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_官路风流_早早读书网

第00章官路风流

“嗯,好像真是她,当初就是因为她咱们才得罪洪武的。”几个年轻人都看向闫旭,“闫少,你想干什么?”

“这独角魔鬃的吼声是在召唤它的同伴。”

  想到这里后,隐身的王乐也就没继续留下来的兴趣,毕竟要等到明天月圆之夜的时候,才能随着那位长老吸血鬼进入湖底下的那处遗址空间里面。

官路风流“办完了!”龙烈血点了点头,“上了一周的课,感觉怎么样?”

  王乐接过递来的盒子,如法炮制的塞进袍袖当中再将其放入法眼空间里面。

一个小时之后,洪武便回到了安阳市,一年的时间,安阳区的变化并不大,依然是一堆破旧的样子。

“八个,因为地上还有八个瓶口!”

官路风流心理虽然有些奇怪,龙烈血还是停下了《碎星诀》,那些围绕着龙烈学盘旋的雾气一下子失去了动力,在惯性的作用下飘动了两下,随后就和那些雾气混在一起了。

官路风流“谢谢校长。”向校长道了声谢,洪武走在以往熟悉的校园里,一下子感觉有些陌生。

  想到这里,王乐就闭上眼睛,静下心来赶紧将这古法炼体之术的内容仔细记下,不敢有半个字遗漏。

“呼。”洪武使劲的摇了摇头,将脑海中杂乱的思绪甩出去,开始重新观察这座古老的城池。

  如果真给狸猫换太子掉了包,那他王乐可就真是哭都哭不出来了。

“呼,呼,没想到在四级兽兵中只能算一般的独角魔鬃都这么难对付。”洪武喘息着,想起刚才的战斗,他不由自嘲道:“原以为我踏入武者四阶就可以杀四级兽兵了,可到真的和独角魔鬃一战才明白,我毕竟才刚刚踏入武者四阶,比起很多四级兽兵都还要差很多。”

“对啊,还有一场赌斗。”洪武眼睛亮,终于不用打合金墙壁了,揍人可比揍合金墙壁舒服多了。

  当然,王乐不排除有试炼队成员在他离开后跟着就出来了,同样是主动出击猎杀吸血鬼获取战功积分。

  说完后,郑歌随手将存放这颗神种子的盒子重新盖上,然后就往王乐手里递了过去。

虽然从授勋仪式完毕到演习开始的这段空档只是一会儿,说白了只有几分钟的时间,但就在这几分钟的时间里,龙烈血也终于知道在来这里的路上隋云所说的“相比起那些老总的火爆脾气来,他们的热情有时候也会让人受不了”是什么意思了。

一滴滴鲜血自他的肩头滴落下来,半尺长的伤口血肉翻卷,一缕缕青黑色的流光在其中流转,阻止伤口愈合。

  “额!”黄胖子和郑歌顿时语塞,没理由去反驳王乐的这番自我安慰。

公寓里很干净,角落里还摆放着一株盆栽,令整个房间的空气都很不错,叶鸣之深吸口气,神色变得凝重了一些,“洪武,这次是馆主让我来的。”

  “因为这颗号称从上古时代遗留下来的神秘种子实在是太普通了,压根儿就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与众不同之处,随便都能弄到与它类似的种子。”

官路风流“呼,压力好大!”

“对了,你们下午都没有课,那你们现在去干什么呢?”

“小刘,王利直这个人你听说过吗?”县长大人抿了一口茶水问道。官路风流

大家嘴里面喊着号子,手脚却不停,教官教给大家的那些军体拳的招式一个个的就使了出来。大家学的时间不长,除了比较明显的像“仆步撩裆”这样的招式知道是怎么用以外,好多人甚至连其他的那些招式究竟是用来干什么的都不知道。不过这不要紧,在现在这个时候,只要大家动作整齐、到位、再打得有点力道就行了,就连雷雨也没指望只靠十来天的时间就能让这群学生兵知道什么是军体拳。

官路风流  因为通过刚才破妄法眼的透视,王乐根本就没发现进入地下遗址空间的门户。

  “你这个杀才,抖什么威风,别吓着家里人,本姑娘可没心思陪你在这儿玩杀人,不知道我是光荣的人民警察吗?”

  顿了顿,王乐的脸色一改,冷漠的道:“一个都不行!”

  至于好坏,王乐才不管这些,反正都已经木已成舟,一切都来不及了。

小胖立刻一副要呕吐的样子。

那三个人到了龙烈血家里,显得有些拘谨,而龙烈血呢,表现得恰如一个懂事的高中生,安排他们找位子坐下,并且给他们每人倒了一杯水!如果不这样的话,龙烈血怀疑,恐怕他们会一直的站着。他们三个看到龙烈血挺懂事的,紧张的情绪也消除了不少,没有刚进来时那么拘谨了,对龙烈血印象也很好,而且从夸奖龙烈血开始,他们显然找到了一个开始话题的突破口

  王乐头都没抬,喝完奶茶吃鱿鱼,然后说道:“回去。”

从特殊修炼馆出来,洪武往自己的公寓走去。≥小说网>

  这时就见王乐笑着摇头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小弟绝对没有借机狠狠宰一刀的意思,到时候给的好处意思到了就行。”

“不错,你爸爸天生就是军人。”说到这里,隋云停下了脚步,龙烈血也跟着他停下了,隋云的手指着天际的一边,龙烈血也停下了,随着隋云的手看去,那蔚蓝得近乎纯净的天空上,飘着朵朵的白云,两架飞机,正在天空中划过,一朵朵洁白的伞花,就像一朵朵洁白的云彩,被飞机撒落了下来,原本是一粒模糊的种籽,可在瞬间就变成了一片洁白的云彩,飘在天上。隋云的声音在这时透出一种豪迈,“这大西北自古尽出雄师锐旅,为国家百战之地,也是数千年来,我泱泱中华无数大好男儿报效国家,建功立业,纵横决荡的大舞台!”

  此时就见王乐一边把玩着手中的白色玉简,一边若有所思的在心中想道:“按南天前辈所言,只有通过修炼出来的神识才能看到记录在这玉简里的古法炼体之术。”

官路风流“洪哥怎么回事?整出这么大动静!”刘虎心中自语,他觉得洪武不会无缘无故这样做,肯定有什么原因的,“嗯,去找洪哥问问清楚,一天约战三场赌斗,他真的有把握?”

龙牙的重量也让龙烈血大大的吃了一惊,拿在手中的龙牙,比龙烈血预料中的起码重了四倍以上,龙烈血想到了两个字――陨铁!官路风流

“对啊,你看,年纪青青的就知进知退,在学校里一定成绩很好,一看就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官路风流

王利直的老婆在厨房里,听到外面的惨叫,赶紧出来了,一出来就看到王利直倒在地上,刘祝贵的二儿子正在猛踢王利直。

对小胖三人来说,这真的是一次地狱般的磨练,这次标准测试的项目有11个――1o公里无负重跑、两分钟规定时间内俯卧撑4o次,仰卧起坐5o次、着装潜泳4o米、徒手格斗……小胖他们到目前为止已经测试了9个,每个项目的测试间隙中有2到15分钟的休息时间,而每一个项目对小胖三人来说完全是一次身体与意志的考验,在游泳馆里测试4o米潜泳的时候,小胖和瘦猴身体体力已经透支了,结果他们在下水不到1o秒钟的时间里就完全昏迷在水里,要不是龙烈血及时的跳下水把他们两个捞上来的话,他们迷迷糊糊的说不定就交待在水里了,就连天河也只在水里潜游了2o米不到就达到了耐力的极限,无法再潜下去了而游了上来。

“嗯,我感觉他们每一个似乎至少都是武师境界的高手。”洪武也点头,他甚至能感觉到,这些人身上有一种和武者截然不同的气质,这种气质恐怕就是武师所特有的先天气息。

在巨大的消耗之后最好的办法就是修炼,这样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令修为大大提升。

现在,他终于知道自己的眼皮为什么会跳,自己为什么会不安了。但愿,现在还来得及。

第一件让他心烦的关于给龙烈血选课的事。

  就在众人冷汗淋漓的时候,王乐突然开口说道。

  眨眼之间,王乐的脑海里就涌进了海量的陌生信息,正是记录在白色玉简里的古法炼体之术。

  郑歌点头同意道:“没错,留着这颗神秘种子,算是给自己留个念想,也许哪天就在机缘巧合下弄清其中的秘密了。”

几乎是龙烈血刚进教室门,坐在教室里的冰河也就从书本堆里抬起了头,平时冷漠的脸上也难得的展露出一丝微笑,龙烈血也笑了笑,和他想得差不多,小胖趴在桌子上,正在争分夺秒的梦着周公,瘦猴用大大的一本英语书遮住脸,光从外面看,别人还准以为他在用心苦读,可龙烈血知道,在书本背后,瘦猴贼溜溜的视线一定是在集中在班上的某个女生身上。实际情况也正是如此,一直到差不多龙烈血坐到了座位上,瘦猴这才反映过来,高兴的叫了一声:“老大,你来了!”龙烈血看着瘦猴,笑了笑,瘦猴的脸一下子有点红了,连忙把遮住脸的英语书放倒了,“嘿……嘿”的傻笑了两声。

“是的!”

官路风流至于龙烈血,他考的分数比起平时的表现要好了很多,但小胖他们一点都不奇怪,生在龙烈血身上,他们觉得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就算龙烈血告诉他们哪怕考了7oo分,恐怕他们也会相信。

今天要选课的事龙烈血是知道的,在龙烈血昨天走的时候他请葛明今天帮他选,龙烈血让葛明帮他选的艺术类选修课是西方绘画,这门课程是十六个学分,学四年。但在葛明他们去学校微机室选课的时候,不知道是来晚了还是别的什么缘故,西南联大本学期新开的西方绘画四个班级已经被人选满了,不能再选,葛明一时心急,竟然在阴差阳错的情况下忙中出出错,帮龙烈血选了个钢琴课就提交了,钢琴课的总学分也是十六个,四年制。当时葛明就恨不得给自己几耳光,他去找了机房的老师,但机房的老师告诉他要修改的话必须等到开学的第二周去学校教务处,就这样,带着郁闷心情的葛明在匆匆结束了自己选修的艺术课以后就离开了微机室。

“笨,你没听说过吗,男追女如隔山,女追男如隔纸哦,你只要把你的芊芊玉指往那层纸上一按,凭我们静瑜的魅力,什么人还不手到擒来!而且,你知道的,这事如果拖得太久的话会很麻烦的哦!”官路风流

顾天扬也气得破口大骂,完全不顾及自己的形象了,现在那些火腿肠是什么?那是命啊!有钱都买不到的东西,说起这火腿肠,就让顾天扬不得不佩服葛明兄弟的义气,本来葛明一个人带的东西还够他坚持到军训结束,可现在我们的葛明同志大公无私的把自己的东西拿出来让三个人一起分享,这样宝贵的情操,实在是让顾天扬感动。而那个偷火腿肠的贼在顾天扬看来就特别的可恨了,这简直是让大家雪上加霜啊!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