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_星斗盘之约_早早读书网

第22章星斗盘之约

“老大!”

“靠,这老徐的消息也太灵通了一点,我今天才回学校办理手续他就知道我已经进华夏武馆了。”洪武心里暗骂一句老狐狸,嘴上还是谦虚得很,“徐老师,您太过奖励了,我也是运气好而已。”

相对于衣食住行的简单,在另一方面,龙烈血身上所花掉的钱则绝对会让人咋舌。可以说龙烈血从小就是在药汤里长大的,有的药煮来喝,有的要煮来洗澡,对,就是洗澡,把整个身子泡进大木桶里,里面全是煮好的药汁。有时那些药汁很烫,龙烈血小的时候坐到桶里都想哭,有时候那些药汁又很“冷”,那种冷,不是指药汁的温度高低,而是指坐到桶里面的感觉,事实上药汁的温度一点也不低,可坐到药汁里,开始是热,后来却有一种透入骨髓的寒意往身体里面延伸,外面烫如火,里面冷如冰,冰火同侵,不过如此。泡药澡的经历,对龙烈血来说简直是一场噩梦一般,喝的药再怎么难喝,龙烈血从来没有皱过一下眉头,而泡药澡,则至少有两次让他差点没了命,一次是在“享受”那种冰火同侵的滋味的时候,龙烈血在热气腾腾的木桶里被那刺骨的寒意冻得完全休克,在他醒来已经是两天以后的事情了。还有一次是在木桶里,任那些药汁没过头顶,因为憋气憋得太久,什么时候昏过去的连龙烈血都不记得了,要不是龙悍现得及时,那么龙烈血及有可能成为古今第一个被药“淹”死的人。这些药,在折磨着龙烈血的时候,也在消耗着龙烈血家的金钱,龙烈血家里就专门有一间房子用来放这些药材,从小到大,究竟在自己身上用药花了多少钱,龙烈血无法计算清楚,龙烈血只知道,在他十四岁以前,家里的钱就没有什么时候能过一万块,而那时,龙悍最保守的收入一年仅雕石狮子就不会低于二十万块,那些药基本上都是托曹天云买的,少数的药却是龙悍亲自去采的,龙悍出门采药的时间最长的一次是去了三个多月,那时龙烈血才九岁,但已经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一次曹天云来到龙烈血家送药的时候对龙烈血说过这样一句话:“烈血啊,你身上的一块肉可比一块金子值钱多了!”

星斗盘之约罗宾这里的山很有特色,与yn大多数地方的山不同,这里的很多山,总是那么干脆利落的在某个地方冒出来一截,就如同元宝上那尖尖的一角,站在高处看山,你会感觉自己不是在看山,而是在看从那绿色的海面上冒出来的小岛,到了春天,“海面”就变成金黄色的,那是一望无际的油菜花。老人们都说,自古相传,罗宾这地方山青水秀,汇集天地灵气,迟早要出一个大大的贵人。龙烈血在学校的时候也听过这种说法,这种说法最初产生的时间已经不可考了,现在这些老人口里念叨着的,是他们从上一辈老人那里听来的,至于那些上一辈的老人们又是怎么知道的,这可能又要追溯到上上一辈的老人了……对于这种说法,龙烈血向来是嗤之以鼻的,在龙烈血看来,罗宾这个地方好像自古以来就没有出过可以担当得起“贵人”两个字来形容的人物。再说,一个人的成就,靠的是自身的努力及机遇,与天地山水何干?为此,龙烈血甚至专门研究过罗宾的地方志,在明清以前,罗宾这地方基本上就是无人管理的不毛之地,即使到了现在,罗宾“出产”过的一个最大的人物好像也只是在省里混到个什么部长之类的脑满肠肥的家伙――在高中校庆的时候,龙烈血曾在主席台上见到过!但那个人在龙烈血的印象里,怎么也和“贵人”搭不上边。

龙烈血拍了拍小胖的肩膀,“你打算报什么学校,如果没想好的话就和我一起报西南联大吧!”

“可现在竟然有八千多人来参加第二关的考核。”洪武摇了摇头,不由得叹息一声,“八千人来争夺5ooo个名额,竞争还真是够激烈的。”

“牟......”蛮牛在嘶吼,使劲的窜动,但根本就奈何不了少年。

星斗盘之约“捐献给学校?”小胖叫了起来,天河及瘦猴也充满了疑惑

星斗盘之约  话音刚落,就见黄胖子毫不犹豫的回道:“哥哥我现在就去找师尊他老人家!”

“那个人的下颌处的伤口周围有一些焦灼的痕迹,看样子是用枪口贴在那里开枪造成的,老吴,回去以后把这枪的资料到部里,请部里的同志核查一下他们那里有没有这把枪的入境记录,重点与最近申请入境的国际刑警组织所登记的人员和枪支核对一下。这把枪,国内一般的人和组织没办法弄到。”看到老吴点了点头,濮照熙想了一下,转头对站在他旁边的小杨说到,“小杨,你去把报案的目击者和通圆山公园早上守大门的人还有公园的值班警卫找来,我有点问题想当面问他们!”

“这个……龙烈血……龙老大,你看,我牺牲色相弄到的佐料已经拿来了,这次的佐料保证充足,你看今天晚上能不能……别这么说嘛,我葛明记住你了,只要出了军营,哪怕是上刀山下油锅,只要你一句话,我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不会,绝对不会,不管世间多么晚,绝对不会影响第二天的训练,就算被黑炭打那我也认了,你也看到了,上次我和顾天扬第二天可是龙精虎猛的,绝对没有问题啦……什么?龙老大你晚上要洗澡,对……对,你看我这记性,怎么把这事给忘了,还是你身体好啊,原来还没有现,这半夜三四点的,那些水管里的冷水比冰还刺骨,你就这么一盆一盆的往身上浇,还每天都如此,真是让人佩服啊,洗澡是大事,洗澡是大事,哈……哈……看来我也需要锻炼锻炼了,如果能练得像龙老大你一样一身钢筋铁骨飞檐走壁的那就好了……不过锻炼需要热量,这军营里的伙食真是没什么营养,蛋白质也太少了,还是那天你弄的鸡好吃啊,我这两天都在想,要是能再有口福吃上一顿就好了……”

  因为他拥有的破妄法眼异能,还有在武道上的突飞猛进,无一不是跟他身上的真龙纹身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屋子里一下子变成了农贸市场。

“还好任紫薇和瘦猴不在省城,要不然,以后的日子我就要快成三千瓦的大灯泡了!”

“茶器讲究质、朴、雅、素,四字,凡此一勺一缶,都需要认真呵护,保养,需以平常心,恭敬心待之,茶道中人称为‘备器’,‘备器’之本,实乃在乎一个‘仁’字,茶道亦是仁道。杯亦分三才,杯盖在上,为天,杯托在下,为地,杯子居中,为人,‘尊人’之意,实为茶道之本。”

“事后,经过确认,那场火灾中一共有五个人献了身。而调查的结果却显示,那是由于我父亲在实验中违规操作仪器所导致的,面对这样的结果,我实在无法接受,父亲在实验中的谨慎与小心的习惯那是培养了几十年的,怎么会放这样低级的错误,没有关紧氢气瓶的阀门,在实验仪器规定的极限功率以外使用仪器,这是什么狗屁理由,如果犯一个这样的错误那还情有可原,但是这样的两个错误偏偏凑在了一起,而且如此的致命,就在父亲觉得他的理想可以实现的时候,他却因为这样的两个低级错误而离开了我们。我实在无法接受,要知道,父亲就算是在家里炒菜的时候都一直坚持着不把盐直接放到热锅里的油中,因为盐在高温的油中会产生对人体有害的物质,父亲一直这样教育我,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在那样关键的时候出那样的纰漏呢?”

看到黑炭都这样说了,那两个家伙也只能苦着脸快的穿好衣服了,心里那一个等在这里跟随下一批男生进去冲一把的念头更是说也不敢说了。

“如今战斗似乎已经结束,且整个贝宁荒野内围以及中心区域的魔兽差不多都逃到外围区域去了,只要不遇到那可怕的莫名魔兽,我现在去中心区域应该没有什么危险才对。”

“红云歌舞厅”坐落在县城南边,面积不大,就两百多平米,有上下两层,舞厅的外墙外面贴着耀眼的白瓷砖,正门上面是一个大大的妖艳女郎形象的霓虹灯,霓虹灯下面就贴着‘红云歌舞厅’几个金色的大字,这里谈不上什么格调,一般来这里玩的都是县城里的小青年和一些小混混。由于才六点钟,舞厅还没营业,霓虹灯也没亮起来,因此,光从外面看的话,这里相当一般。

此刻,十几座激光炮构建起来,一根根足有十几米长的炮管直直的对准了外面,如同一头头狰狞的猛虎,正张开血盆大口,亮出锋利的爪子,随时准备对敌人来上致命的一击。

随着肖铁一、二、三的口号喊完,二楼的所有男女生猛的一起喊了出来,声音很大,连餐厅外面的街上都听到了,在座的几位老师也被这个班上预先编排好的小插曲吓了一跳,不过更多的还是感动,大家都把杯子里的东西一饮而尽。

星斗盘之约  一炼洗脉伐髓……

  因为这空间之大,远超自己的想象,如果不亲身进去的话,单凭破妄法眼的透视,短时间内是很难找到的。

  所以王乐很快就收起透视湖底地下空间的视线,不再浪费功夫。星斗盘之约

三个人的脸色听到这里都略有为难。龙悍一看就知道他们在担心什么。

星斗盘之约  穆熙妍听到自己的男人说出这番话,不禁感到一股子心酸,莫名的悲从中来,不顾周围还有外人,直接趴到了王乐的怀里,再也不说话。

第二十九章 命运的螺旋 --(5161字)

  虽然这湖底地下遗址空间藏有一滴烛龙鲜血的传说,王乐完全不会相信,但没找到进入遗址空间的门户,终究是让他为此有了足够的兴趣想要进去探一探,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穆大小姐没好气的训完后,客厅里沉闷的气氛顿时就缓和了不少,空气也重新流通了起来。

“啪……”

那个人穿着一套黑色的运动服,显得随意而潇洒,他转过头来,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映入楚震东的眼帘,宽广的额头,挺直的鼻子,仿若刀削的面孔,大大的,好像深潭般漆黑无底的眼睛,还有一对如翅膀一样翱翔在云中的眉毛。

  这一瞬间,王乐就感到自己的脑海“轰”了一声,一阵晕眩!

  “你这个杀才,抖什么威风,别吓着家里人,本姑娘可没心思陪你在这儿玩杀人,不知道我是光荣的人民警察吗?”

  王乐对于黄胖子和郑歌的门中师长信任有限。

光是第一层就有数万本秘籍,其中以武技居多,身法次之,最少的是修炼心法,但即便是最少的修炼心法也有数千之多,你一个个看过去得看到什么时候,怕是十天半个月都不一定够。

  而这对于使用破妄法眼的王乐来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龙烈血在小学的时候在语文课本上就知道了,开国至今,获得过如此殊荣的军人只有两个,他们无一不是战功赫赫,彪炳千秋的军人,在获得这项殊荣时,他们已经挂上了元帅军衔,他们的事迹,都入选了小学和中学的语文课本。≧≯≥网共和禁卫勋章,已经有过三十年的时间没有人获得了。有很多的人都预言,这一项军人的最高荣誉,在和平年代,不会有人获得,战神的光环只有在敌人像河一样流淌的鲜血与震世功勋的衬托下才会降临在真正英雄的身上,展露出它应有的光彩。

星斗盘之约  “你这个杀才,抖什么威风,别吓着家里人,本姑娘可没心思陪你在这儿玩杀人,不知道我是光荣的人民警察吗?”

“赤火牛的牛角和皮都是好东西,可以卖好几千华夏币呢。”少年嘴里低声嘀咕,下手却一点都不慢,他一拳打在浑身火红,布满鳞甲的赤火牛头上,力量大的惊人,直接令赤火牛趴到了地上。星斗盘之约

  眨眼之间,王乐的脑海里就涌进了海量的陌生信息,正是记录在白色玉简里的古法炼体之术。星斗盘之约

在前两天的报纸上报道过那篇文章――《我军某部神勇出击,一举端掉东突恐怖分子在我国境内巢穴》――以后,这两天,所有的报纸都在铺天盖地的宣传着这件事,完成任务的那只神秘部队也逐渐显露在人们的视野中,而随着这支神秘部队的出现,无数的军迷和军事分析家们开始在报纸上忙碌起来,这两天,随便翻开一份报纸,你都可以见到关于这支部队的各种各样的报道、猜测、讨论……在上次反恐行动中的那张“拂晓时分,神兵天降!”的照片,更是被全国的报纸杂志引用了无数遍。

而且,他如今还是武者四阶,可以在属于武者四阶境界的赌斗中大放异彩,横扫众人。

“这些宫殿大门十分沉重,据我估计至少需要武宗境高阶的武修才能推得开。”洪武一边走,一边介绍,道:“不过另外还有三座宫殿的大门是没有关闭的,可以随便进去。”

  王乐可不想把这大好时光浪费在等待上面,毕竟这个档口上还远远不是休息的时候。

“老大,我们就这么将入口让出去?”一个年轻的护卫队队长跑了过来,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今天,象往常的每个星期五一样,一到下午第三节课的下课铃声一响,龙烈血就停下了手中的笔,合上了书,丝毫不理会周围同学诧异的眼神,开始收拾书包准备走人。在罗宾县一中,从成绩上来说,龙烈血不是最出色的,可龙烈血绝对是最受人瞩目的一个,这种瞩目,不是星光灿烂耀眼生花的那种,而是由距离所产生的那种间杂着好奇与其他说不清的一些东西所综合起来的感觉。这个十八岁的少年的外貌,见过的人都知道,用英俊两个字来形容似乎有些不恰当,这并不是说他长得有问题,而是在他身上,有一些用“英俊”这个词所无法表达出的一些东西,可以这样说,凡是认识他的人,先注意他的,不是他的外貌,而是他身上那种说不出来的东西。他跟那些让小女生尖叫的所谓“阳光男孩”不同,宽广的额头,挺直的鼻子,略带紫色的面孔仿若刀削,再加上经常抿得紧紧的嘴唇,这些东西,让他这张脸多出了几分冷酷坚决的味道,与“阳光”这个词搭不上多少边。让他的脸看起来有点柔和的东西是他的眼睛,龙烈血的眼睛大大的,弯长而秀气,如蒙着雾气的两潭深水,这双眼睛,就算放到女孩子身上也会让人觉得漂亮而有神韵,而放到了龙烈血身上,则因为这双眼睛,使他的面孔看起来有些天真与朦胧起来。龙烈血脸上还有一个特别的就是他那两道略显弯长飞扬的眉毛,眉毛不浓,不清,不散,不乱,象是一对在云中翱翔的翅膀,所有的这些都组合在了这个叫龙烈血的少年的脸上,不是帅比番安,却也独一无二,乍看只觉清秀,甚至是略显文气,再看则觉得清明爽朗,山高云淡,细看则摄人心魄,令人不敢逼视。他也没有值得夸耀的家世,在一个学校里,有地委书记的女儿,有法院院长的公子,还有百万富翁的千金……而龙烈血的父亲,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石匠,关于这一点,龙烈血也从来没有掩饰过,他很坦然。

半个月不见,他的身体似乎又壮了一些,身上的气息更加强大了,只不过此刻脸上带着一块淤青,走路还一瘸一拐的,显然刚才和人在擂台上大战,受了些伤。

  同样王乐更不排除会有试炼队成员与庄宇,殷燎原这两个混蛋一样破坏游戏规则,请来强援帮助自己猎杀吸血鬼获得战功积分。

洪武循声望去,不由的一喜,在庞大魔兽不远处,一柄折断的大铁剑倒插在地上,剑柄还在,但剑身却只剩下了一半,另外一半已经洞穿了魔兽的头颅,陷入了它的血肉中。

  待到俩人从别墅出来后,徐耀扬就忍不住向穆熙永问道。

一时间,一个个武修都觉得遍体生寒。

星斗盘之约第七卷 第九十三章 第一周的前三天 --(4179字)

  隐身的王乐站在炉子前喃喃自语完后,没有逗留就离开了垃圾处理厂。

一众年轻人心中都是一紧,华夏武馆已经想的很周到了,但即便如此,真的到了生存试炼的时候肯定还是会有不少伤亡的。毕竟,在山岭中和魔兽厮杀,谁也不敢保证一定能保你安全。星斗盘之约

  王乐摸着怀里穆熙妍乌黑柔顺的长发,呵呵笑着道:“性格决定命运,我不想留下后患,让对手的**消失,这是最好的办法。”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