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_上门狂婿_早早读书网

第41章上门狂婿

“龙烈血的意思?那么就是说不是你的意思啦……”

  想到这里,王乐越发郁闷起来,因为他发现这套古法炼体之术想要开发的人体潜力,自己老早就已经完全做到了,甚至更好!

“那……那没什么?”

上门狂婿就在父子两互相打量的时候,一队呼啸而过的警车过了他们的吉普车,在前面的一个地方转了进去,透过车窗,龙烈血一看,前面正是金属研究所。

“我是龙烈血的叔叔,在这里等烈血回来!”

也就是在洪武失去知觉的一瞬间,他的修为提升了一大截。

“没事!”濮照熙对屋子里的女主人温柔的笑了笑,“要是再过两年,我们家圆圆长成大姑娘,我就是想抱也抱不动喽!”

上门狂婿“是的,路太黑了,路太黑了,哈……哈……”

上门狂婿  由此可见,这一晚上王乐在开启杀戮模式的情况下到底有多疯狂了。

马燕看向龙烈血。

“逃?往哪儿逃?你的度能快得过这一级兽将等级的变异豺狼?”

第九十六章 云雾山 --(2988字)

看着面前嬉笑着脸的瘦猴和苦着脸的小胖,天河苦笑了一下,正要开口,一下子却看见范芳芳朝他们这里走过来。会餐会到现在,大家都吃饱了,现在整个二楼更多的是欢笑声和震耳的音乐声,大家都从这张桌窜到那张桌,一堆一堆的,一时间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一样。

  话音刚落,知道其中因果的穆熙妍,神情凝重的向王乐说道:“是不是要直接警告他一下?”

洗漱完毕以后,教官集合的哨音在院子里响了起来,好多人期待着今天继续躲懒的机会就此破灭了,细细的雨飘在脸上,有一种凉凉的感觉。

丁老大他们开车到了小河咀,刚过了桥,眼尖的豹子就现了在桥不远处路边的赵宾二人。

  由此可见,这一晚上王乐在开启杀戮模式的情况下到底有多疯狂了。

葛明同志的声音让顾天扬打了个寒颤,龙烈血也眯起了眼睛。

  随即就见黄胖子撇了撇嘴,道:“难怪联盟长老会舍得将这神秘种子给送出来,原来是屁用都没有。”

翠湖是单行道,在王哥和小吴开着他们的三塔纳警车从翠湖边上绕过去的时候,龙烈血和小胖刚刚从酒楼里出来,小胖和龙烈血还要去准备明天军训用的东西,两方擦肩而过。

龙烈血垂手肃立在一旁,看着父亲的手轻轻的摩挲着母亲的墓碑,父亲的动作很温柔,很温柔。母亲的墓碑上,是两列苍劲的字体“爱妻龙氏雪娇之墓―夫龙悍泣立”,别人可能不明白,但龙烈血却明白,那两列字体,是父亲用手指在青石上一笔一笔的“写”下来的,那字体中间沉淀的暗红色的东西,不是油漆,而是鲜血,每年清明或是母亲忌日的时候,那墓碑上的字体的颜色就会再次的鲜艳起来。自己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资格这样做,按照父亲的说法,想要让自己的鲜血能够有资格沾染于祖先的墓碑之上,那必需要满足两个条件,一是年满十八岁,二是个人的能力获得家族中家长的认同,而现在,准确的说,自己还未满十八岁,虽然父亲已经认同了自己的能力,但现在,自己还不够资格这样做。

上门狂婿  再说了,从身上这条真龙纹身变异的那一刻起到现在,王乐还没为此受到过什么伤害。

不一会儿,刘虎就将金黄色的鳞甲剥了下来。

  顿了顿,王乐的脸色一改,冷漠的道:“一个都不行!”上门狂婿

  “额!”黄胖子和郑歌顿时语塞,没理由去反驳王乐的这番自我安慰。

上门狂婿曹天云看着这父子两人的表情,心里叹了口气,哎,真是被他们父子两给打败了,这父子两人都好像是由花岗岩做成的,从认识他们倒现在,还从没有哪次见过他们为了什么事表示过一下惊奇,也许,好奇和惊讶这种感觉已经不存在于父子两人的身体细胞之中了。再看着和龙悍一样坐在凳子上得笔直得像一根标枪的龙烈血,曹天云心中突然冒出一句话“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句话刚冒出来,随即就被自己给否定了,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龙烈血和龙悍很像,这谁都不能否认,可隐隐约约之间,他又觉得龙烈血身上有一些和龙悍不同的东西,这种不同,他没有办法用语言来表述,这种感觉,是自小看着龙烈血慢慢长大以后在他心里逐渐清晰的一个感觉,现在这种感觉依然如在雾中若隐若现,偶尔电光石火的露出一角,连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去把握,每当他想要用力去捕捉这种感觉,好让自己明白在龙烈血身上到底是哪里和龙悍不同的时候,脑子里出现的,只是龙烈血小时候如电影胶片一样闪过的一些片段:那个第一次自己学走路摔倒以后在地上哭了半天又自己摇摇晃晃爬起来,又摔倒,又爬起来,又摔倒,直到没有哭声,累得在地上睡着的小孩;那个在烈日下咬着牙齿推动着比自己重几十倍石碾的瘦小身影;那个最大乐趣就是独自一人坐在屋顶仰望星空的少年;还有那双总是布满伤痕与水泡的手和那对逐渐由深邃取代天真的眼睛……

  因为这空间之大,远超自己的想象,如果不亲身进去的话,单凭破妄法眼的透视,短时间内是很难找到的。

  想到这里,王乐就决定用自己的破妄法眼来试试看。

  自从将洪家的孙子汤姆等人扔到焚化炉处理后,王乐已经习惯用此种方法销尸灭迹。

这是什么逻辑啊?看她还那么想当然的振振有词,在座的男生都闭上了嘴巴,而其余的那两个女生却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看到有了支持者,许佳更得意了,然后她就凭借着自己的幻想想象着龙烈血小时候被一个怪老头如何如何的虐待,她还问龙烈血她说得对不对。龙烈血当然不吱声,事实上,许佳幻想的这些还真被她蒙对了,不过训练龙烈血的不是什么怪老头,而是那个铁血男人龙悍,龙烈血所遭受的“虐待”也比她想象的严重十倍。

这个壮汉为人虽然看起来很粗犷,但实力真的很强,至少也是武师境四五阶的高手,对上他洪武没有半点胜算,不过他已经通知了叶鸣之,算算时间,差不多也该到了才对。

前面的三个女生定住了,她们一起转过身来,竟然一口同声的说了一句。

一阵轰鸣忽然传来,行走在昏暗街道上的雪儿和少年吓了一跳。

  再说了,从身上这条真龙纹身变异的那一刻起到现在,王乐还没为此受到过什么伤害。

一个魔兽耳朵就几两,一百多斤魔兽耳朵算下来至少也是一百好几十个,怎不让人吃惊!

“哼,你也不过四阶武者罢了,看我收拾你。”使用长枪的四阶武者冷冷一笑,长枪一摆。

“嗯,我必须尽快去华夏武馆,唯有在华夏武馆中才有机会学到武技。”经此一战,洪武也越迫切的想去华夏武馆了。

上门狂婿在龙列血他们路过着火那里的时候,那里的路面,湿嗒嗒的,已经被封锁了一半,除了消防车以外,龙烈血还看到了有一些警察在维持着秩序,停在那里的消防车不是三辆,而是五辆。浓烟从离路边约3o米左右的一幢六层建筑中滚滚而出,从那建筑的四层以上,舔着窗户的火舌足以让任何人望而却步,同样的,如果里面还有什么人的话,结局也可以猜到了。

这次瘦猴和小胖都学聪明了,没有抬头去看老大的尴尬,免得说不准什么时候又来个e级的标准测试,那可真是要死了。上门狂婿

“这《混沌炼体术》也太霸道了吧?我辛辛苦苦修炼来的内劲,就这样被吞了!”洪武欲哭无泪,他觉得自己有点莽撞了。上门狂婿

“好你个葛明,你饿死鬼投胎啊,尽是荤菜,你们吃得高兴了,可我们女生怎么办,你以为我们都像你一样吗?照你这样吃下去,我们军训时减轻的体重这一顿饭就回来了,你这是想存心害我们不成?”

板寸年轻人就是追杀洪武他们那一队人的老大,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竟然绕到了洪武他们前方,在他的身边就是十几个脸上带着残忍笑容的年轻人,一个个盯着洪武和刘虎,像是在看待两个死人。

洪武立身在防御墙上,看着远处那如潮水一般涌来的魔兽,不禁血液沸腾。

  “小爷可不想被人当着冤大头给宰了。”盘膝坐在草席上的王乐情不自禁的喃喃自语道。

数百人来,最后就这么一点人回去,每个人心里都不好受,杨宗默然,一众华夏武馆的人尽皆默然,在杨宗的带领下,他们齐齐的垂,为死去的人默哀。

  “把话放出去,期限已经到了,今晚12点之前,叫苏家把地盘让出来,不然我王乐会在12点之后带人登门拜访!”

接待点那里立了一把大伞,在那里有四个人,两个男生两个女生,都挺热情的,在小胖和龙烈血说明来意以后,其中的一个女生就带着龙烈血和小胖两人向一辆停在不远处的校车走去。校车是辆中巴,在车身中部很显眼的位置处有一个西南联大的校徽,还写着西南联大的校名。

127个战功积分(三)。。。。通过破妄法眼依然看不到这巨大空间的四面尽头后,隐身的王乐不由得在心中喃喃道:“好大,真他妈大到没边了。”

其实,早在修炼的时候洪武就现自己操之过急了。

事实上,时常都有不少魔兽没有人去收集,上面刻下的名字的主人已经死在战斗中了。

“在65摄氏度、78摄氏度、85摄氏度、93摄氏度、11o摄氏度的温度下分别将参加反应的第四级子金属退火6分钟,然后,在初次退火过程中以初始值为7ookgy的剂量,对其进行加玛射线的照射,在随后,当退火温度升高以后,加玛射线的剂量按照初始剂量值与初始退火温度的比值相应提高……”

上门狂婿“今天先休息一天,明天就出,去北涵区。”一个个武师境学员都出去狩魔了,洪武自然也不甘落后,决定明天就出。

龙牙的重量也让龙烈血大大的吃了一惊,拿在手中的龙牙,比龙烈血预料中的起码重了四倍以上,龙烈血想到了两个字――陨铁!

隋云看着小胖和葛明,脸上露出了和煦的笑容,“这位一定是小胖吧,至于中午一直陪着我在宿舍的这位小朋友一定是葛明吧!”上门狂婿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龙烈血看得有些痴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