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_武映三千道_早早读书网

第00章武映三千道

“他真的已经死了吗?”

“有,还不止一两个。”方瑜翻了个白眼,“不过那是以前的事了,他们现在恐怕早就已经突破到武师境界了。”

此时坐在龙烈血身旁的几个人则用羡慕的眼睛盯着龙烈血,看着他从容的收拾书包准备走人,狠不得自己就是龙烈血一般,自己也想走,可是一想起“老班”眼镜后面的眼神,又缩了,在一中要到高考的时候,高三的班级下午一般都是自习,而自习的时间则延长了一个半小时,也就是两个课时,学校没有明文规定要这样做,可这似乎成了高三的传统,为了保证升学率,多出几个大学生,各个高三班级的班主任,都要求了自己的学生再上两节自习课,在高三(1)班,能不把“老班”的这话当回事,时间一到就走人的,除了龙烈血,实在是找不到第二个人。而让人觉得奇怪的是,他们的“老班”似乎也默认了龙烈血的这种特殊!

武映三千道洪武望着一行人离去,心痒难耐,很想跟上去看看,不知道沈老是否能击败那些魔物?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洪武将所有精力都放在了武技和身法的修炼上,不断的战斗,不断的厮杀,以漫山遍野的魔兽为对手,专心磨练寸劲杀,八极拳,九宫步,绝命飞刀等绝技......

  …………

七月份的全国高考即将到来。

武映三千道  王乐似笑非笑的扫了眼黄胖子和郑歌,道:“如今小弟已经得到了这套古法炼体之术,接下来该如何处置,二位哥哥最好还是去问问门中的师长。”

武映三千道“也许吧!”

“而后便是可怕的海啸,在两个小时内便蔓延到了6地上,摧毁了众多沿海城市,将小半个地球化为了废墟。”

一个个武馆学员已然进入荒野中。

“是不是我将来也要进入军队呢?”

“废话,当时那么多人你叫我怎么向龙烈血说,我能把他约到这里来么?”

  眨眼之间,王乐的脑海里就涌进了海量的陌生信息,正是记录在白色玉简里的古法炼体之术。

“是我!”龙烈血刚说完这两个字,就感觉到电话那边传来了一声压抑不住却又想极力压抑住的欢呼,虽然相隔千里,龙烈血的心还是轻轻的颤抖了一下。

“没有。”徐家二叔祖摇了摇头,眉头却依然深锁,许久才沉声道:“大家都小心点,我总觉得不对劲。”

客人一共有三个,有一个人是那天回家时和龙烈血打过照面的,四十多岁的样子,另外两个也都是小沟村的,一个年龄也是四十多岁,另一个年龄要稍大一些,差不多五十多岁,腰带里插着一只烟杆。出于一种由龙悍训练培养出来的本能,龙烈血悄悄的,不着痕迹的观察起这三个人来,三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那被太阳晒成紫铜色的皮肤,一看这皮肤的颜色,龙烈血就知道他们是小沟村标准的村民,那种皮肤的颜色,不是像有的人那样故意去太阳低下晒一下,染个色,表明自己很阳光的那种颜色,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紫铜色,只有常年在田地当中劳作的人才会有。还有他们的手,粗糙而有力,手上的皮肤和脸上的是一个颜色,其中一个人手臂上有一个疤,不注意看可能还会看走眼,那个疤在那个人左手靠近手肘处,岁月已经让那个疤失去了原本的样子,一般人根本注意不到。龙烈血却注意到了,看到那个疤,龙烈血就知道了,这个人当过兵,那个疤,是枪伤,看那块疤的样子推断出受伤的时间,刚好,那几年在和安南打战。

在接下来由那个年轻人为主导的叙述中,龙烈血知道了他想知道的一切。

  王乐头都没抬,喝完奶茶吃鱿鱼,然后说道:“回去。”

第一件让他心烦的关于给龙烈血选课的事。

  随即就见王乐眼中金光隐晦地一闪而逝,破妄法眼异能瞬间开启,跟着就往手中的白色玉简透视而去!

武映三千道  随即就见隐身的王乐看向面前不远处的吸血鬼。

“正在确认!”

“好啊,你说的!”武映三千道

  而刚才撞上湖底地下遗址空间这码事儿纯属意外,等明天晚上月圆之夜再来也不迟。

武映三千道  自从将洪家的孙子汤姆等人扔到焚化炉处理后,王乐已经习惯用此种方法销尸灭迹。

“这是我儿子,龙烈血!”

力量的比拼,洪武占据优势!

不过武馆人的确太多,如果真要一个个的比武的话还不知道要进行到什么时候才能完。

龙烈血在小学的时候在语文课本上就知道了,开国至今,获得过如此殊荣的军人只有两个,他们无一不是战功赫赫,彪炳千秋的军人,在获得这项殊荣时,他们已经挂上了元帅军衔,他们的事迹,都入选了小学和中学的语文课本。≧≯≥网共和禁卫勋章,已经有过三十年的时间没有人获得了。有很多的人都预言,这一项军人的最高荣誉,在和平年代,不会有人获得,战神的光环只有在敌人像河一样流淌的鲜血与震世功勋的衬托下才会降临在真正英雄的身上,展露出它应有的光彩。

龙烈血收起了笑容,轻轻拍了拍顾天扬和葛明的肩膀,“就那么几个人也值得你们这么生气么?”

他原本以为令飞刀破空无声是一种技巧,需要修炼,到此刻他才明白,那是一种特殊的技艺,是一种神奇的纹络,烙印在飞刀上,令飞刀可以自然的破开空气,而不引起破空声。

从学校里出来的车队在这里分了一次流,一些车转向了左边,一些车转向了右边。龙烈血他们的车随着前面带路的军车转向了右边。

  半晌后,盘膝坐在草席上的王乐缓缓睁开眼睛,脸上掩饰不住的露出深深失望之色,心中暗道:“这就是武道强者梦寐以求的古法炼体之术?”

“好了,好了”听着这三个家伙你一句我一句的越说越起劲,越说越夸张,龙烈血笑着忍不住叫了暂停,再让他们说下去,zh国就会因为这个方法称霸银河系了,“我看你们都等不及了,我们就在离校之前再为学校做件好事,行动吧!”看到三人都要跑到宿舍门口了,龙烈血加上了一句。

  穆大小姐没好气的训完后,客厅里沉闷的气氛顿时就缓和了不少,空气也重新流通了起来。

“哦,那几天啊,我的周围没有电话。”龙烈血轻描淡写的说着,就像在说一件很轻松的事,“那几天我一天到晚人影都看不到几个,哪里还能给你们打电话啊?”龙烈血说的确实是事实,他这次暑假的出行路线,基本上是沿着长江而行的,先由yn入snet、jx、ah,,最后到达sh,这个全国最达的城市。中间有些路段,是人迹罕至的无人区,龙烈血这次的出行,那些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水里游的交通工具,龙烈血都坐了个遍,而更多的那些一般的交通工具难达的地方,龙烈血都是靠着一双脚走了过来的。

武映三千道“谁想得到那个王利直那么不经打,只是随便来了几拳,踢了几脚就死了,还害得家里花了不少钱!”说这话的是刘祝贵的大儿子,平时充狠到可以,说到动脑筋,完全不行。

还好,虽然说是白天,可龙烈血家住的就比较偏僻,虽然门口有一条路,可往来的车辆和行人也不多,再加上龙烈血家围着院子种的那两排已经长得很高大的柏树,被闲人看到的机会已经很少了。要不然,看到有人从二楼的窗户里“掉”了下来,虽说不至于惊世骇俗,但遇到“好心人”打个11o,12o什么的也不是没有可能。武映三千道

“笨,你没听说过吗,男追女如隔山,女追男如隔纸哦,你只要把你的芊芊玉指往那层纸上一按,凭我们静瑜的魅力,什么人还不手到擒来!而且,你知道的,这事如果拖得太久的话会很麻烦的哦!”武映三千道

  说完后,郑歌随手将存放这颗神种子的盒子重新盖上,然后就往王乐手里递了过去。

“这是在做梦吗?”顾天扬喃喃自语了一句。

  话音刚落,就见黄胖子毫不犹豫的回道:“哥哥我现在就去找师尊他老人家!”

瘦猴以为这样就没事了,可事情却刚刚开始。

傍晚,雪儿来了一趟,见洪武气色好了不少才算放心。

“任紫薇!”龙烈血避开赵静瑜的目光,说出了这个名字。

龙烈血似乎不用看也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我知道你们都曾经为了达到过g级的标准而自豪过,但是g级的标准也只能在罗宾这样的小地方混得走,比一般的人强,那算不得什么,现在大家就要分开了,外面的世界卧虎藏龙,我们会遇到的意外还不知道有多少,这些意外有多少是我们不能控制的谁也不知道。唯一能够给自己保障的就只有两个字――‘实力’,今天,让你们知道自己与e级标准的差距,就是为了让你们知道世界上还有更多更强的人存在的事实,就是为了提醒你们,绝对的实力才是最根本的保障,我不希望我的兄弟在分开后会因为什么见鬼的意外而天人永隔,这个世界,像‘菜花蛇’那样的人渣,比‘菜花蛇’更厉害的人渣太多了,你不去惹他,他都要来惹你。遇到这样的情况怎么办呢?”

因此,任何一种秘术都不可能长时间的维持,往往都是短暂的,只能在一个有限的时间段里起到作用,而当秘术作用消失,施术者反而可能因为秘术的原因而战力大减,陷入极度的虚弱中。

王利直想跑过去拦他,可还没转过身子手就被刘祝贵的二儿子拽住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脸上“啪”的一声就被打了一个耳光,刘祝贵的二儿子边打边骂:“让你这个狗日的装穷,平时吃那么多药怎么就有钱了?”王利直想挣开手,结果手还没挣开,肚子上一阵剧痛,已被刘祝贵的二儿子踢倒在地。

  对于王乐来说,其它神兽存在不存在跟他没半毛钱关系,但传说中的真龙是否存在,那关系可就有点儿了。

  话音还未落地,黄胖子就拍着胸脯保证道:“老弟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哥哥我一定会给你个满意的交待!”

武映三千道  想到这里后,隐身的王乐也就没继续留下来的兴趣,毕竟要等到明天月圆之夜的时候,才能随着那位长老吸血鬼进入湖底下的那处遗址空间里面。

这个图书馆建成于1968年,是由西南联大以前的老校友捐资建成的,整个图书馆占地14ooo多平米,图书馆共分九层,藏书共3oo多万册,是整个西南藏书最多的地方。这个图书馆的藏书量,已经过了省立图书馆。

任紫薇看着走近的龙烈血,脸上带着甜甜的微笑,而她的眼泪,却已经夺眶而出……武映三千道

龙烈血的坐姿半分未动,他看着胡先生,双目幽幽,仿若无底深潭,“不知道先生想要赌什么?怎么赌?”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