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_焚天_早早读书网

第42章焚天

“你把我们放在心上?那你说,你为什么不注意自己的身体,你这个胃已经是老毛病了,医生的话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和你说了多少遍,你整天拿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要是有什么事,你叫我和圆圆怎么办?”

在回去的路上,胡先生不断旁敲侧击的向张老根打听龙烈血的情况,而张老根呢,知道的也不多,也就把自己知道的,还有从别人那里听来的再结合这两天龙烈血给他的感受全部说了一遍。说来也巧,自从胡先生到了小沟村以后,似乎一个和龙烈血碰面的机会都没有,以至于今天才匆匆忙忙的见了龙烈血一面。严格说起来,这几天龙烈血在小沟村也算得上是大家关注的一个焦点了,为了王利直的事情也和大家一起忙个不停,别人也许不知道,张老根可清楚得很,就拿这次到省城租用的那两辆“三开门”来说,本来按照他们的意思,到县城里租点一般的车就好了,没必要租用那么贵的,对于小沟村的村民们来说,办个丧事,不管什么车,能有两辆就已经很有面子了,可龙烈血却对这一点很坚持。后来没有办法,做这种事情他们可不好意思叫龙悍出马,而他们自己又没有多少经验,所以这次去省城租车是龙烈血陪着唐子清去的。张老根也是人老成精的人,他感到龙悍与龙烈血父子在王利直这件事上,不想让太多局外的人知道他们的存在,因此,张老根他们也就没有刻意的去宣扬他们父子怎么怎么样。

刘虎连点头,道:“洪哥,以我们两人联手的实力,杀四级兽兵实在没什么挑战性,咱们的魔兽耳朵也够多了,现在追求的就是‘挑战’两个字,在这火狮岭中,还有什么比猎杀五级兽兵更有挑战的?”

焚天  所谓事情反常,必有妖。

“咦,竟然是一头青麟魔鼠。”洪武心里一喜,还真是瞌睡就有人来送枕头了。

刘虎手中战斧劈砍在金鳞水蟒的身上,以他的实力,再加上板斧的厚重,这一劈之力当真了得,斧刃落下的地方,一片片金色的鳞甲崩碎,血肉齐飞,疼的金鳞水蟒呜呜的哀鸣,尾巴一甩,啪的抽向刘虎。

  “怎么感觉这套古法炼体之术对小爷一点用处都没有?!”

焚天  王乐也没有送黄胖子和郑歌的意思,等二人离开后,王乐就盘坐在草席上,同时不忘从自己的法眼空间里重新取出记录古法炼体之数的白色玉简。

焚天在挂断电话的一瞬间,他隐约听到了一些声音,似乎是说要将上古遗迹的事情彻底公开。

  隐身的王乐站在炉子前喃喃自语完后,没有逗留就离开了垃圾处理厂。

“刚才真是谢谢你啊!”赵静瑜低着头,两只手交叉垂在小腹那里,已经没有原先开朗飒爽的模样,此时的她,更像一个害羞的小姑娘。

  穆大小姐没好气的训完后,客厅里沉闷的气氛顿时就缓和了不少,空气也重新流通了起来。

一时间,三个四阶武者如同丧家之犬一样飞逃,刘虎看得大急,但也没办法,他内劲真的耗光了,想追也追不上。

  同样王乐更不排除会有试炼队成员与庄宇,殷燎原这两个混蛋一样破坏游戏规则,请来强援帮助自己猎杀吸血鬼获得战功积分。

“老师辛苦了,老师再见!”

  所谓事情反常,必有妖。

  而这对于使用破妄法眼的王乐来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是他们。”

  此时就见王乐一边把玩着手中的白色玉简,一边若有所思的在心中想道:“按南天前辈所言,只有通过修炼出来的神识才能看到记录在这玉简里的古法炼体之术。”

  此时就见郑歌满是失望的叹了口气,然后一边打量着手中盒子里这颗干瘪没有水分,表皮都皱到一起的神秘种子,一边摇头道:“这颗神秘种子与普通种子比起来没什么不同,而且蕴藏其中的生命精华明显是流失殆尽,否则的话,不会一点水分都没有。”

  顿了顿,王乐的脸色一改,冷漠的道:“一个都不行!”

焚天  不过王乐对自己有足够的自信,只要他这么一路杀下去,自己获取的战功积分必定是继续狂飙。

七万多华夏币,已经算是一笔巨款了。

  当然,王乐不排除有试炼队成员在他离开后跟着就出来了,同样是主动出击猎杀吸血鬼获取战功积分。焚天

“说什么疯话?”洪武一瞪眼,喝道:“我绝不会把你一个人丢下的。”

焚天  说完后,郑歌随手将存放这颗神种子的盒子重新盖上,然后就往王乐手里递了过去。

  此时就见郑歌满是失望的叹了口气,然后一边打量着手中盒子里这颗干瘪没有水分,表皮都皱到一起的神秘种子,一边摇头道:“这颗神秘种子与普通种子比起来没什么不同,而且蕴藏其中的生命精华明显是流失殆尽,否则的话,不会一点水分都没有。”

此话一出口,众人脸色都是一变,这种可能性并非不存在,不管怎么说,人数太多对他们绝没有什么好处。

  俩人凌乱了,彻底摸不清王乐到底想干什么

瘦猴手上和背上的那些淤青,一直过了好几天才完全好了。瘦猴那几天都躲在家里,大热的天,连短袖t恤都不敢穿,怕被老妈看见追问一通。

12点以后。。。。

  不知不觉间,穿梭在山间密林的王乐杀到了天明。

  毕竟接下来这块记录古法炼体之术的玉简,肯定是要经过黄胖子和郑歌的师长之手。

  “这世上说到头,怕的还是狠人,如果懦弱一点儿,就会被吞了,为了证明自己的狠,每个人都自己的手段,例如运用手里的财富,或是权力来显示自己的强大实力和狠辣。”

  “额!”黄胖子瞬间就无言以对,因为他打死也不敢去怀疑德高望重的吴南天。

“咦,竟然没死。”徐正凡惊咦一声,狞笑道,“也好,一刀杀了你实在太便宜你了。”

事实上,这些金色的火焰都是金色元力雾化的状态,并非真正的火焰,如今金色元力都被洪武的身体吸收,化为了最本源的力量,令他的血肉骨骼,血脉脏腑都经历了一次蜕变。

焚天吃完了午饭,被子被教官丢到院子里的男生都有些失魂落魄,他们基本上整个中午午休的时间都在叠着他们的被子,顾天扬也在这些人的行列中。大家住在屋子里的时候都是直接把铺盖铺到了冷冰冰的地板上的,顾天扬的铺盖就铺在龙烈血的旁边,他们的侧面开着窗户,而他们的正面的墙上,是一块黑板,黑板上还贴着几幅大大的彩色图片,图片上面都是一些地雷的解剖图,龙烈血看了一下,有菠萝雷、跳雷、防步兵雷,还有反坦克地雷――都是越南人用的东西。龙烈血他们的铺盖就打在墙角下。除了那些在叠被子的以外,住在屋子里的大多数人,到了午休的时候都是把自己好不容易才叠好的被子小心翼翼的放在一边,而自己则卷着身子躺在另一边,不敢使用被子,如果你现在把被子扯乱的话,你想把它恢复成原来那个样子就难了,花的时间多不说,你还不能保证自己仓促之间叠出来的被子能做到像原来的那样,如果弄不好的话,也许到了晚上被教官把被子丢出去的人就是你了,有那么多的女生看着,多丢人啊!

“瘦猴,你老妈果然不愧是做医生的,一点细节都不放过!”小胖悄悄对瘦猴说到。焚天

什么都不必说了,龙悍拿了锄头,龙烈血拿了镰刀,墓地外圈的那一些杂草不用多长时间就一丛丛的倒下了,墓地的内圈很整洁,都是青石铺就的地表,那一块块青石与青石之间的间隙很细密,一根杂草都没有,而那三层坟的坟头上,却茂密的长着齐腰高的青草,按照罗宾这边的传统说法,坟头上的草长得旺则是预示着子孙后代的兴旺达。龙悍和龙烈血都不迷信,因此他们每次来的时候,除了带点祭品以外,就很少带其他的东西了,但经常的,这边墓地的坟旁边,都有化过纸钱的痕迹,除了小沟村的村民以外,不会再有别人了!焚天

  如果真给狸猫换太子掉了包,那他王乐可就真是哭都哭不出来了。

龙烈血轻轻地笑了笑,没有说出为什么。

今夜,对许多人来说,注定是一个无眠之夜。

“完了。”

以洪武的修为,二十几米的距离不过是一个呼吸间就到了,人还在高奔行中,他手中的战刀就已经劈了下去。

一个个护卫队战士冲了上去,全都是不要命的打法,没有防守,只有攻击,你砍我一刀不要紧,老子立马就能一枪捅穿你的心脏,一条胳膊换你一条命,这买卖不算划算,但也不亏。

“我就说你傻吧,一点想象力都没有,半夜三更的到菜地里去幽会,一点情调都没有,去听青蛙叫啊?两个人在月光下光秃秃的杵在那里,怕别人不知道啊!”葛明鄙视了顾天扬一通。

“轰隆隆......”

第十九章 歌酒才是主旋律 --(6187字)

“嘶嘶......”

“不知道,我也没看清楚,刚刚徐涛不是还压着洪武打吗?怎么一下子就把对方给干趴下了?”

焚天  而这次只能靠自己了。

“很复杂,在电话里说不清,你去了就知道了,你现在马上赶到市区的通圆山,我们的人已经在那里了。”

一声惊呼传来,年轻人和战士都打住了。焚天

  因为通过刚才破妄法眼的透视,王乐根本就没发现进入地下遗址空间的门户。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