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_逐道长青_早早读书网

第77章逐道长青

上门狂婿 我以为我在笑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

“啊,好浪费啊!”

  隐身的王乐站在炉子前喃喃自语完后,没有逗留就离开了垃圾处理厂。

“今天上午就没什么事了,下午1点钟到东面的七层塔楼,也就是藏经楼集合,我要带你们去挑选武技和内劲秘籍。”说完,方瑜一挥手,众人顿时作鸟兽散,都去找寻自己的公寓去了。

逐道长青洪武低声自语,嘴角不经意间流出了一丝笑容,他看向黝黑少年,很随意的打出一拳。

  再说了,从身上这条真龙纹身变异的那一刻起到现在,王乐还没为此受到过什么伤害。

  而这次只能靠自己了。

  就在众人冷汗淋漓的时候,王乐突然开口说道。

逐道长青大家都清楚狩魔的危险性,因此机场的气氛也显得有些悲伤。

逐道长青知道了小胖假期里的事,龙烈血也只能揉着鼻子苦笑一下,在这方面他和小胖一样是菜鸟,按现在的情况来说,他都不知道是要安慰还是恭喜小胖。就像天河一样,有些东西如果得不到的话留在心里在将来想起来的时候想必也能会心一笑吧。

第三十六章 情人的眼泪是硫酸 --(5085字)

一只狼爪划过,顿时有鲜血迸溅,洪武的手臂被划开了一道半尺长的大口子,血流如注。

由于龙悍早期对龙烈血的变态教育的关系,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龙烈血从小到大其实是在两种学校中渡过的,一种是正常人上的小学中学、高中,另一种是龙悍的“家庭学校”,龙悍既是校长,又是老师,而唯一的学生,就是龙烈血。除了“碎星诀”和“标准测试”所需要的知识及训练以外,一个像龙悍那样的男人,你能指望他会教龙烈血学绘画吗?龙悍几乎是将自己军事方面的知识倾囊相受,而龙烈血在这方面的表现,就连一向很少夸人的龙悍也说过龙烈血是天才的话,在龙烈血家里买来电视之前,龙烈血家里没有任何“正常”的娱乐活动,而之所以在这里加上“正常”两个字,那是因为,沙盘推演是父子两人在买来电视以前家里唯一的,用来取代下棋的娱乐活动,你说它正常吗?但即使是在推演沙盘的时候,龙悍对龙烈血的教育也没有停过,龙烈血就清楚的记得,奥利沙文的《战争地理学》和克劳塞维茨《战争论》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沙盘推演中钻进了自己的脑子的。一直到长大以后龙烈血才明白,以前父亲对自己所做的那些,并非完全是出于教育的目的,更多的,是出于某种寄托,父亲对军队的情感,从来就不曾放下过,在离开军队以后,父亲把这种情感倾注在了自己身上。

本来按照天河的分数来说,要考上警察大学有些困难,可是因为他爸爸是警察系统的,所以天河在报考警察大学的时候按警察大学的招生政策仅凭家庭出身这一点天河就可以占到很大的便宜,天河上警察大学差不多是十拿九稳了。

早在当初洪武就知道曾文兴等人没有对他说实话,不过他并不认为以曾文兴等人的实力敢到这深山中来,此刻陡然听到熟悉的声音,不禁令他疑惑,“难道他们不要命了么?”

龙悍的一句话让坐在前面的警卫员摸着枪的那只手放到了方向盘上,在倒车镜里,他对着龙烈血有些歉意的笑了笑,然后就专注的开着车了。

  “额!”黄胖子瞬间就无言以对,因为他打死也不敢去怀疑德高望重的吴南天。

  王乐头都没抬,喝完奶茶吃鱿鱼,然后说道:“回去。”

在碰撞的一瞬间,紫红魔兽就惊恐的现,自己最坚硬的利爪和那人类的拳头碰撞在一起,竟然是自己不敌,那人类的拳头竟比钢铁还坚硬,将它的利爪都震的松动了,差点断掉。

  至于好坏,王乐才不管这些,反正都已经木已成舟,一切都来不及了。

  只有穆熙妍仿佛没感觉到王乐身上散发出的浓浓杀意,坐到王乐的旁边,握住对方的大手。

这是一种十分痛苦的经历,也是一种难得的磨练,在四倍重力的作用下,洪武的身体遭受到了近乎极限的压力,《混沌炼体术》自的运转起来,缕缕五行元力融入己身,帮助他淬炼体魄,以抵御可怕的压力。

逐道长青一手抓着战刀,洪武一手握着紫色金属片。

  因为通过刚才破妄法眼的透视,王乐根本就没发现进入地下遗址空间的门户。

  而刚才撞上湖底地下遗址空间这码事儿纯属意外,等明天晚上月圆之夜再来也不迟。逐道长青

  此时王乐通过刚才的聊天,就已经知道眼前这两只吸血鬼是价值十个战功积分的公爵吸血鬼。

逐道长青此时,除了一个人以外,底下那台过载离心机飞的旋转的机械臂几乎让控制室内所有人的心脏都蹦到了嗓子眼里。控制室主控机上面的一个仪表上显示着一个“8”字,操作着主控机的那位穿着迷彩的军人紧张的盯着机器上显示的数字,一只手已经做好了让过载离心机减的准备,所有人都清楚那个“8”字的含义,这个“8”字,意味着此刻坐在过载离心机座舱里的那个人正在承受着8个g的过载。8个g是什么概念?对于一般人来说,8个g的过载足以在一瞬间就让一个身体强壮的男人昏迷或让一个人脑部的毛细血管爆裂,这是一个危险而致命的概念。对于飞行员来说,在不穿抗荷服的情况下,如果一个人可以承受住8个g的过载的话,那就意味着这个人已经有成为一名顶尖飞行员的潜质了!

“洪哥,我家住在昌平区,和你隔得有点儿远,这两天就不来找你了,咱们两天后武馆见。”刘虎笑着说道。

兽神罕见无比,堪比人类武修的武神,放眼整个地球都找不出几头兽神等级的魔兽来。

八月的省城火车站里,三教九流,熙熙攘攘。

如此一来,也就没有人注意到,洪武吸纳的不只是金属性元力,而是五行元力!

听着小胖和瘦猴的“白痴”般的回答,天河彻底无语了,他现在终于知道那些躲过了屠刀的猪是怎么死的了,蠢死的!

“走吧。”老者点头,当先迈入山洞中。

“方重。”年轻人身材很单薄,一身衣服套在身上显得有些过于宽大,锐利的眼神盯着洪武,他深吸口气,开始动了。

  从眩晕状态当中清醒过来的王乐晃了晃脑袋瓜子,心中满是震惊和意外还有困惑的想道:“小爷只是想要尝试着通过破妄法眼透视到白色玉简里的内容。”

  话音刚落,知道其中因果的穆熙妍,神情凝重的向王乐说道:“是不是要直接警告他一下?”

  这时就见面露无奈之色王乐,自我安慰道:“既然是从上古时代遗留下的神秘种子,那么必定有其不寻常之处,只是你我暂时没有发现而已。”

“每一个学员除了在刚进入武馆的时候随身带一点现金之外都是禁止携带和使用任何银行卡的,因此在武馆中每个学员都不可能使用外面的钱,要钱,只能自己想办法去挣。”

逐道长青这是什么逻辑啊?看她还那么想当然的振振有词,在座的男生都闭上了嘴巴,而其余的那两个女生却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看到有了支持者,许佳更得意了,然后她就凭借着自己的幻想想象着龙烈血小时候被一个怪老头如何如何的虐待,她还问龙烈血她说得对不对。龙烈血当然不吱声,事实上,许佳幻想的这些还真被她蒙对了,不过训练龙烈血的不是什么怪老头,而是那个铁血男人龙悍,龙烈血所遭受的“虐待”也比她想象的严重十倍。

“果然,他的身体太强大了,和他硬碰实在很吃亏。”黝黑少年心中暗自嘀咕,他早就听说洪武身体强悍的变态,如今一试之下顿时明白,在身体对抗上他的确是不如洪武。逐道长青

  只不过这次死在他手里的是异端吸血鬼罢了,除此以外,和以往的大开杀戒并没有什么区别。逐道长青

徐家的计谋并不算如何玄妙,但却很有效,如今已经收到了效果,成功的挑起了一场大乱。

  王乐似笑非笑的扫了眼黄胖子和郑歌,道:“如今小弟已经得到了这套古法炼体之术,接下来该如何处置,二位哥哥最好还是去问问门中的师长。”

  司机小弟也没问原因,点头称是后,就在前面的岔路口打了个方向盘,又往郊区的垃圾处理厂而去

血花点点飞溅,洪武抽身后退,而那使用长枪的四阶武者却是瞪大了眼睛,一手捂着自己的脖子,想要说话,但他的喉咙已经被战刀整个隔断,只能出怪异的声响,说不出话来。

立身在宫阙前,洪武不由得屏息,这一片宫阙实在是太壮丽与巍峨了。

看着慢慢围上来的五个人,龙烈血叹了口气,这一次,估计又要像小学那次一样,因为打人在学校里出名了,不过,这一次自己不会再把人打得那么惨了。

骑士?

“我猜十四个!”

“刚才大家都说了自己对钢琴的理解,大家说的陡很好,但大家想知道我是怎么理解的吗?”

“会不会是个意外?”

  黄胖子和郑歌都笑着点头应是,然后也没有再废话,转身就先后出了住处帐篷消失在王乐的视线当中。

逐道长青救这几个人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既能帮到别人,又能猎杀魔兽,何乐而不为?

  所以这个当下,关于猎杀吸血鬼获取战功积分的事情,在王乐脑海里转了一圈就抛之脑后,更多的则是在想着那湖泊地底深处的遗址空间。

“乖乖,货还真不少?”顾天扬瞪大了眼睛。逐道长青

  “尘归尘,土归土,下辈子当个良民最好。”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