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_逍遥小憨婿_早早读书网

第37章逍遥小憨婿

  找到厂里面的焚化炉之后,隐身的王乐将放置在法眼空间内,九个大黑色塑料袋扔进了炉子里。

洪武以前一直不明白秘术究竟是怎样一种存在,它不是修炼法门,也不是武技,那又是什么?

  所以王乐很快就收起透视湖底地下空间的视线,不再浪费功夫。

逍遥小憨婿“哎!老哥,来得挺早啊!”

“他妈的,我才刚刚进到储物室,还没出来呢,就被那几个混蛋给围上了,他们还把储物室的门都给关上了,一副志在必得,吃定老子的样子,我操!”葛明愤愤的骂着,神色那个激动“特别是那个带头的,叫什么林鸿的那个,我日,嚣张得就像他是上天的老二一样,他说什么来着,赵静瑜和许佳都是他还有他朋友看上的了,叫我不要痴心妄想了,同时,还要我转告你们,也叫你们死了这份心……”

“太快了。”洪武惊呼。

所谓“法不可轻传”,对于华夏武馆这样的做法学员们都很理解,没有人抱怨什么。

逍遥小憨婿“明天!”龙悍的回答永远是那么低沉和干脆。

逍遥小憨婿除了在宿舍区的市以外,学校周边大大小小的商店都小赚了一把。

直到他将《驭风行》再一次研读了一遍,自觉心中已了然之后他才停下。

“此刻退走,不与这些人争斗是最明智的选择。”洪武心中也是暗自点头。

此刻华夏武馆已经抢得了先机,得到了一部分宝物。

“笨!站了这么半天时间,你现在难道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来站岗吗?”坐下来的葛明盯着顾天扬看着,那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白痴。

对胡先生的态度,龙烈血有点受宠若惊得感觉,虽然和胡先生接触得不多,但在龙烈血的印象中,胡先生似乎也不是一个喜欢放低姿态的人。更让龙烈血想不通的是,胡先生似乎早就知道自己要来。心里虽然有很多的疑惑与问题,但龙烈血丝毫的没有表现在脸上。

华夏武馆护卫队战士在一个个队长的带领下组织起了狙击,以百人为一个分队,成半圆形,将三千多武修抵挡在入口外面,他们有些手持长枪,有些提着战刀,在人群中冲杀,血染衣襟,杀到忘我。

  徐耀扬身子一僵,随即马上摇头道:“不可能,我们和苏家以前虽然不对付,但这段时间在港岛却还真没有过针锋相对的事情发生。”

葛明也笑了笑,不过葛明的笑容里多少有些尴尬的意思,这个……原来他真的是龙烈血的叔叔啊,自己中午的时候还把人家当贼一样的防着呢,不过龙烈血的这个隋叔叔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呢?难道自己真的忘记锁宿舍门了吗?

持续了一个多小时,金色的火焰才消失。

龙烈血暗自点了点头,要不是今天情况特殊,自己真想看看他可以坚持到什么时候啊。不过,要是让这么一个人无缘无故的死在自己手上,那也实在太可惜了,这个人的决断、心智、毅力,实在是自己仅见,如果论毅力与决断的话,小胖他们三人各有优点,都未必会输给这个人,但要论心智的话,从这个人刚刚那几个瞬间所做出的表现来看,三人中目前恐怕只有天河可以和这个人较量一下。

在教学楼的门口,龙烈血的钢琴课老师吕老师正目送着龙烈血离去,刚刚龙烈血所做的那一切她也看到了,原来她还奇怪自己为什么对龙烈血的名字有些耳熟,现在她一下子想起来了,有老师在闲聊的时候和她说过,今年的西南联大出了一个在军训时把教官给干翻的学生,那个学生的名字就叫龙烈血。

“我看老哥你这身子,只要坚持运动,别说是孙子,就是抱重孙那也不是难事啊!”

逍遥小憨婿曹天云轻轻的喝了一口茶,“这第二个好消息嘛,是县里新来的县长准备重新修门外这条路了。”

可是,那青面獠牙的恶魔度实在太快了,远洪武,仅仅一眨眼间就已经追到了洪武身后十几米远,他浑身枯瘦,成青黑色,笼罩在一席破烂的衣衫中,显得十分的怪异。

龙烈血的床头书桌上有一个老式的闹钟,那方形圆角的外形,土黄色的壳漆,上条的旋钮,再加上一个看起来有些笨笨的不锈钢制的小提手,按现在的眼光来看,也许用“土”字来说更适合一点。这个闹钟是在龙烈血很小的时候龙悍就买的了,上海钟表厂制造,用了1o多年了,一点毛病都没有。撇了一眼床头书桌上的闹钟,闹钟的时针已经快要和桌面平行了,而分针,则刚好和桌面垂直。逍遥小憨婿

“濮队,你可来了,我这就带你过去!”

逍遥小憨婿“你这个人其实还是挺幸运的,……呵……呵,‘sts733’被你用了,现在我再给你打一针,让你可以在这样的状态下没有多少痛苦的死去,你应该感谢我啊,他们在解剖你的尸体的时候得出的结论只会是‘脑水肿’和你们国家许多年前去世的一个武打明星的死因一模一样,我的前辈们真了不起啊,对了……就这样……别动啊……”

洪武满身鲜血,杀气浓郁,一双眸子充满了杀机,盯着金毛狮子,大吼一声便扑了上去。

入口处外面是一片树林,此时几个人自树林中走出来,为的是一个大约二十七八岁的男子,身后跟着一个低眉垂,如老僧入定一般的老者,还有两个大约二十六七岁的魁梧男子。

跟龙烈血在一起已经三年了,作为三个人的老大,龙烈血爱书的癖好也不可避免的对小胖,瘦猴和天河有了影响。也就是在这种影响之下,原本准备混个高中学历就回家的小胖在一帮兄弟的带动下,连滚带爬的混进了西南联大,让他老子做梦的时候都笑出声。

“哈……哈,别开玩笑了,你又不是王利直家亲戚!”

两个人刚坐在桌子面前没有半分钟,葛明就怪叫了起来。

  但你丫非要放贱,拿自己的小命和眼前的这位杀星玩儿,能怪得了谁,当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不知不觉间,穿梭在山间密林的王乐杀到了天明。

  徐耀扬身子一僵,随即马上摇头道:“不可能,我们和苏家以前虽然不对付,但这段时间在港岛却还真没有过针锋相对的事情发生。”

“是啊,说不定我们还可以看到外星人的飞船呢?”这是天河。

  如果不是相当于武道地阶初期修为的公爵吸血鬼,那位长老吸血鬼就不会说重赏,让他们晋升到相当于武道地阶中期的领主级吸血鬼了。

“好看。”洪武老实的点头。

逍遥小憨婿“龙烈血,你以前不会是没有看过这部片子吧?”葛明试探的问了一句。

“嗯,麻烦诸位开一下大门,我要去荒野区猎杀魔兽。”铁剑武宗孙敬之,他背负一柄大铁剑,站在那儿就像是一个太阳一般,有炽烈的光芒自他身上流淌出来,如同一尊神邸。逍遥小憨婿

“西南联大毕竟是公立的学校,楚校长想必也有他的无奈吧!”逍遥小憨婿

  “姐夫,为什么?”穆熙虎壮着胆子问道。

龙烈血回到宿舍,想了想,拿出了信签,提笔给任紫薇写了第一封信。在写信的开头的时候,龙烈血也犹豫了几秒钟――

双手手臂同时向上一格,龙悍这一脚便踢在了龙烈血的双手手臂的外侧。

对方一共五人,且每一个修为都比他高深,因此他只能搬出华夏武馆这尊庞然大物,看是否能够震住对方了。

没有人去推开那些房屋,此地的诡异令人难以想象,对不明就里的东西,谁也不敢去乱动。

不过一路从和华夏联盟接壤之处到这位于北涵区北边的海岸线也花了他几天时间,主要是因为这里实在太乱了,到处都是魔兽,空中都有不少飞行类魔兽,它们平时以海中的鱼类魔兽为食,可若是现人类战机一样会一拥而上,撕碎战机,把里面的人类吃掉。

  黄胖子和郑歌都笑着点头应是,然后也没有再废话,转身就先后出了住处帐篷消失在王乐的视线当中。

“记住了!”

  不过王乐对自己有足够的自信,只要他这么一路杀下去,自己获取的战功积分必定是继续狂飙。

咪松着眼,葛明白了顾天扬一眼,紧了紧身上新加上的一件衣服没有说话,就在刚才,两个人打了个赌,赌的是明天谁洗饭盒,顾天扬猜龙烈血今晚弄的是凉拌萝卜之类的东西,而葛明则有不同的看法,虽然葛明也猜不透龙烈血弄的是什么东西,但顾天扬那毫无想象力的答案还是让葛明嗤之以鼻,凭直觉,葛明相信龙烈血绝对不会弄这么简单的东西,就算要弄的话,也不需要一个小时啊。

黄胖子大失所望的指着盒子里的神秘种子,并对王乐说道:“这玩意儿就是南天前辈给你的神秘种子?没有搞错吧?”

逍遥小憨婿一种莫名的压力横亘在洪武心中,他随便吃了点东西便开始修炼《混沌炼体术》,不浪费一分一秒。

“噢,好的!”那个老师点了点头,葛明坐了下来,“等下课以后,我会去找他的班主任核实一下,希望你刚才说的是实话。在这里,我希望大家能够对我有所了解,我对我的学生有两点要求很严格,第一是不许他们对我说谎,在我看来,说谎是逃避责任的表现,如果一个人连最起码的责任感都缺乏的话,很难想象这种人将来可以为国家、为社会承担起更大的责任。第二是不许他们考试的时候作弊,考试作弊是对老师的最大的侮辱,也是对西南联大声誉的最大玷污,对于这种行为,我是绝对不能容忍的,楚校长也不会容忍,因此,大家千万要记住,在西南联大,有一件事大家千万不要做,那就是考试的时候作弊,不论大考小考,凡是被逮住的,没有什么人情可讲,一律开除。最近五年来,西南联大因为考试作弊被开除的学生一共有十二名,我希望大家不要做第十三个。好了,废话就讲到这里,我们继续点名,刚才点到了龙烈血,现在是……嗯……陈松!”

“馆主。”沈老也来了,在他的身后则是一些武宗境高手。逍遥小憨婿

在葛明这咏草诗的最后,顾天扬听出了一丝玄外之意,顾天扬的喉结动了动,很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