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_过河卒_早早读书网

第64章过河卒

轻易放火 萌萌哒小胖子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

刚排好了队,就有一个兵哥跑进了这一小块训练场,“雷连长,营长叫你!”

龙悍不是小沟村人,村里人对他的来历知道得不多,只知道他的媳妇是小沟村的,叫林雪娇,林雪娇年轻的时候在外地打工,有一次回家的时候就带着龙悍回来了。龙悍这个人似乎天生就带着一股杀气,初次来到小沟村的时候,任何人见到他都会有一种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刘祝贵对龙悍的印象很深,深到刻骨铭心。刘祝贵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龙悍时的感觉,那时他听说村里来了这么一个人,就打算去看看到底是个什么角色,去见龙悍的时候,他还顺便拖上了他养的一条恶狗,他给他养的那条恶狗取名叫“灰狼”,“灰狼”是一条恶犬,在村里的时候可没少咬过人,去见龙悍的时候,几乎刚见到龙悍,他养的“灰狼”叫都没叫一声,转过头夹着尾巴就跑了,拉都拉不住,还把他扯得跌坐到地上,他坐在地上,抬头就看到了那个仿佛把天都遮掉一半的龙悍,从那个时候起,他就觉得龙悍这个人不能惹,凭着他在外面混吃混喝的那几年锻炼出来的眼力与感觉,他就觉得这个龙悍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股子若有若无的杀气,那不是刻意逼出来的,那是闯过刀山血海以后刻在人骨头里的东西。自从那次以后,刘祝贵就再也没养过狗,他养的“灰狼”也被他杀了下了酒。

  即便是他王乐神经强韧,意志坚定无比,也不敢在那里待久了。

过河卒  只不过这次死在他手里的是异端吸血鬼罢了,除此以外,和以往的大开杀戒并没有什么区别。

  所以现在静下心来后,王乐开始理智对待明天月圆之夜,是否偷偷跟着那位长老吸血鬼进入湖底地下遗址空间里面。

雷雨走在地上的脚步将地上的积水踩得四处飞溅,他一步步地走到了龙烈血的面前,隔着一个手臂不到的距离,和龙烈血静静的对视着。对龙烈血,他的印象很深,从第一天大家刚来他下命令叫大家集队的时候他就注意到龙烈血了,通过这些天训练中的观察,龙烈血的表现让他大吃一惊,龙烈血在训练中行走坐立等各方面的表现,堪称完美,即使当了这么多年的兵他也没有办法从龙烈血的身上找到哪怕一丝的瑕疵,如果不是知道龙烈血的身份,他几乎要怀疑站在面前的这个人是不是国旗队的标兵了。扪心自问,雷雨自己承认,哪怕是自己都未必能做到像龙烈血那样。在男生队伍中,龙烈血也是唯一一个到目前为止还没被他打过的人。

相比起他们带来的那两个女生,他的反应要落后多了,在那个矮冬瓜和啤酒瓶接触的第一瞬间,那两个女生就一起尖叫了起来。在刚才,她们还有看戏的心情,而现在,她们就像刚刚死了老妈一样的大声尖叫。

过河卒半个小时之后,一副惨烈的情景出现在了洪武的视线中。

过河卒“走,去那片宫阙看看,肯定有好东西。”洪武往古城中心而去,一路上都十分小心。

一个星期之后,洪武身上的伤也就痊愈了。

  这一瞬间,王乐就感到自己的脑海“轰”了一声,一阵晕眩!

龙悍:“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计划的?”

洪武这一脚的力道太大了,以他的身体力量,再加上自由落体的加度,一脚踩在螃蟹魔兽的背上不比一颗铁球砸在背上差多少,就这一下就让螃蟹魔兽背上厚实的漆黑色鳞甲破裂了不少。

“华夏武馆不愧是华夏联盟第一武馆,唯一武馆,恐怕整个华夏联盟的武学典籍都在华夏武馆了。”洪武也不得不感叹,华夏武馆的确很不一般,至少要搜集这么多秘籍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这棵老松的对面,是一间竹子搭建的小屋,独立而建,那小屋的门上面挂着一块古拙的木牌,上面是用小篆刻的几个字――“一壶饮尽天地”!

“算你有点良心,还知道慰劳慰劳本小姐,要不然本小姐以后都不会给你出主意了。这一招叫做曲线救国,我听我姐姐说,大学里那些分隔两地恋爱的男生女生,没有几个人可以好得长久的,所以啊,我们的静瑜有的是机会啦,还真亏了葛明那个大笨蛋把龙烈血的课选错了,要不然,怎么能叫我们初中钢琴就过了十级的静瑜再去选修钢琴课呢?今天生了些什么事,快跟我说说。”

  半晌后,隐身的王乐挥去脑海里翻腾的杂乱念头,掉头就钻进黑夜当中,再次进入崇山峻岭继续猎杀吸血鬼。

“不过,这必需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你拿出来的东西必须物有所值,5o万美金事小,我们可不希望被人愚弄,不然到时候我们的报复也会很猛烈的!”

  当王乐回到住处,还没坐下歇会儿,穆熙永就上前开口问道。

“在出事的前一天,父亲反常得很,他早早的就回来了,一脸的轻松,满心的喜悦,他还去菜市场买了菜,和母亲一起做了饭,这在以前,几乎不可想象,那天晚上,家里做了很多的菜,吃饭的时候,父亲破天荒的喝了一点酒,我从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喝酒,喝了点酒,父亲满面红光,他很清醒,但他却和我谈起海洋资源以及历史上我们国家那些牺牲在海上的英雄们来,还有我们国家那些耻辱过去的开端,到最后,父亲还谈论起武器,各种各样的武器……那天晚上,父亲睡得很香,一觉就睡到了天亮,母亲说,父亲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睡得那么好!”

“小胖,你说,老大今天能不能赶得到,再过半个小时就要车了!”瘦猴眯着眼睛看着车站站台入口处的人流,不无担忧的说道。

过河卒“好看吗?”林雪得意的问。

一声脆响,徐正凡手上的半截战刀又少了一截。

“小松鼠,今天就拿你来练手了。”洪武哈哈一笑,右腿在松树上一蹬,嗖的一声就窜了出去。过河卒

  “把话放出去,期限已经到了,今晚12点之前,叫苏家把地盘让出来,不然我王乐会在12点之后带人登门拜访!”

过河卒“把你的身份证给我。”登记处的工作人员看都没看洪武,一丝不苟的道:“你选的是什么秘籍,报上名字。”

“操!你他妈的拽什么**拽?你是哪根鸟?你问老子老子就非要回答你?”小胖一说完,食堂里就一阵哄笑,好多人都暗暗佩服小胖的胆色,还有一些人为小胖暗暗担心。

显而易见,修炼条件的作用是巨大的,有良好的修炼条件和没有良好的修炼条件一个人取得的成就也是不同的,在有良好的修炼条件下你可以得到最正确最高效的锻炼,提升自然迅,效果也会更好。

  王乐也没搭话,接过穆熙妍递来的茶水,喝了两口,才摇头回道:“一网打尽的方法看来是不行了,对方化整为零,今天找到的只是其中一批,还有其他的分散在其它地方。”

等濮照熙他们的车开到通圆山大门口的时候,那里已经停了好几辆的警车,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来来往往的,仍旧有不少来逛公园的人。小杨的“饭”也在车上吃了,一下车,马上就有一个穿着警服的人迎了过来。

  郑歌点头同意道:“没错,留着这颗神秘种子,算是给自己留个念想,也许哪天就在机缘巧合下弄清其中的秘密了。”

  穆大小姐没好气的训完后,客厅里沉闷的气氛顿时就缓和了不少,空气也重新流通了起来。

  王乐也没搭话,接过穆熙妍递来的茶水,喝了两口,才摇头回道:“一网打尽的方法看来是不行了,对方化整为零,今天找到的只是其中一批,还有其他的分散在其它地方。”

  所以王乐很快就收起透视湖底地下空间的视线,不再浪费功夫。

  王乐摸着怀里穆熙妍乌黑柔顺的长发,呵呵笑着道:“性格决定命运,我不想留下后患,让对手的**消失,这是最好的办法。”

“我的天!”

这个人话不多,介绍完自己的名字后就不再说话了,在轻巧的洗漱完毕以后,抱着一本小胖没看懂书名的书就走了,在他走的时候,葛明睡得正香呢!不要说大一刚刚军训回来的新生,在这个周末的时候,就是大二大三的那些学生们好多不睡到中午是不会起床的。

过河卒  客厅里,穆熙永等人感觉到闷湿的空气中,有寒风扫过,身上不自觉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怎么都消不掉,仿佛已经看到眼前的这位爷站在尸山之巅俯视着他们。

  话音还未落地,黄胖子就拍着胸脯保证道:“老弟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哥哥我一定会给你个满意的交待!”过河卒

  ...过河卒

又是三分钟的沉默,龙悍手臂上的血管在剧烈的跳动着,隋云也垂下了自己的目光,屋子里,是如铁一样的压抑与沉重。

  就这样,当王乐从垃圾处理厂回到半山别墅庄园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的边上。

  “怎么感觉这套古法炼体之术对小爷一点用处都没有?!”

此刻的刘虎精神显得很亢奋,却顶着个熊猫眼,瞳孔里还有血丝,好像很长时间没睡觉一样。

  当初进入成吉思汗地下陵寝,那也是在金忠信这种常年在盗墓行里打滚的摸金校尉牵头,才得以成功进入。

此话一出口,众人脸色都是一变,这种可能性并非不存在,不管怎么说,人数太多对他们绝没有什么好处。

  王乐接过递来的盒子,如法炮制的塞进袍袖当中再将其放入法眼空间里面。

他们的车队驶出了第一空降军的基地,不快不慢的,以每小时5o公里左右的度向着演习场驶去,这里的路况很不好,车在上面感觉很颠簸,那些路,基本上没有人修过,都是车辆走得久了碾出来的,但是这里平坦开阔的地势弥补了这一缺点,路两边树也很少,见到最多的植物是草,猫头刺,红砂、合头草、尖叶盐爪等,还有一些旱生的灌木,在一些裸露的地表处,可以看到这里棕黄色的土质,还有少数的沙碛地、沙丘和风化的缓地,车队还越过几条小河,隋云告诉龙烈血,这些小河都是祁连山上的冰川融化后的雪水汇聚而成,祁连山3ooo多条冰川每年融化的8o多亿立方的水,汇成了整个河西走廊的生命线,没有祁连山,这里的3oo多万人口,7oo多万头牲畜及上百万顷的耕地的用水将无法维系,整个zh国西部的生态系统将遭到毁灭性的打击。

“认识一下,我叫屠克洲,我们应该是第三次见面了吧,你叫什么名字!”

从灌木丛后面走出来的那个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个子中等,留着一个普通的平头式,薄薄的嘴唇,弯弯的鼻子,小眼睛中透出几分狡猾,面容在冷酷中透出一股精悍。

一道金色的光芒亮起,如剑刃一般锋利,黑衣少年毫不示弱,以剑指回应,锐气一条条,冲击洪武。

过河卒一股股鲜血自金角兽口中喷出,带着碎裂的心脏碎片,它趴在地上,哼哧两声便不动了。

赵宾原本和刘老二并不是太熟,他认得刘老二只是因为刘老二经常到他那间舞厅玩,这一来二往的也就混熟了,刘老二也知道了赵宾是混帮派的,在县城里的血斧堂里有一定的地位。这次他逃出来以后一心想着报复龙捍,但他又自知不是龙捍的对手,因此便把注意打到了龙烈血的身上,在他看来,龙烈血这种好好学生才应该是他报复的对象,但是一个人对一个人的话刘老二怕失手,因此出了钱请他认识的,有黑道背景的赵宾帮忙,他和赵宾商量好,由赵宾把龙烈血弄翻后交给他‘出出气’他保证不弄出人命,事后,他给赵宾四千块钱。赵宾不知道刘老二现在的情况,也就同意了。早在龙烈血在小沟村时,他就打听了龙烈血的一些情况,现在终于用得上了,他和赵宾商量好,他们就等在周五龙烈血回家的路上,由赵宾和他带来的那个兄弟出手放倒龙烈血,他呢,怕龙烈血现他以后跑掉,所以就先躲在不远处的田里,等龙烈血被赵宾他们围住的时候再出来。

手轻轻的往地上一按,龙烈血炮弹般平飞的身体还没有落地就已经像弹簧一样往另一边弹了开去,也许此刻,用“弹簧”这两个字眼已经无法形容龙烈血的动作了,因为世界上不可能有那么快的弹簧。过河卒

相比起第一个冲过来的那个矮冬瓜,后面的那个j国人转身去抄他身后三步以外的凳子。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