最亲近的豹子与老六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曾经在青蛇帮混过几天,更是青蛇帮那场劫难的唯一幸存者,就算经过自己这几年的打拚,有了今天的地位,手下有了这么几十号能打能拼的小弟,但自己从来都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做事都给人留几分余地,青蛇帮以前那一套自己更是沾都不沾,如果手下的小弟有犯戒的,帮规可不是说着玩的。因为这样,小弟们尊敬自己,道上的黑白朋友们也都卖自己几分面子,就是县城里的普通老百姓,对自己的帮派也没有太多的恶劣印象。大家都以为是自己治帮有方,可又有谁知道,自己这样做,有多少苦衷啊!在别人都以为让青蛇帮覆灭的人已经远遁天涯的时候,只有自己知道,那人依然如猛兽般静悄悄的伏在县城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露出血腥的獠牙把触到他逆鳞的人扫入地狱的最深处,青蛇帮的灭亡就是前车之鉴,自己不想再重蹈覆辙。而在猛兽身边觅食的准则之一是不要太嚣张,更不要侵犯到猛兽的地盘,这也是自己再三拒绝豹子他们提议在县城的学校里展帮会成员的原因。自己和那只“猛兽”之间的差距,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凭借人数就能弥补得了的。而这次,那个叫刘老二的杂碎,硬是使着劲儿的要把大家往火坑里推,往绝路上逼,还好自己的小心再次救了自己一次,回去以后好好的查查那个刘老二的底细。外面这条路就是那个人经常走的路么?

大理寺卿  “要是这世上真有烛龙的存在,那么同样贵为神兽的真龙也就存在了。”隐身的王乐默默在心中想道。

  此时就见王乐一边把玩着手中的白色玉简,一边若有所思的在心中想道:“按南天前辈所言,只有通过修炼出来的神识才能看到记录在这玉简里的古法炼体之术。”大理寺卿

“没想到《混沌炼体术》竟然还能修复创伤,实在是太好了。”洪武心中喜悦,原本他一身的伤至少要半个月才能痊愈的,如今有《混沌炼体术》在,也许几天就能全好了。大理寺卿

  穆熙虎一怔,边上的俩人不清楚,可他知道姐夫和苏南在江南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俩人关系十分要好,虽然最近些日子没有过走动,但找谁家不好,怎么就偏偏选了苏家?

一个个赌局沸反盈天,赌的很大!

一拳轰飞一个年轻人,洪武狞笑着扑向另外几人,一拳一个,一腿一个,完全就是一场单方面的殴打,几个武者四阶的年轻人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被洪武分分钟全部撂倒。

沉闷的声响震得整个擂台都一阵轰鸣,铁拳落在瞿元身上,将他打得鼻青脸肿,且骨骼都出了咔咔的声响,即便没断肯定也裂开了,可怕的力量完全过了他身体所能抗衡的极限,令他重伤。

进入云雾山三天,洪武就已经猎杀了七头九级兽兵。

  随即就见隐身的王乐看向面前不远处的吸血鬼。

下山的路上,楚震东向迎面慢跑过来的一个头花白的老人的打着招呼,来这里锻炼的老人,来得多了,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也就慢慢的互相熟悉了。到了晚年,生活有些寂寞的老人互相之间还会组成一些小圈子,搞些吹拉弹唱的活动来娱乐生活,楚震东的老伴儿原来在早上的时候都还跟他一起来跑步的,不过自从在这里认识了一堆老太太后,他老伴儿早上就不来通圆山而改去绿湖边上打盒子戏去了。

不过,一切都顾不得了,能杀了洪武就行。

“难道是他修为高深,可保血肉不朽?”洪武暗自猜测,但随即便摇头,给否定了!

丁老大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一直过了几秒钟,丁老大才慢悠悠的问了豹子一句:“你说,如果老六出了事,帮里的兄弟会怎么做?”

一阵酸麻感弥漫了他的整条手臂,令他不由得苦笑,“五阶武者就是五阶武者,一斧头就震得我手臂麻,若不是我们几个联手还真对付不了他。”

大理寺卿  顿了顿,王乐的脸色一改,冷漠的道:“一个都不行!”

在濮照熙正在思考着案件中的线索的时候,老吴那边终于传来了一个好消息,带着仪器的那队人已经到了,那个黑色的箱子在检查以后就可以打开了。凭借着多年办案的直觉,濮照熙相信,那个箱子里一定有一些很关键的东西。

“如果是我手底下的兵像你这样不听我的命令,我会把他毙了,如果是我的儿子听了教官的命令,那么我就把我的儿子毙了,这样看来,你这个大过记得值!”大理寺卿

  但你丫非要放贱,拿自己的小命和眼前的这位杀星玩儿,能怪得了谁,当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