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_近身狂兵_早早读书网

第58章近身狂兵

“啪啪啪”只有葛明一个人在那里鼓掌,龙烈血和王正斌早已经睡下了,自己给自己鼓完了掌,葛明摸了摸鼻子,自己傻笑两声,也安静的睡下了。

不管魔物如何疯狂,武修们如何惶恐,古碑依然在一点点的拔地而起,碑身上纹络交织,散无量光,越的璀璨,将整个古碑都渲染上了瑰丽的色彩。

  穆熙虎一怔,边上的俩人不清楚,可他知道姐夫和苏南在江南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俩人关系十分要好,虽然最近些日子没有过走动,但找谁家不好,怎么就偏偏选了苏家?

近身狂兵  “姐夫,怎么样?”

“陈教官和我们说过,他七岁的时候就进了少林寺学武,后来因为寺里面的方丈说他心中杀意太强,出手尽是要命的招数,不留半丝余地,少了七分佛祖慈悲,不适合呆在佛门清静地,因此在他十七岁的时候被方丈劝说下了山,有一次他在街上教训几个流氓的时候被路过的部队长看中,因此把他招到了军营,陈教官把自己一生的心血都献给了部队和国家,在部队的这些年里,他荣立过一等功一次,二等功三次,三等功五次,现在部队里侦查兵的必修课目‘匕格斗术’陈教官曾参加过改良。”

龙烈血喝完,向几位老师欠了一下身体,就和小胖他们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兄弟之间的情谊,又岂是钱能衡量的呢.

近身狂兵还没等这武修高手喘口气,又一头魔物便从他身后扑到,一股腐肉气息令人作呕,武修高手头也不回便是一刀横撩,一人一魔大战在了一起。

近身狂兵“不过说起来天河的‘小鸭浮水’还是挺有市场的”龙烈血眨了眨眼睛,“店老板连我们的冷饮钱都不收了,12块钱啊,这一下可算物有所值了!”

在将近消灭了大半只肥鸡之后,在一边猛往自己嘴里塞东西的时候,两个人才挤出了一点时间,相比起龙烈血的吃相,两个人都一阵脸红。

  即便是他王乐神经强韧,意志坚定无比,也不敢在那里待久了。

“咦,上面有字。”

“哼,就凭你一个武者境武修也想挡我?”一个武师境高手杀了过来,他一剑斩杀了一名护卫队战士,度却没有半点减慢,踏着染血的尸体一冲而过,一道道剑光挥洒出去。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洪武将所有精力都放在了武技和身法的修炼上,不断的战斗,不断的厮杀,以漫山遍野的魔兽为对手,专心磨练寸劲杀,八极拳,九宫步,绝命飞刀等绝技......

  当王乐回到住处,还没坐下歇会儿,穆熙永就上前开口问道。

对面的武师境高手话一出口就引起了一众华夏武馆护卫队战士的愤慨,纷纷拔出兵器,准备动手。

“那,小胖你想说什么呢?”

“快看,排名又变了!”

“想和我公平一战?”

刘虎憨憨的一笑,解释道:“华夏武馆作为华夏联盟唯一的武馆,其地位不用多说什么,能进入华夏武馆也就意味着一只脚已经踏上了武道之路,在华夏武馆中,我们能够学到高深的修炼心法,武技,甚至是秘术。”

当然,龙烈血也不是没有怀疑过现在身体内的情况和昨晚喝的酒有关,但随即,龙烈血就否认了自己的这个可笑的想法――如果喝点酒都可以让《碎星决》有这么大的突破的话,那《碎星决》也实在太好练了。做为龙家真正的不传之秘,《碎星决》在现在这样一个凡事都讲究科学与逻辑,金钱与物质的社会里,实在是一种恐怖的存在。当然,练《碎星决》也不是完全没有坏处的,就拿龙烈血来说吧,练了《碎星决》最大的一个弊端就是几乎对所有的体育竞技比赛都失去了兴趣,在学校里,当别人热火朝天的打着篮球,踢着足球,旁边一堆女生在兴奋得呐喊的时候,龙烈血只是一个冷漠的看客,他实在无法让自己投入其中。

近身狂兵“隋叔叔,请恕我直言。”龙烈血也严肃了起来,“那份档案的事让我吃了一惊,但我可以理解,我知道,如果我继续坚持做一个普通老百姓的话,无疑会让很多人感到尴尬和不安,我也会把自己置于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那两份东西实在是事关重大,虽然我知道我爸爸会尽力维护我,但事情总有一些不可预料的危险,正如隋叔叔刚才所说的,在国家利益面前,任何个人的得失都微不足道,我爸爸也是从小这样灌输我的,我是龙烈血,我自己也知道我和普通人有些不一样的地方,但在这个基础之上,越一切存在的事实是,我是一名黄皮肤黑眼睛的zh国人,我的血脉中流淌的每一滴鲜血都沉淀着这个国家五千年的历史与荣辱兴衰,那件东西是国器,因此,不论将它们上交之后会对我产生怎样的影响,我仍旧毫不犹豫义无反顾。在我决定上交那块合金还有那份实验报告的时候,我已经对我的未来有所准备了,凡龙氏子孙,生为炎黄人,死为炎黄魂,叛国卖国为第一大忌,这一点,烈血时时刻刻铭记在心,不敢稍忘。但今天的事情还是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那份档案所给我的,已经比我想要的要多得多,也好得多了。就在两周以前,我还是一个参加着军训的学生,因为和教官的冲突被人扫出了军营,而现在,在我翻开档案的那一刻起,我已经是一名国和国的军人,军队中的一名中尉了,和以前一样,我也依旧可以做我想做的事,在那个特殊的银行账号里,每一个月,我甚至已经开始拿着一个中尉的工资和特殊活动补贴,虽然不多,每月只有一千多一点,但国家和军队给我的这一切,我已经很满足了。我已经没有了别的奢求,共和禁卫勋章的意义我很清楚,我自觉我还没有资格获得这样的荣誉。”

“没有货,这军营里还能有什么东西啊?不会是我们面前菜地里的这些萝卜吧!”一边无聊的说着,顾天扬顺手从身边的草地里摸出一块小石头,随手朝着前面的菜地里扔了出去。

那个人看到是楚震东,似乎也有些意外。近身狂兵

  “额!”黄胖子和郑歌顿时语塞,没理由去反驳王乐的这番自我安慰。

近身狂兵  此时就见王乐一边把玩着手中的白色玉简,一边若有所思的在心中想道:“按南天前辈所言,只有通过修炼出来的神识才能看到记录在这玉简里的古法炼体之术。”

基地常年驻扎有华夏武馆的高手,大型运输机一降落就有人迎了上来。

  眨眼之间,王乐的脑海里就涌进了海量的陌生信息,正是记录在白色玉简里的古法炼体之术。

“嗯。”中年男子冲着众人点了点头,挑了一张靠窗的沙坐下。

当龙烈血还在外面和小胖跑着网吧的事情的时候,龙烈血的宿舍中,来了一个说话时嗓子里就如同有两块钢铁在挤压,声音在低沉混沌中带着强烈的穿透性的斯文男人,那个斯文男人外表很随和,话也不多,但他身所显露的那种若有若无的气势,却让宿舍中的葛明在他面前难得的安静了下来。这对葛明来说,真是比打死他还要难受。

在听完龙烈血在军营里的点点滴滴之后,龙悍笑了,原本皱着的眉头也舒展开了,这一个大过,在龙悍看来,从一个父亲的角度看来,确实不能不记啊。

  自从将洪家的孙子汤姆等人扔到焚化炉处理后,王乐已经习惯用此种方法销尸灭迹。

“我已经知道了。”龙悍的脸上依旧没有太多的表情。

相比起那些抑制不住自己好奇心的学生,龙烈血班主任的同情心也让龙烈血在心里唏嘘了一把,星期二早上一下课,龙烈血的班主任文濮就把龙烈血约到了他的办公室。

  只有穆熙妍仿佛没感觉到王乐身上散发出的浓浓杀意,坐到王乐的旁边,握住对方的大手。

  随即大奔启动,就往王乐的半山别墅住处行驶而去。

“不是吧,这样就行了?”瘦猴一脸的不可置信。

近身狂兵  所以现在静下心来后,王乐开始理智对待明天月圆之夜,是否偷偷跟着那位长老吸血鬼进入湖底地下遗址空间里面。

毕竟,洪武踏入六阶武者时便能和八阶武者媲美靠的主要是《混沌炼体术》赋予他的强大体魄,以及寸劲杀的战力加成,至于八极拳和九宫步,其实效果并不明显,因为到了八阶武者这个境界,大多都已经将武技修炼到了登堂入室境界,一些人甚至已经到了大乘圆满境界了。近身狂兵

“没有没有,谁敢说范大小姐您笨,我立刻灭了他。这简直是无中生有,有眼无珠嘛。谁这样说,那他不光是亵渎了您的智慧,更是侮辱了我们县一中所有男生的审美眼光,我金昊是不会放过他的。”近身狂兵

洪武脸色难看,对面只有八头幻影魔狼,但他知道肯定不止这些,幻影魔狼狡猾无比,肯定还有一些躲在暗处准备偷袭,且一旦他想逃走的话那些隐在暗处的魔狼就会将他截住,不给他逃走的机会。

洪武惊诧,这面石碑给他一种十分玄妙的感觉,比之那暗红色的祭台更甚。

  …………

生存试炼的第二十三天!

  这时就见面露无奈之色王乐,自我安慰道:“既然是从上古时代遗留下的神秘种子,那么必定有其不寻常之处,只是你我暂时没有发现而已。”

“龙烈血今晚不是要弄凉拌萝卜给我们吃吗?”

龙烈血不紧张的时候,也正是无数人开始紧张的时候,学校的外面,无数的家长把学校大门给堵得严严实实,因为学校的规定是高考的时候家长不能进入学校,所以家长们只能在学校门口翘以待,那份心情,没有过这种经历的人是很难体会的,就连一向山高水长的小胖的爸爸,在高考的那三天,都把自己的小轿车开到了学校门口,因为龙烈血他们的考场不在本校,所以,沾了小胖的光,龙烈血他们来考场的时候都是车接车送,虽说小胖的爸爸平时对小胖的学习没有过多的要求,甚至还对小胖说过“就算你考不起大学,跟着我出来学两年,未必比在大学里学得东西少!”这种话,不过,哪个做家长的不希望自己的子女更有出息呢?可怜天下父母心!

“茶器讲究质、朴、雅、素,四字,凡此一勺一缶,都需要认真呵护,保养,需以平常心,恭敬心待之,茶道中人称为‘备器’,‘备器’之本,实乃在乎一个‘仁’字,茶道亦是仁道。杯亦分三才,杯盖在上,为天,杯托在下,为地,杯子居中,为人,‘尊人’之意,实为茶道之本。”

洪武心中一叹,他这段时间的确有些着急,一心想踏入武师境,可却恰恰不行,令人无奈。

葛明的想法最现实:完了,我的烤鸡!

他整个人化为了一道幻影,在空中留下几道残影,扑到一名黑衣人身前,一拳轰下。

近身狂兵“这次生存试炼的规则就是以一个月为期限,你们需要进入市区外的山岭中,去猎杀至少一头三级兽兵等级以上的魔兽,将魔兽的耳朵割下来,然后回到位于山岭外围的基地。”

第二天,像往常一样,住在小院里的男生女生在规定的时间里起了床,一夜的细雨,到了今天早上,雨已经小了很多了,但空气中漂浮的寒气却比昨天更冷上了三分,天空依旧一片灰暗,比昨天更阴沉了许多,像泼在宣纸上的墨。≧≥≧

“嗯,你回去好好休息两天,这两天就别练什么招式了,当心伤口撕裂。”洪武也笑着叮嘱。近身狂兵

  但你丫非要放贱,拿自己的小命和眼前的这位杀星玩儿,能怪得了谁,当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