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_龙血战神_早早读书网

第02章龙血战神

研究所从外面看起来没有多大的变化,一道普通的大铁门就将研究所和外面隔开了,在研究所大门口那里,有一个岗亭,一个身穿保安制服的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坐在岗亭里,像大多数做着这份工作的保安一样,那个保安,在用着一种即谈不上严肃,也谈不上松散的眼神盯着从大门那里进进出出的每个人,如果有熟悉的车辆要进来或出去的话,他就伸伸手指头,按一下他面前那一个红色的电钮,大门口那根拦截车量用的栏杆就会抬起或放下。如果有陌生的人想进来的话,他就负责盘问,金属研究所这样的机关,也不是外人想进就进得去的。

很快,小巷里面就有惨叫传出来,声音凄唳。

  二炼其皮肉筋骨……

龙血战神没有任何多余的话,黑衣少年闪电般出手,杀向洪武,他两指并拢,化为剑指,刺向洪武眉心,其招式并不如何玄妙,但却杀气凌厉,一缕金色的锋芒凝聚在指尖,锐气惊人!

以洪武的修为,二十几米的距离不过是一个呼吸间就到了,人还在高奔行中,他手中的战刀就已经劈了下去。

  只见王乐摇头道:“从内地到港岛,不一定非要从南粤过来,这次想要我命的人,没那么简单。”

  这一瞬间,王乐就感到自己的脑海“轰”了一声,一阵晕眩!

龙血战神  王乐开启了破妄法眼的龙隐异能,才潜入垃圾处理厂。

龙血战神“现在整个古城都陷入了混乱,城门被封,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活着走出去。”方瑜忽然一叹,苍白的脸色很不自然,有种病态的美,令人心疼。

有着岁月气息的秘籍捧在手上都有一种浑厚沉凝的气息,洪武翻开《驭风行》,一个字一个字的看去,沉浸其中,不能自拔。

今天,象往常的每个星期五一样,一到下午第三节课的下课铃声一响,龙烈血就停下了手中的笔,合上了书,丝毫不理会周围同学诧异的眼神,开始收拾书包准备走人。在罗宾县一中,从成绩上来说,龙烈血不是最出色的,可龙烈血绝对是最受人瞩目的一个,这种瞩目,不是星光灿烂耀眼生花的那种,而是由距离所产生的那种间杂着好奇与其他说不清的一些东西所综合起来的感觉。这个十八岁的少年的外貌,见过的人都知道,用英俊两个字来形容似乎有些不恰当,这并不是说他长得有问题,而是在他身上,有一些用“英俊”这个词所无法表达出的一些东西,可以这样说,凡是认识他的人,先注意他的,不是他的外貌,而是他身上那种说不出来的东西。他跟那些让小女生尖叫的所谓“阳光男孩”不同,宽广的额头,挺直的鼻子,略带紫色的面孔仿若刀削,再加上经常抿得紧紧的嘴唇,这些东西,让他这张脸多出了几分冷酷坚决的味道,与“阳光”这个词搭不上多少边。让他的脸看起来有点柔和的东西是他的眼睛,龙烈血的眼睛大大的,弯长而秀气,如蒙着雾气的两潭深水,这双眼睛,就算放到女孩子身上也会让人觉得漂亮而有神韵,而放到了龙烈血身上,则因为这双眼睛,使他的面孔看起来有些天真与朦胧起来。龙烈血脸上还有一个特别的就是他那两道略显弯长飞扬的眉毛,眉毛不浓,不清,不散,不乱,象是一对在云中翱翔的翅膀,所有的这些都组合在了这个叫龙烈血的少年的脸上,不是帅比番安,却也独一无二,乍看只觉清秀,甚至是略显文气,再看则觉得清明爽朗,山高云淡,细看则摄人心魄,令人不敢逼视。他也没有值得夸耀的家世,在一个学校里,有地委书记的女儿,有法院院长的公子,还有百万富翁的千金……而龙烈血的父亲,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石匠,关于这一点,龙烈血也从来没有掩饰过,他很坦然。

人生总有意外,谁又知道自己五年后或是十年后会是什么样子呢,难道不是吗?

如此一来,也就没有人注意到,洪武吸纳的不只是金属性元力,而是五行元力!

“嗯,虽然没能突破到武师境,但能赚到这么多钱也不错。”洪武微笑着走出了佣兵工会。

“喂,你好,请问你找谁啊?”

“淘汰!”

龙烈血轻轻的笑了笑。

在武者境内,他可说是一个异类,明明修为只是武者境九阶巅峰,可战力却可敌武师境。

老天难得的开始下起雨来,在军训的日子快要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老天终于开眼了。

老师有专属于老师的住宅小区,位于一个人工湖旁边。

列车已经开始加。

龙血战神最后,这次家庭会议的结果是,静观其变,不要去惹龙悍,让这件事慢慢过去,同时,这段时间村里的事先放一放,也不要把那些村民逼急了,刘祝贵对这样的结果还算满意,至少让大家统一了认识,到有事的时候也不会乱了阵脚。

洪武眼睛陡然一亮,“冷锋系列战刀可是特殊合金铸造的,1系列的就可以破开兽兵的防御了,2系列,3系列的更是能破开兽将级魔兽,统领级魔兽的防御,每一件都贵得很,一般人根本就买不起的。”

  郑歌满是自信的附和道:“没错,二哥一定会让门中前辈付出让三弟你满意的筹码!”龙血战神

范芳芳放开了任紫薇,走到任紫薇的面前,把嘴贴在任紫薇的耳边,“好你个小狐狸精,坐上了‘帮主夫人’的位子就忘了是谁给你做的媒了,看我以后还帮你!”

龙血战神穿军装男人的这一通咆哮,直让站的离他稍近一些的人耳朵鸣脸色白,直到大家都站在他面前,他黑着的脸色依旧没有半点改变。

  “小虎问的对,王哥为什么偏偏就挑了苏家立威?”

  这时徐耀扬恨恨的说道:“陈天旭那个老贼看来留了一手,只说了这一个藏匿地点,其它的都没说出来。”

“洪武快走。”方瑜大叫。

这是一头浑身长着漆黑鳞甲,整个像是一只螃蟹,但却庞大无比,有着十六条腿,且每根腿上都长有尖利的倒刺,像是一柄柄刺刀一样的怪异魔兽,体型很大,足有数米高。

  “小爷可不想被人当着冤大头给宰了。”盘膝坐在草席上的王乐情不自禁的喃喃自语道。

在好多男生扯这一嗓子把脸都扯红了以后,黑脸军人终于点了点头,“很好,现在稍微有点样子!既然你们都说明白了那希望你们能够做到!”

小胖和王正斌要去看电脑,龙烈血要去上他的钢琴课,葛明的艺术课选修的是书法课,也安排在今天下午,走了一段,大家也就分开了。

坐在车里,楚震东的眉头是皱着的,脸上的表情很严肃,他的秘书没有说话,专心的开着他的车,以他多年在楚震东身边工作的经验来看,此时的楚震东,一定在思考着很重要的问题。

不过武馆人的确太多,如果真要一个个的比武的话还不知道要进行到什么时候才能完。

  ...

“洪武,这里有十几本秘术秘籍,你可以随便挑,只有一次机会。”杨宗指着圆形桌子上的十几本秘籍,“你可以先浏览一下简介,尽量挑适合自己的。”

龙血战神“大家小心,暗中的敌人不好对付,是个高手。”

看着面前打过来的这平平直直的一拳,瘦猴在心里为这两个大哥叹了口气,这就是专业和业余的区别了,别的不说,这一拳看着虽然凶狠,可瘦猴知道这一拳的威力有限,只靠胳膊上那三两肌肉能有多大的杀伤力啊?还有啊,剩下的这两位兄弟一点配合都没有,在这位大哥出拳的时候,他的大半个身子已经把后面那个人给挡住了。龙血战神

“哦,可以,都是一个宿舍的,有什么你就说好了!”龙烈血当时想的是这个王正斌可能是哪里不舒服了,想麻烦自己把他送到医院。龙血战神

身后的声音依然温柔,濮照熙点了点头,自己今天接手的案件已经远远过了自己的预料。死者之一的身份已经确认了,是国家科学研究院西南金属研究所的所长蒋为民,一个身份有些特殊的人。而如果仅仅是这样,自己也不会如此头疼了,偏偏,在现场现的那个箱子里面的东西让眼前这个案子更加的扑朔迷离起来。5o万美金,一个足以让大多数人疯狂的数目,和那5o万美金一起的,还有死者蒋为民到美国的签证。虽然还有一个人的身份没有确认,蒋为民的尸检工作也正在进行,但凭借着多年养成的直觉与最基本的判断,濮照熙排除了那两个人自杀的可能,这是明显的他杀。不是自杀,那么犯罪分子的作案动机又是什么呢?为财吗?那遗留在现场的5o万美金已经将这个可能性否决了,从杀人时到有人报警的这一段时间里,犯罪分子有足够的时间把那个箱子里面的东西带走。那是不是犯罪分子当时走得太匆忙了,来不及把东西带走?根据现场的勘测结果来看,那两个人基本上是在没有多少反抗能力的条件下死亡的,而且现场很偏僻,在早上那个时候根本不怕有人看见。即使犯罪分子后面后悔了,他也可以重新回来把钱拿走。排除这些因素以后,剩下的,也就是唯一的解释,犯罪分子根本不是为了财而杀人,5o万美金的诱惑力,没有几个人能够抵挡得住,犯罪分子可以无视那个箱子里面的东西,就只有几种可能,一是那5o万美金根本不在犯罪分子的眼中,犯罪分子是个级富豪。二是相对于那5o万美金来说,犯罪分子看重的是其它更重要的东西,三是那5o万美金根本就是犯罪分子自己留在现场故布疑阵的……

  只见王乐捧着茶杯,坐靠到了沙发,仰着头看向吊在天花板上的灯饰,笑着说道:“这多没意思,既然想将我王乐埋骨港岛,那他们也就别想活着回内地。”

“嗯!”登记人员忽然抬起头,诧异的看了洪武一眼,“你是走炼体流的?”

“因为……因为……这个真正的原因连我爸爸也不知道,要是他知道是这样的原因非把我揍死不可”说到这里,顾天扬的脸上又显现出几分很不好意思地神色,“你不觉得我们国家的这个军服设计得太难看了么,穿在身上一个个就像小老头一样,太土了!”

12点以后。。。。

“秘术,秘术是什么?”洪武一愣,好奇的问道。

  黄胖子嘿嘿一笑跟着说道:“不管神秘种子如何,单凭那套完整的古法炼体之术,老弟这次获得历练任务第一名就没有吃亏!”

少年苦笑了一声,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下意识的一转头,差点吓晕过去。

他们惊呼未消,又一道冷光一闪而逝,同时扑向曾文兴的两人中的另外一人也是一声惨叫,脖子上出现了一个前后透亮的大洞,一柄飞刀贯穿了他的咽喉,射向另外一个青衣人。

钱赚得多了,接触的人多了,还有教官的帮忙,小胖的消息自然就灵通一点,知道的关于龙烈血事情的版本也就会多一点。

看着自己面前那一包三五烟,保安笑眯眯的就把他装进口袋了。

龙血战神此刻,一座座宫殿中依然有人类武修在冲杀,为了宝物,他们可以连自己的命都不在乎。

  即便是他王乐神经强韧,意志坚定无比,也不敢在那里待久了。

“好事倒是好事,只不过为了修这条路,我把采石场的股份让出了两成。”曹天云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没有半点异样,就好象在说一件平常的事,“为了修这条路,我们的县长大人要了我采石场的二成干股,没有这二成干股,他才懒得理你哪,不过这也值了,修了这条路,采石场的生意起码要翻一倍,这条路附近的村村寨寨的也方便了不少,送他两成又何妨!”。龙血战神

  至于好坏,王乐才不管这些,反正都已经木已成舟,一切都来不及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