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章_过河卒_早早读书网

第78章过河卒

  当王乐回到停在马路边上的大奔时,手里拿着的不再是枪,而是港岛有名的丝袜奶茶,同时嘴上还吃着铁板鱿鱼。

还是从胖子的脖子那里注入的,这一次,胖子的身体轻轻的痉挛了几下,就软软的向一旁靠倒了,倒在地上的胖子的眼睛,依旧傻傻的睁着。

少年眸光狰狞,拳头如铁锤,嗵的一声捶在蛮牛的头上,令蛮牛一阵头悬目眩,走路都在摇晃,少年的拳头实在是太沉了,一拳下去就有上万斤力气,就是一块石头都得碎掉。

过河卒“一、二、三!”

顺着村民指引的那条小溪,不到几分钟,龙烈血已经找到了胡先生的家,他甚至还没走到胡先生家门口就知道那是胡先生的家了,因为胡先生正站在他家的门口,白袍素带,面对着龙烈血来的方向,微微的笑着,好像已经等候多时了,而胡先生的家,两扇朱红色的大门已经完全敞开了。龙烈血觉得,胡先生脸上的笑容就像今天天上的晚霞,让人捉摸不清。

小胖说完,老气横秋的拍拍龙烈血的肩膀,感叹道:“人一老实就是会受气,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时,一定要表现得生猛一点,不然人家还以为吃定你了!”

  到时候天知道经过那些门中师长之手的这块玉简会不会被掉包。

过河卒  全身赤.裸着的王乐躺在一处山间小谷里的深潭水面上,心中美滋滋的想道。

过河卒今天依旧和前些天一样,吃完饭,洗完饭盒,龙烈血就在宿舍里拿起一本新买的书看了起来,前两天买的那几本书《电脑硬件装机指南》,《in95入门》,《office97详解》龙烈血已经利用这几天的时间看过一遍来了,宿舍里的那台电脑也被龙烈血肢解了好几回,如果不算上第一次龙烈血自己装机时不小心弄坏的内存,这几天下来,光看龙烈血捣鼓电脑那些硬件的话,已经和老手差不多了,那块弄坏的内存自然又让龙烈血破了一次财。

“按照你的思路再进一层的话,在你看来,那两条主线所构成的历史通道就已经限制了历代王朝所能达到的最‘高点’与最‘低点’。”

“领导好!”

洪武一拳打出,一道寸劲透过庞大魔兽的皮肉,先是将它的血管震裂,而后就贯穿到心脏,一声轻响,心脏破裂,那足有磨盘大小的暗黑色心脏像是瓷器一般碎裂成一块块。

  “这世上说到头,怕的还是狠人,如果懦弱一点儿,就会被吞了,为了证明自己的狠,每个人都自己的手段,例如运用手里的财富,或是权力来显示自己的强大实力和狠辣。”

就在龙烈血他们在等待着进场机会的时候,另一个人在车里却暴跳如雷。

  由此可见,这一晚上王乐在开启杀戮模式的情况下到底有多疯狂了。

就在那个保安正在得意地时候,龙烈血的心中却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自己今天第一次“行贿”,对象却是一个守门的保安。

“这已经是最后几支了,现在男生们都是一群饿狼,面前放不下一点腥味,我原本在储物室的包里还有几支的,没藏好,不知道被谁给摸去了,靠!”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龙烈血的心情已没有早上那么伤感了,父子间的那一场较量,已经将龙烈血心里的那一丝离愁泄殆尽了。父子两人天生就不是那种善于表达感情的人,那场较量,也就是父子分别之前的一种交流方式吧。

  就这样,当王乐从垃圾处理厂回到半山别墅庄园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的边上。

“到底要不要跟上去?”徐峰很犹豫,但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我修为比他高了数个小境界,度也比他快。”

“各位同学请记住,如果下次上课的时候有人迟到的话自己悄悄的走进来坐好就可以了,不用喊报告了。上我的课,不用急,我也不是那种不近人情的人,如果起得太晚的话我还是建议先洗完脸再来,像刚刚这位同学,虽然其争分夺秒的用心可嘉,但我并不鼓励!”

过河卒  “额!”黄胖子瞬间就无言以对,因为他打死也不敢去怀疑德高望重的吴南天。

  不过王乐对自己有足够的自信,只要他这么一路杀下去,自己获取的战功积分必定是继续狂飙。

此刻,刘虎正看着广场上那巨大的电子屏幕,有些不高兴,“都是因为我被偷袭受了伤,要不然最后几天我和洪哥还能弄到不少魔兽耳朵,我的成绩也不会只排到第九了。”过河卒

“跟着我,跑步……走!”

过河卒龙烈血一只手扶在他的肩膀上,只对他说了一句话。

顾天扬知道葛明所说的“准备”是指那本《西南联大新生校园生存手册》,在这本手册里的军训篇中,确实有提到过要抢占窗口底下宝地的说法。

所谓的狩魔就是狩猎魔兽,武馆中的学员实力达到一定境界都会去荒野区狩猎魔兽,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在同魔兽的厮杀战斗中磨练自身;另一方面则是为了猎取魔兽材料来卖给华夏武馆,从而得到足够的金钱去特殊修炼馆修炼,去藏经楼购买武技身法,去后勤处购买兵器战衣等等......

掌刀划过洪武肩头,破开一道血痕,有点点鲜血迸溅出来,十分刺目。

相对于《金刚身》的复杂和难度来说,八极拳就要简单明不少,上面有一页页的插图,还有详细的注解,洪武按照插图和注解,尝试了一下,感觉动作还是有些生涩,难以做到。

赵静瑜就像一株含苞待放的海棠。

  这是怎么了?

  “你这个杀才,抖什么威风,别吓着家里人,本姑娘可没心思陪你在这儿玩杀人,不知道我是光荣的人民警察吗?”

  话音还未落地,黄胖子就拍着胸脯保证道:“老弟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哥哥我一定会给你个满意的交待!”

赵静瑜站在岔路口,痴痴的看着龙烈血的背影(似乎有落荒而逃的嫌疑哦!),一直到龙烈血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的树影背后,她才撒气似的跺了跺脚。

曾醉抚摸着实验报告和那块金属时那种无言中满含悲痛的样子仿佛还在自己的眼前,龙烈血已经回到了学校,龙烈血没有杀曾醉,曾醉也没有看那份实验报告。≧>这两样东西,只是寄托了他的哀思。可以说,对曾醉,龙烈血心中还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觉,从在那间黑暗中卧室里无声的对峙,到两人见面时的唇枪舌战,一直到曾醉在权衡形式下把自己的事情和盘托出,这中间的过程虽然短暂,但就是这样短短的半个小时以内的时间中,曾醉的表现,已经让龙烈血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或者说是震惊。

十几分钟之后,洪武终于调整了过来,三倍地球重力,依然不是他的极限。

过河卒  唯一清楚的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都是因为这条龙纹身引起。

  “没想到这玉简里的内容却莫名奇妙地一股脑儿全涌进了小爷的脑海里面。”过河卒

  王乐深深看了眼黄胖子和郑歌,狡猾的说道:“相信二位哥哥不会让小弟在接下来的这场交易当中吃亏。”过河卒

“洪武。”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题,如果他那种人落在我的手上,我可以毫不犹豫的杀了他,不过……”龙烈血的嘴角向上翘了一下,“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虽然他死的时候我就在他的身边,但他却不是我杀的!”

“你难道不生气?”顾天扬和葛明瞪大了眼睛看着龙烈血。

小路的两边都是菜地,在半人高的茄子地里,那些长长茄子的光滑表面在太阳光下竟有一种耀眼的光彩。在各丘菜地之间,是一排排一米宽左右的沟渠,一些光着屁股的小男孩提着小赶网(一种捕鱼的用具,很轻巧,形似漏斗)正在菜地沟里折腾着,泥鳅,黄鳝、小肉鱼,半个巴掌大小的鲫鱼,一网下去,运气好的话可以赶到一碗左右的战利品,拿回家,用油一炸,又香又脆,对那些孩子来说,那可是难得的美味。有时候,也许会网到一两条黄绿黄绿的水蛇,通常伴随着水蛇出现的,是一阵夹杂着兴奋和惊慌的喧闹,那些被捉住的倒霉的水蛇如果会写字的话,那么它们以后的遭遇完全可以写出一部催人泪下的纪实体小说了。在水里折腾够了的那些小屁孩在这样一个炎热的夏天所选择的休息方式是找一个阴凉多草的地方一躺,再顺便随手摘两个茄子就生吃了。不要以为茄子不可以生吃,把茄子摘下来后放在草地上用手揉一揉,掰开来以后就是一条条的果肉,那味道,是甜的,而且随着你揉捏茄子的时间与力度的不同,那甜味,也不会相同。那些光着屁股的小孩个个都精于此道,一个茄子,在他们手中,可以吃出千种滋味,而不论他们摘的是谁家地里的东西,大人们看见了,也只会微微一笑,谁家没有个娃娃呢?自己当年也光着屁股这么干过!这是属于农村的孩子的快乐,那些住在城市里的小孩,有可能一辈子都体会不到。

对此,洪武倒是没有什么失落,他坚信只要他努力,很快就可以赶上刘虎的。

  王乐摸了摸鼻子,苦笑回道:“如果南天前辈没有骗我的话,那就是了。”

“我又现了你们父子两的一个共同点,都会苦中作乐!呵……呵……”

且,他已经在七阶武者的道路上迈出了一大截,隐隐然触摸到了武者八阶的门槛,相信用不了多少时间就将踏入八阶武者境界。

父亲在教给自己那些心法的时候,除了《碎星决》是有名字的以外,其他的心法,父亲甚至都没有或是懒得再告诉自己那些心法的名字,那些心法在龙悍与龙烈血交流的时候,只是被简单的冠以“一号心法”“二号心法”……这样的称谓。不得不说,这样的称谓实在是谈不上什么创意,但你也千万不要因为它们的称谓简单就觉得它们也简单,也许,它们确实不能和《碎星决》比,但如果《碎星决》不出现的话,就自己的感受来说,就凭借这几种心法中的任意一种,天下都大可去得了。

有《混沌炼体术》在,洪武身上的伤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痊愈,如今也应的确该回学校上课了。

他第一个进来的,看样子,是这三个人中无形的头头,随后的几分钟,龙烈血知道了他的名字,李伟华。跟李伟华年纪差不多的那个,也就是曾经和龙烈血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手上的指甲修得很整齐,这一点让龙烈血感觉有些诧异,他看是龙烈血开门的时候,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凭着感觉,龙烈血知道,这个人是三个人当中爱出主意的人。这个人叫唐子清。最后进门的,是那个脸上有些沧桑感觉的五十多岁的人,背微微有点驮,扫了一眼他插在腰间的那根烟杆,龙烈血就知道他的背为什么有点驮了,从那根烟杆表面被摩挲的光滑程度来判断,那烟杆,起码使用时间过二十年,而他身上那股土制草烟丝的味道,有足够的理由使龙烈血相信,任何人,如果吸上那种土烟丝过二十年的话,他的肺,不会太好,他的背,稍微驮一点也是正常的。他的真名已经很少有人叫了,大家都叫他张老根,有的则直接叫他老根。

过河卒豹子心里有点嘀咕,老大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什么事情都想关心一下。

大概每一个男生对电脑都有一些特别的感情与期盼吧!

“明白了!”听到可以暂时解脱十分钟,大家这次的回答格外的响亮。过河卒

  此时就见郑歌满是失望的叹了口气,然后一边打量着手中盒子里这颗干瘪没有水分,表皮都皱到一起的神秘种子,一边摇头道:“这颗神秘种子与普通种子比起来没什么不同,而且蕴藏其中的生命精华明显是流失殆尽,否则的话,不会一点水分都没有。”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