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章_命运魔方_早早读书网

第77章命运魔方

前方没有宫殿,也没有其他的建筑,甚至没有花池等等。

“呵呵,我也这么觉得。”刘虎挠了挠头后脑勺,将板斧抗在肩上,立马显得威武了不少。

  但你丫非要放贱,拿自己的小命和眼前的这位杀星玩儿,能怪得了谁,当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命运魔方“治疗?”龙烈血笑了笑,笑得就像一个天真的孩子,甚至有气。

  “因为这颗号称从上古时代遗留下来的神秘种子实在是太普通了,压根儿就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与众不同之处,随便都能弄到与它类似的种子。”

竟然有一头能同达到武宗境九阶的孙敬之厮杀的难解难分的可怕魔兽盘踞在这片荒野中心区域,想一想就令人毛骨悚然,它若是冲出来的话绝对会大杀四方,血流遍地,非铁剑武宗这等高手不可敌!

  穆熙永抓了抓抹过发蜡的头发,因为他也觉得这不可能。

命运魔方“对啊,你这么胖,你做坏人躲起来的时候我们才好把你抓住啊,难道你不希望我们把坏人抓住吗?”

命运魔方“我来了!”这是龙烈血的第一句话。

  毕竟接下来这块记录古法炼体之术的玉简,肯定是要经过黄胖子和郑歌的师长之手。

品茗斋不大,也就是十多平方的样子。品茗斋中布置的东西也很少,但却真正是做到了简约而不简单。品茗斋的西边墙上,开了一扇窗子,窗子下,外面山坡上的一片桃林,远处,是满天火烧般的云浪。正对着窗户的,是一张木桌,或许不如说是一段残留于原地的树桩,那“树桩”的表面有筛子大小,根茎却还植于轩中地下,留于表面的这一截就做了桌子,桌子的两边,是两个竹编的软塌。最难得的是,在品茗斋的南边,那是一处天然的石壁,一股清泉从石壁中涌出,顺着两道人工雕凿的石槽在屋中绕了一个半圈,流到外面的小溪里去了……整个品茗斋的布置,可谓尽得“简、朴、通、幽”四字真谛。

关于选址,按龙烈血的想法是越接近学校越好,因为网吧面对的主要消费群就是学生,小胖在这里提了一个主意,那就是把网吧开在男生的宿舍区内,小胖自认为这个想法很不错。

话音刚落,另外一个声音又想起:“没听到老大说什么吗?还不快去,一个个都小心点,对方可能是个五阶武者。”

一脚踩死徐峰,洪武除了唏嘘之外并没有多少罪恶感,不是他要杀人,而是人要杀他,他做的只是竭尽全力反抗罢了。

“西南联大毕竟是公立的学校,楚校长想必也有他的无奈吧!”

仿佛看到了一头头可怕的魔物冲出宫殿,四处掠杀武修,尸骨遍地,血流如水的场景,令洪武心悸。

“洪武,你刚刚不是很张狂么?”徐涛掌刀翻飞,气势凌厉,心中也是十分舒畅,冷笑道:“我真是很惊讶,你竟然也有武者三阶的修为,可惜啊,你一样不是我的对手。”

  此时就见王乐一边把玩着手中的白色玉简,一边若有所思的在心中想道:“按南天前辈所言,只有通过修炼出来的神识才能看到记录在这玉简里的古法炼体之术。”

《混沌炼体术》赋予了他远同境界武修的强大实力,要是真这么容易突破才叫怪了。

一个武宗境高手如同小鸡一般被抓在手里,由此可知方瑜不是乱说,这魔物真的有武宗境高阶的战力。

龙烈血苦笑了一下,确实,种点草和树是最省钱的了,这里,与国外一些现代化的军营比起来,真的有差距,不说别的,全国近五百万6军,像这样的军营起码有近千座,而m国海6空三军本土加上海外的军营加起来总共才两百多个,军营是一个体现及培养军队战斗力的地方,虽然简单的数目相比说明不了任何的问题,但一座现代化的军营应该是体现“五个化”的地方:基地化部署、信息化管理、集成化建设、一体化配套和生态化环境。而这里,除了“生态化环境”以外,别的……唉,别说了,一切都要钱啊,没钱什么也办不了。

命运魔方  而这也超过了在此之前,王乐猎杀吸血鬼一共获取的六十二个战功积分。

车刚刚过了一个收费站,龙烈血就好像老僧入定了一样,把眼睛闭了起来,不言不动。瘦猴从车内的倒车镜里像小胖打了个眼色,小胖收到,再从倒车镜那里看了看好像在睡觉的龙烈血,小胖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很轻巧的将车换了个三档,老大也许在想着什么问题,或许,老大真的有点累了。

  因为那处偌大的空间里面并没有生命的存在,全都是死物。命运魔方

  徐耀扬身子一僵,随即马上摇头道:“不可能,我们和苏家以前虽然不对付,但这段时间在港岛却还真没有过针锋相对的事情发生。”

命运魔方――――――――――――――――――――――――――――――――――――――

“我说,上次王大村的那个豹头李他爸不在了,他送他爸的时候,可一连找了十多辆拖拉机,上面都坐满了人,还有一辆小面包,挺拉风的,要不,咱们也去找十辆……哦不,是二三十辆拖拉机,外加三五辆小面包也给王利直威风一下?”一位老兄满怀希望的说到,可迎接他的,是一屋子的白眼!这个老兄挺委屈的,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

“雪儿,有我在,没事的。”洪武安慰了林雪一句,转而看向闫旭,他的目光在闫旭缠着绷带的胳膊上看了一眼,笑道:“闫大少,上次的伤还没好吧?怎么,又急着想添新伤了?”

“激光炮准备。”

又是三分钟的沉默,龙悍手臂上的血管在剧烈的跳动着,隋云也垂下了自己的目光,屋子里,是如铁一样的压抑与沉重。

  由此可见,这一晚上王乐在开启杀戮模式的情况下到底有多疯狂了。

“行了行了,你们两个就别吵了。如果有个性是一种罪的话我已经罪孽重重,如果长得帅是一种错的话我已经一错再错,事到如今,我不得不在大家面前承认,刚才的那一个美女,已经爱上我了,这是男人的直觉,一种宿命的感应,想不到,我藏在队伍里这么深也被她现了,真是麻烦啊,早知道刚才我排队的时候姿势就不要那么帅,不要那么有内涵就好了,哎,这样的烦恼你们这些平凡的男人是体会不到的!”

  想到这里,王乐就闭上眼睛,静下心来赶紧将这古法炼体之术的内容仔细记下,不敢有半个字遗漏。

上课的时候,我喜欢悄悄的盯着你的背影愣,你从来都是在椅子上坐得笔直,不东张西望,没有小动作,看起来像个乖学生的模样,可实际上你一点都不乖,老师上课提问的时候你从来不举手。你还记得那一次吗,高一的时候,上生物课讲到进化论的时候,老师提了个问题,问的是“人是由什么进化来的?”这个问题太简单了,因此大家都争着举手回答,那时全班可能就你一个人没举手了,因此老师就特意的把你叫起来回答这个问题,我一直到现在还很清晰的记得那时你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甚至是你说话的语气我都没有办法忘记。你从位子上站了起来,大家都在看着你,你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对着老师,对着全班同学平静的说了三个字“不知道!”,你这句话一说出来,大家都笑了起来,教生物课的许老师脸都气红了,因为这是最简单的答案,教材上有现成的不说,恐怕就连有些上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知道,大家都以为你是在故意气许老师,许老师那时也很生气,许老师问你看书了没有?你说看了,许老师又问你,“看了怎么还说不知道,这是最基本的知识,小学生就应该知道了!”那时大家都在看着你,看你怎么回答,而你只反问了许老师一句:“难道看了就应该知道吗?”许老师怒极了,他站在讲台上,把手中的粉笔重重的拍到了讲桌上,粉笔变成了粉末,那时全班站着的人只有你和许老师,大家都紧张的看着你,要知道,许老师在面对顽劣学生的时候,可是有过打人的纪录的,许老师瞪着你,让你把书上关于人类进化的那一段大声的读出来,你拿起书,大声的把那一段给读出来了,我那时看着你,心里乱极了,生怕许老师和你会有什么冲突。开始的时候我以为你是在开玩笑,可看到你认真的在读那一段的时候,我又觉得你不像是在开玩笑,而你越认真许老师好像就越生气,你按照许老师的要求读完了那一段,许老师在台上大声的问你,“现在知道了吗?”,可让班里同学和许老师震惊的是――“不知道!”――你知道吗,当我听到你说出这三个字来的时候,我的心都要跳到嗓子里来了,暴怒的许老师从讲台上大步走到你的面前,班里的同学都紧张的看着,大气都不敢出,我坐在你的侧后面,手心里全是汗,虽然不能完全的看清楚你的脸,但感觉你好像一点都不怕,因为你依然站得笔直。

  半晌后,盘膝坐在草席上的王乐缓缓睁开眼睛,脸上掩饰不住的露出深深失望之色,心中暗道:“这就是武道强者梦寐以求的古法炼体之术?”

  “怎么感觉这套古法炼体之术对小爷一点用处都没有?!”

洪武站在独角魔鬃的面前,利落的割下独角魔鬃的耳朵,心里道:“花了近二十分钟才杀死这独角魔鬃,还是在我能将寸劲融入刀法的情况下,难怪魔兽都这么难杀。”

命运魔方过载离心机乍一看有点像游乐园里小朋友玩的东西,一条长长的机械臂的末端有一个座舱,里面可以坐一个人,与座舱相对的机械臂的另一边则固定在地面的一个基座上,开关一开,这条机械臂就会像一块平放在地面上的手表的秒针一样,飞快地旋转起来。与游乐园里小朋友的玩乐设施不一样的是,这个东西不是用来玩的,而是用来训练飞行员或特种部队队员的过载承受能力的。

华夏武馆要的也不是某一个专业里的精英,而是能够和魔兽厮杀,守护华夏安宁的武修高手。命运魔方

隋云点了点头。命运魔方

  前后也只是个大便的功夫,当然了,司机小弟也不会认为王哥吃多了,特意跑到垃圾处理厂来大便。

可是如今事实摆在眼前,令他痛苦不已,一个六阶武者竟然一招就重伤了他。

这是一头浑身长着漆黑鳞甲,整个像是一只螃蟹,但却庞大无比,有着十六条腿,且每根腿上都长有尖利的倒刺,像是一柄柄刺刀一样的怪异魔兽,体型很大,足有数米高。

他们就坐在小胖和龙烈血身后的那一桌。

  因为这空间之大,远超自己的想象,如果不亲身进去的话,单凭破妄法眼的透视,短时间内是很难找到的。

  此时王乐呵呵笑着又说道:“小弟能得到一件从上古时代遗留下来的东西,不管它有用没用,也算是一种缘分嘛。”

对龙烈血来说,在大学里,学习才是第一要紧的东西,而不是赚钱,钱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去赚,但在学校的学习机会一个人一生只有一次。龙烈血对知识有着很深刻的认识,也因此,他很喜欢看书,在心里,书被龙烈血看成是一种财富的象征,当然,这不是物质上的财富,而是精神上的。龙烈血认为,很多书,特别是很多好书,都是古今中外一些杰出人士的毕生经验、智慧与心血的总结,每当在看它们的时候,想象一下自己用一天或几个小时的时间就可以把前人数十年或一生的智慧与心血占为己有的时候,龙烈血心中总会有一种难以抑制的莫名的愉悦与兴奋。就像有的人有偷癖一样,龙烈血也觉得自己也有一种“偷癖”,想把那些人类精神世界中最宝贵的财富据为己有的“偷癖”……

曹天云深深的看了龙悍一眼,“那我就不多说什么了,有什么事给我话!”

濮照熙抱着那个小女孩坐到了客厅的沙上,那个小女孩依旧不肯下来。

“他在上面有没有什么关系?”

今天看到那份会议通知,想到自己最担心的事已经变成了事实,在经过一阵绞痛之后,楚震东的心里已经一片冰凉,还有那深深的无奈,所有的这些,楚震东知道,已经不是他可以改变得了的了,虽然他是校长,西南联大的校长。

命运魔方12点以后。。。。

  王乐可不想把这大好时光浪费在等待上面,毕竟这个档口上还远远不是休息的时候。

  穆熙永抓了抓抹过发蜡的头发,因为他也觉得这不可能。命运魔方

“这次王利直的殓葬的费用,就由我来出吧,至于出多少,怎么用,还请街坊们拿拿主意!”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