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_遥远的救世主_早早读书网

第65章遥远的救世主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不可爱的萝卜酱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

男生多数喝的都是啤酒,女生多数喝的都是饮料,至于白酒,大家都知道郭老师是不赞成大家喝的,因此今天也没要,大家各自端着杯子站了起来,在座的几位老师也站了起来。

任紫薇的好姐妹范芳芳替友出头,不断的追问着瘦猴龙烈血的下落,瘦猴差点要崩溃,可他的回答却不能让人家满意。

看完了实验报告,龙烈血原本平稳的手有了一丝颤抖,在看这份报告之前,龙烈血以为自己手中这块有着奇异特性的合金的产生是由实验中的一些意外造成的,而现在看了,自己错了,这块合金的产生,虽然有一些意外的因素,但在那些偶然中,却有着必然的因素。龙烈血不是理科生,对报告中很多专业的内容他无法理解,但在整篇报告看完以后,龙烈血明白,自己手上拿着的报告不仅仅记载了那种奇异合金的制造过程,严格的说起来,那个制造过程只是验证了作者的一个伟大的理论,一个以前从未有人想过或提过的理论,一个被人认为是异端邪说,异想天开的理论,一个被人蔑视为是把材料科学和生物遗传学这两样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强行拉到一起为了哗众取宠的理论――金属的遗传进化论。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那个研究员――曾志华,这么多年来,其实是在一条别人没有想过、没有走过、认为极短荒谬的路上在探索着,走着……他几十年默默无闻的工作着,探索着,他的成果,如果拿到国际上,那绝对会比当初原子弹爆炸带给人们的冲击还要大,什么诺贝尔奖,和这样的成果比起来,那只是狗屁。可以想象,一个崭新的,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尖端学科――金属遗传进化学,将由此诞生。标志着这个学科诞生的第一件作品,便是打开世界海洋霸权之门的钥匙,现在,这把钥匙握在了zh国人的手上。

遥远的救世主那可是每个武修梦寐以求的地方,可以说一旦进入华夏武馆就等于踏上了一条青云路,从此和贫穷无关,林雪很害怕,怕洪武一旦进了华夏武馆和自己就会成为两个世界的人。

这一次,当龙烈血再次面对着这群将军把自己伸平的右手的指尖指在自己眉毛那里的时候,龙烈血感觉自己的眼里不可抑制的有了一点湿润。

“完了,这什么《混沌炼体术》将他害成现在这样也就罢了,如今又要来害我,这位大叔果然不是好人!”

  穆熙妍听到自己的男人说出这番话,不禁感到一股子心酸,莫名的悲从中来,不顾周围还有外人,直接趴到了王乐的怀里,再也不说话。

遥远的救世主刘虎有些羞涩的道:“运气,运气而已!”

遥远的救世主“砰”他旁边的厕所大号的门被推开了,接着是冲水的声音。

而小胖呢,他觉得自己也有些事情要做。瘦猴家的玻璃经常被人打碎的事他是知道的,在听瘦猴说起这事的时候他只是觉得好笑。可如果这样的事生在老大身上,那就一点也不好笑了,在小胖看来,这样的事简直是对自己兄弟几个人的侮辱。

要说在军营里看这部影片以前,每一个学生,几乎早在很小的时候就看过这部片子了,大多数人还不止一遍,在大家进学校以前,这样的片子,就是最好的爱国主义的教育工具,影片当中最有名的一句台词是这样的,当影片中的主人公背着一把大刀披星戴月的在野外仅靠双腿奔驰着,想要将一个有关j国人的重要情报送给中国这边的军队时,他被几个猥亵的j国士兵给围上了,面对着那几个j国士兵,主人公临危不惧,大义凛然,在那几个j国士兵各种丑恶的嘴脸露尽以后,主人公拔出大刀,一声大喝,“狗日的砸碎,老子砍的就是你们!”,然后就是主人公一把大刀片子上下飞舞,几个j国士兵在经过一番殊死挣扎之后,纷纷命丧黄泉……

龙悍说这话的时候是微笑着说的,显示他的心情很好。

  这时徐耀扬恨恨的说道:“陈天旭那个老贼看来留了一手,只说了这一个藏匿地点,其它的都没说出来。”

一大早,洪武便起来了,一如既往的修炼了一个小时《混沌炼体术》,这才推开门往华夏武馆而去。

隋云的这句话不啻于一记惊雷打在龙烈血的头上,以前很多不明白的事现在一下子豁然开朗了,还不等龙烈血开口,隋云接下来的话又把龙烈血以前心头的迷雾吹散了许多。

瘦猴的那句名言是:女人都是容易被感动的!

在那个家伙想要扶着地上那个人渣一起想要溜走的时候,一个头已经银白如雪的老头来了,老头的穿着很朴素,朴素得有些怀旧,一身洗得有些白的长袍,再加上一条布裤,一双布鞋,这样的打扮,很多人只在电视里看那些说相声的穿过。但这个老人穿着,没有人会感到有一丝的滑稽,老人依旧挺直的背部和腰部把那件长袍撑得笔直,如一根青竹,没有半丝邋遢。老头的确切年纪有些看不出来,看他的头,你就是说他九十岁也有人会信,可看他的眼睛,却有着很多青年人都没有的温润。他是被这里震天的“退学”的喊叫声给吸引过来的,看到他来,原本还剩下的两个注册窗口的工作人员都站了起来,看得出来,这老头很受大家的尊敬,其中一个工作人员走到他面前,跟他小声地介绍了一下现在的情况,老头一边听一边点着头,听完了,老头看着面前仍然有些激动地人群,突然之间做了一个大家都想象不到的动作――鞠躬。九十度的,严肃的,双手并于腿侧的鞠躬。

  穆熙虎一怔,边上的俩人不清楚,可他知道姐夫和苏南在江南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俩人关系十分要好,虽然最近些日子没有过走动,但找谁家不好,怎么就偏偏选了苏家?

不得不说,龙烈血说的这些话是很没有什么营养的,但和赵静瑜在一起,龙烈血真的不知道应该和她讲什么才好,龙烈血此时心里想的是如果瘦猴在这里的话会和她讲些什么。

  至于好坏,王乐才不管这些,反正都已经木已成舟,一切都来不及了。

“饭是老早就吃了,今天晚上的饭是和董洁一起吃的,一点油荤没有不说,董洁还不让我吃饱,说这样有利于消化,还可以减肥,那点饭菜,我随便走几步路撒泡尿就没了,我回到宿舍正准备再去弄点东西填填肚子,宿舍的舍友就告诉我说你来找过我,我就过来了!”

遥远的救世主  随即就见隐身的王乐看向面前不远处的吸血鬼。

  毕竟这种古老悠久的遗址空间,一直以来王乐还不曾遇到,更不要说进去过了。

在教学楼的门口,龙烈血的钢琴课老师吕老师正目送着龙烈血离去,刚刚龙烈血所做的那一切她也看到了,原来她还奇怪自己为什么对龙烈血的名字有些耳熟,现在她一下子想起来了,有老师在闲聊的时候和她说过,今年的西南联大出了一个在军训时把教官给干翻的学生,那个学生的名字就叫龙烈血。遥远的救世主

一个湖泊边上,有一些走兽类的魔兽在喝水,也有一些飞禽类的魔兽时而略过,捕捉走一两头走兽类魔兽,作为自己的食物。

遥远的救世主一声大喝,洪武浑身浴血,手中扣着两柄飞刀,杀向一头浑身黑色鳞甲密布,如同鳄鱼一样的怪异魔兽。

如果这个时候他们再去和其他人争抢的话很可能会成为众矢之的,倒不如果断的退开,在一旁看好戏,有张仲和叶鸣之在,只要他们不去争抢,还真没多少人敢对他们下手。

  徐耀扬身子一僵,随即马上摇头道:“不可能,我们和苏家以前虽然不对付,但这段时间在港岛却还真没有过针锋相对的事情发生。”

在雾中奔驰,在山林中跳跃,在巨石与灌木丛之间体验着度,这项锻炼,是龙烈血的最爱,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没有人能看见。

  但你丫非要放贱,拿自己的小命和眼前的这位杀星玩儿,能怪得了谁,当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他到底是武师境的武修,今天要是真跟一个小辈道歉,那以后就没脸混了。

“开始吧!”洪武按下了开始按钮。

“那是当然了,范大小姐的聪明和美丽那是有目共睹的,我今天给范大小姐您打个电话,一是向您汇报一下情况,二呢是为了表示对范大小姐的感谢,想邀请您外出一游。”

  “怎么感觉这套古法炼体之术对小爷一点用处都没有?!”

  穆熙永和徐耀扬当然不敢有什么意见,连忙点头称是后,就率先告退,待在这儿,实在太过压抑,还是先避开的好。

“到了!”洪武停了下来,指向洞开的大门,道:“我敢肯定,这里面一定有了不得的宝物。”

“好壮观的古城。”

遥远的救世主  只见王乐捧着茶杯,坐靠到了沙发,仰着头看向吊在天花板上的灯饰,笑着说道:“这多没意思,既然想将我王乐埋骨港岛,那他们也就别想活着回内地。”

  黄胖子和郑歌都笑着点头应是,然后也没有再废话,转身就先后出了住处帐篷消失在王乐的视线当中。遥远的救世主

武师境九阶,即便是在正常情况下都可轻易击败方瑜,要知道九阶为巅峰,代表了一个大境界的极境,看似比武师境八阶只高了一个小境界,可实际上差距却非常大,一个武师境九阶甚至能敌得过十个武师境八阶。遥远的救世主

兵器架子上一共有三排,每排有九个位置,一共排放着27柄战刀,每柄战刀外形都一样。

  隐身的王乐站在炉子前喃喃自语完后,没有逗留就离开了垃圾处理厂。

一道剑光,整个为金色,直接斩断数棵参天大树,而后更是将扑向洪武的头狼那庞大的青色狼头斩了下来。

大雨来了!

127个战功积分(三)。。。。通过破妄法眼依然看不到这巨大空间的四面尽头后,隐身的王乐不由得在心中喃喃道:“好大,真他妈大到没边了。”

  只见穆熙永的眼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有些不确定的回道:“难道是苏家?”

杀气浓郁,吼声震耳!

  “因为这颗号称从上古时代遗留下来的神秘种子实在是太普通了,压根儿就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与众不同之处,随便都能弄到与它类似的种子。”

“这绝不是地球上已知的任何一种文字!”

  穆大小姐没好气的训完后,客厅里沉闷的气氛顿时就缓和了不少,空气也重新流通了起来。

  如果真给狸猫换太子掉了包,那他王乐可就真是哭都哭不出来了。

遥远的救世主“《金刚身》虽然只是下品秘籍,但也有其不俗之处。”洪武浏览着秘籍,不由点头,“至少,比《金钟罩》,《铁布衫》之类的炼体法门要高明多了。”

“说到底还是缺乏和魔兽战斗的经验,战斗手法不够好。”洪武望着青麟魔鼠的尸体,狠狠的一挥拳头,“决定了,接下来一定要多和魔**手,只有在战斗中才能提升自己。”

“为你受勋。”隋云把目光投在了水杯里,就像那里有几条金鱼,“被视为共和**人的最高荣耀,战争年代所有军人抬头仰望的战神的光环,和平年代所有军人梦中的叹息――共和禁卫勋章,在明天,将在一群戎马一生的将军们的见证下,由国家最高军事委员会主席亲手挂在你的胸前,十八岁的,龙……烈……血……少……校!”遥远的救世主

  全身赤.裸着的王乐躺在一处山间小谷里的深潭水面上,心中美滋滋的想道。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