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_醉仙葫_早早读书网

第25章醉仙葫

此刻,上古遗迹外面,一架架飞机飞来,黑压压一大片,停驻在虚空中,像是一片乌云。

  穆熙永抓了抓抹过发蜡的头发,因为他也觉得这不可能。

  王乐甚至相信无论换谁在那处空间里待久了,都会疯狂到恨不得杀了自己。

醉仙葫当看到车站外面一处地方竖着那一块写着“西南大学新生接待点”的红布标时,龙烈血和小胖两个人已经推掉了三个要他们住旅店,五个要他们洗桑拿的人做出的“邀请”了。而到了外面,整条街都是小贩,卖打火机的,卖烟的,卖酒的,卖报纸的,卖水果的,卖甘蔗的,卖刮胡刀的,卖钥匙扣的……这些小贩满街的叫卖着,此起彼伏,很是热闹。

  只见王乐摇头道:“从内地到港岛,不一定非要从南粤过来,这次想要我命的人,没那么简单。”

“大蛇,吃你小爷一枪。”洪武如变戏法以一般抽出一杆长枪,正是当初他击杀的那位使长枪的四阶武者使用过的,如今被洪武借用了过来,他使出全身力气,嗖的一声将长枪掷了出去,丈二长枪尾端摇曳,尖端锋利,刺破空气,带着一缕刺耳的锐啸刺中了金鳞水蟒。

  “你这个杀才,抖什么威风,别吓着家里人,本姑娘可没心思陪你在这儿玩杀人,不知道我是光荣的人民警察吗?”

醉仙葫特殊修炼馆距离擂台馆并不远,洪武和刘虎赶到的时候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大多都是如他们一样的新进学员,一个个都围着看门口布告栏上的简章,不时传出一两声傻笑,一个个口水都流出来了。

醉仙葫  当王乐回到住处,还没坐下歇会儿,穆熙永就上前开口问道。

把三人的表现尽收眼底的龙烈血一点都不奇怪,三个人的性格龙烈血很清楚,现在的这些只是三个人性格的表现而已。小胖的性格如火,不懂得收敛,总是那么慷慨激烈热力迫人。天河的性格如水,幽远深沉波澜不惊。瘦猴的性格如风,飘灵轻逸流畅飞扬。

似乎,关于核心学员名额的事情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那名叫曲艳的女生脸色变了变,忽然怪笑道,“哟,我到是差点忘了,你可是洪武的小相好,我要是欺负了你等他回来八成会给你报仇吧?”

洪武并没有如此做,他要厚积薄,努力将基础撸实,他这几个月来的修行度太快了,根基并不稳固,需要在武者四阶境界多停留一点时间,积蓄潜力,以求在将来一飞冲天。

  黄胖子和郑歌都笑着点头应是,然后也没有再废话,转身就先后出了住处帐篷消失在王乐的视线当中。

大学正式开学的前一天晚上是什么感觉呢?葛明也说不上来,如果硬要找点什么感觉的话,那就是一个字,烦!反正他现在睡在床上是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乱哄哄的,一下子想到军训,一下子想到那暗无天日的高三,一下子想到了父母,一下子又想到高中时数学老师那张有些苍老的脸。≯葛明甚至还想到了自己上幼儿园时候那些调皮捣蛋的事情……晚上十二点了,宿舍区已经到了熄灯时间,宿舍里的灯也关了,黑黑的,外面隐隐约约传来几声不知道什么地方的猫叫,葛明睡在宿舍的床上,有些辗转反侧,虽然明天就要开学了,但他心里面却半点都兴奋不起来,他现在感觉自己都要被几件事烦死了。

“嗯,是在华夏市,小哥哥,我要是真的考上了华夏理工大学就得去华夏市了,隔的这么远,一年恐怕才能回来一次,我舍不得你和我爸。”

其中一个青衣人反应迅,凭着自己对危险的感知力瞬间避让开,锋锐的飞刀擦着他的手臂飞过,在他的手臂上划出一道大口子,鲜血直流,血肉翻卷,白森森的骨头都露了出来。

“文符。”杨宗看向文符,“就这么几个人,难道就没有了吗?”

“你现在有自己的理想吗?”龙悍轻轻的问了龙烈血一句。

战争基地中有一个巨大的广场,近千平方,此刻广场上聚集了不少人,有战士也有年轻人,他们一个个都盯着挂在高处的电子屏幕,不时出惊呼声和赞叹声,十分的热闹。

  半晌后,盘膝坐在草席上的王乐缓缓睁开眼睛,脸上掩饰不住的露出深深失望之色,心中暗道:“这就是武道强者梦寐以求的古法炼体之术?”

醉仙葫“他的拳法......”黝黑少年心中惊诧,他现洪武的拳法越的玄妙了,一招一式都有着一种奇特的韵味,竟暗合八极拳“晃膀撞天倒,跺脚震九州”的真意,威力也一下子大了很多。

“小子,不是我看不起你。”叶鸣之道,“说实话,你如今的修为在一年级生里已经算很不错了,你的天分我也毫不怀疑,可你毕竟进入武馆的时间还是太短了,连武师境都不到,很难与那些人相争。”

“哦!是想把我当成你的第十八个表白对象吗?”醉仙葫

说完,他盘膝坐在木床上,开始修炼。

醉仙葫很快,小巷里面就有惨叫传出来,声音凄唳。

一股可怕的力量作用在他的身上,令他的动作都显得很缓慢,一举一动都十分的艰难,需要克服极大的压力,且这种压力无处不在,不仅仅作用与他的筋骨,连脏腑也是一样。

“哼,你们杀了我顶多只能得到我身上的宝物,我藏起来的宝物你们永远得不到。”曾文兴冷笑,怒斥道,“你们暗月盟什么时候做过好事?宝物明明就是我们队长现的,可你们杀人夺宝不说,还要赶尽杀绝,现在我的弟兄都已经死了,你们杀了我吧,杀了我我就可以到阴曹地府和他们团聚了。”

“你又是谁?”龙烈血反问了他一句。

“你的父亲是不是叫龙悍,你的母亲是不是叫林雪娇啊?”

  从眩晕状态当中清醒过来的王乐晃了晃脑袋瓜子,心中满是震惊和意外还有困惑的想道:“小爷只是想要尝试着通过破妄法眼透视到白色玉简里的内容。”

“十二倍重力,看来还是不行啊。”洪武艰难的摇了摇头。

任紫薇之所以能现龙烈血会e语的事实,全都是因为龙烈血在一本书上写下的一句话而已。任紫薇在信里写的那句e语与其说是写上去的,不如说是画上去的,e语中的一些字母写出来会让习惯了英语字母的人感到很别扭,心里更是不明所以,因此任紫薇最初在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是用纸把它“画”下来记住的,这一点让龙烈血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heчeгoпehrtb3epkaлo,koлnpoжakpnba”这句话翻译成中文的意思是“脸丑不要怪镜子”,这是龙烈血在那本书上写下的一句话,也是一句e国人的谚语。

  这一瞬间,王乐就感到自己的脑海“轰”了一声,一阵晕眩!

两人一幅释然的样子,即使两人不说龙烈血也能猜到他们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这两个家伙在想象着自己以前的生活――自己大概正光着脚,**着上身,脸上画着奇怪的油彩,拿着一杆土质的标枪,满山遍野的在追兔子吧!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既然你们杀了我手下三个兄弟,那说不得也只有拿你们的命来抵了。”板寸年轻人拔出手中的长剑,在他身后的十几人也同时拔出了兵器,准备一拥而上。

  待到俩人从别墅出来后,徐耀扬就忍不住向穆熙永问道。

醉仙葫“嘎嘎......”

气息这个东西很玄妙,人的修为强大,身体机能也就强大,生命力也就旺盛,所透出来的气息也就更强大。醉仙葫

一开始就陷入被动,以洪武的强悍身体,和瞿元近身肉搏,结局在就已经注定了,瞿元败的没有悬念。醉仙葫

“华夏武馆。”站在楼顶上,洪武极目远眺,视线尽头,一座摩天大楼耸入云中,犹如笔直的神剑,直入苍穹,即便是隔着遥远的距离依然可以感觉到一种惊心动魄的气息,让人心醉。

看到这些东西,顾天扬原本心里的疑惑他已经自认为解开了,龙烈血今晚确实会弄点东西给自己和葛明尝尝味道,而龙烈血弄的东西顾天扬也自认为猜到了――凉拌萝卜!

“嗯,那小哥哥你好好休息,我上学去了。”雪儿一副不舍的样子,将手上的纸袋子递给洪武,“你还没吃早餐吧,我给你买了小笼包,还热着呢,你快吃了好好休息,我放学了再来看你。”

“我。”洪武答应了一声。

“别废话了,其他人都冲进来了,别忘记洗澡的时间只有五分钟,还有啊,你可别把袋子给湿了!”

一般的学员需要学中品的修炼法门,武技,身法都需要花钱购买,动辄就是数十上百万,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数目,并不容易得到。

黄胖子大失所望的指着盒子里的神秘种子,并对王乐说道:“这玩意儿就是南天前辈给你的神秘种子?没有搞错吧?”

和内劲一样,即便是走炼体流的武修其力气也使有限的,使用的多了身体就会疲累,相对于走炼气流的武修来说,炼体流武修的战斗力要持久一些,但一个四阶武者也不可能一天内经历三场同境界间的大战,除非彼此之间的实力相差太大,能够快解决战斗。

“来吧。”

老师有专属于老师的住宅小区,位于一个人工湖旁边。

一瞬间,洪武和独角魔鬃都动了!

醉仙葫在顾天扬以为龙烈血是要来个迂回的时候,那道两米来高的,把军营与外面世界分开的围墙没有挡住龙烈血的脚步,在黑暗中,龙烈血的眼睛如两点寒星,散着幽蓝幽蓝的的光华,当离开顾天扬和葛明的视线过5o米以后,龙烈血放开了自己的身形,奔跑起来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轻,最后当龙烈血距离那道围墙还有2o米不到的时候,龙烈血的脚在落地的时候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的声音了,在黑暗中,龙烈血如蝙蝠一样无声无息的划过,轻轻的在那道围墙的墙面上一点,一扭腰,在下一个瞬间,龙烈血已经落在了围墙的外面。围墙外面的杂草有腰那么高,周围的世界,在龙烈血的眼中呈现出的是一种透明的,微微带着点淡蓝色的效果。黑夜,对龙烈血来说,和白昼亦无分别。

  唯一清楚的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都是因为这条龙纹身引起。

“哼,那十几架激光炮还真是麻烦,得毁掉才行。”醉仙葫

到后来随着他的胜场越来越多,始终连胜的惊人成绩也吸引了不少高手出手,全都是四阶武者境界中近乎巅峰的存在,赌金也越来越大,从最初的一两百提升到了**百之多。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