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_雨花阁_早早读书网

第91章雨花阁

“呵呵,侥幸而已。”洪武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连问道:“您快看看,我这到底有多少积分?”

“看到没有,刚才那个美女在对着我笑哎!”

“终究,我还是没能进入上古遗迹,此生终究与武尊境界无缘啊!”孙敬之须皆张,意态癫狂,说不尽的悲凉与惆怅,他叹息道:“修行路漫漫,是否有尽头,何处才是尽头?可惜,我没有机会去探寻了。”

雨花阁立身在宫阙前,洪武不由得屏息,这一片宫阙实在是太壮丽与巍峨了。

  前后也只是个大便的功夫,当然了,司机小弟也不会认为王哥吃多了,特意跑到垃圾处理厂来大便。

“很好!现在我命令你,向前两步,走!”

事实上,在战斗一开始洪武心里就已经有了计较。

雨花阁  至于好坏,王乐才不管这些,反正都已经木已成舟,一切都来不及了。

雨花阁“噢!”听龙烈血这么一说,隋云到来了兴致,“说来听听。”

龙烈血皱了皱眉头,这种被人当作大熊猫的感觉实在让他讨厌,这原本就是跟他无关的,要是换作别人,他早就一走了之了,他可没有闲心在这里看别人表演浪漫,但赵静瑜轻轻的在身后扯了扯他的衣角,看着赵静瑜软软的目光,不知为什么,龙烈血的心也软了。龙烈血停下了脚步,站在赵静瑜的旁边,想看看这个林鸿还准备玩什么花样,顺便的,他也想看看赵静瑜怎么处理这件事。

12点以后。。。。

不过林雪还是有点担心,闫旭几人也是一阵焦躁,想走又觉得不太合适,不走又觉得不安全,最后还是林雪好心,低声问洪武,“小哥哥,你刚刚打电话给谁呀?能对付得了武师境的高手?”

曾醉的眼中闪动着难以掩饰的杀机,但随即又被痛苦的神色所取代。

  想到这里后,隐身的王乐也就没继续留下来的兴趣,毕竟要等到明天月圆之夜的时候,才能随着那位长老吸血鬼进入湖底下的那处遗址空间里面。

“没有,没有,范小姐你青春靓丽,健康活泼,怎么会老呢,要想在范小姐的脸上现一丝皱纹,我看至少都要再等个五六十年。你不是追问我老大的下落吗,我老大今天已经回来了!”

《金刚身》一共分为六层,由于华夏武馆招收学员的标准就是至少要修为达到武者三阶,因此《金刚身》也是从武者三阶开始修炼的,第一层练成也就可以达到武者四阶了。

  不知不觉间,穿梭在山间密林的王乐杀到了天明。

  这天夜里,王乐就像是从地狱里走出的死神,手持镰刀,就跟割麦子似的,收割着一条条性命。

好一会儿之后洪武才恢复过来,他修炼有《混沌炼体术》,恢复起来比别人要快得多。

洪武吃了一惊,上下打量刘虎,看得刘虎心里虚,他这才道:“虎子,你是说真的?”

  这一瞬间,王乐就感到自己的脑海“轰”了一声,一阵晕眩!

雨花阁  穆熙永和徐耀扬当然不敢有什么意见,连忙点头称是后,就率先告退,待在这儿,实在太过压抑,还是先避开的好。

由于不认识紫色金属片上的文字,洪武对其一无所知,苦思良久依然没有任何有用的信息。

吃过晚饭,赵静瑜和许佳一出食堂的门就被葛明给叫住了,顾天扬也在旁边傻傻的笑着,脸上微微有点红。雨花阁

  这时就见王乐笑着摇头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小弟绝对没有借机狠狠宰一刀的意思,到时候给的好处意思到了就行。”

雨花阁墓地的正面,面朝东方,地势开阔,顺着墓地往山脚下一路延伸出去,有一个延绵的湖泊,很大。此刻,碧绿色的湖水在阳光下波光粼粼,透露出一种难言的生机,而湖水与山脚相接的地方,在岸边,那一处斜斜的浅滩上,此刻,正是姹紫嫣红的精彩,那些不知名的野花,红的,黄的,白的,正如一圈圈围绕于湖边的项链一般,为眼前的景致增色不少,那湖水中倒影的山影、树影,也如美人秋波中的一剪,为这天地增加了三分颜色。而在湖的另一边,却又是另一番景象,两座山山腰交错的地方,一道瀑布飞流而下,那瀑布宽约百米,最高处约五六十米,瀑布下,竟然还有两个高约五六米的小叠水,宛若两台台阶,而台阶上,确是千万条奔腾而下的银链,落如银河,雷霆万钧,那瀑布飞腾而下所溅起的水汽,在阳光下幻化出一道虹桥,凌空横在那道瀑布之间,美丽非常。在这里的传说中,这道瀑布,是因九龙相斗而成。瀑布在墓地的东边,好像一道雪白的屏风。此刻瀑布两旁的山上一片翠绿,到了秋天,那瀑布两旁的山上满山的枫叶就如同着了火一样――碧水,银链,火焰山!

“是的,路太黑了,路太黑了,哈……哈……”

  想到这里,王乐就决定用自己的破妄法眼来试试看。

  想到这里,王乐越发郁闷起来,因为他发现这套古法炼体之术想要开发的人体潜力,自己老早就已经完全做到了,甚至更好!

“龙烈血。”

  王乐开启了破妄法眼的龙隐异能,才潜入垃圾处理厂。

从省城到罗宾的距离有两百多公里,小胖开着车,在高公里上跑了不到三十分钟,也就是约四十公里左右,在一个出口处,小胖开着车转下了高公路,剩下这一段到罗宾的路就是一般的公路了,除了高以外,yn省的公路大多蜿蜿蜒蜒的,没到过yn的人可能很难体会,在有些路段上,很少有过四十米的直路。不过还好,虽然弯多了一点,但从省城到罗宾的这段路也不是很难走。

龙烈血把那身6军的军官礼服换上了,一直到现在为止,他还是穿得一身的休闲,刚才从军营里一路走来,他都不知道惹来多少好奇的目光。

什么是强势,这就是强势!

在热烈、友好、坦诚的气氛中,海军司令员聂靖波上将和6军司令员梁震天上将就龙烈血同志在完成“社会适应性心理平衡治疗”以后的归属问题进行了细致的磋商。梁震天上将的意见是希望龙烈血将来进入6军,而聂靖波上将的意见是希望龙烈血将来进入海军,两人虽然在意见上产生了分歧,但都表示这个问题将在先考虑组织意见的同时,能充分尊重龙烈血同志个人的意见。随后,两人还各自列举了加入6军和海军的诸多好处,并含蓄而善意的指出了对方的不足,双方都虚心的接受了对方的意见,并对对方的勇气和眼光表示了钦佩,梁震天上将邀请聂靖波上将在方便的时候可以和他就上面那个问题进行一番私人性质的切磋和讨论,看看谁的道理更硬。聂靖波上将愉快的接受了梁震天上将的邀请,并表示任何时间都可以奉陪,就是在现场讨论也没有问题。现场气氛虽然愉快热烈,但双方意见已就存在着分歧,有介于此,为了避免双方的分歧扩大,伤了和气,空军司令员樊云建议,希望大家先搁置分歧,寻找双方的共同点,6军和海军的共同点是什么?那就是两边都有飞机,飞机在6军和海军中都担当着重要的角色,空军部队就不存在刚才两人所指出的对方的那些缺点,而却有对方都有的优点。最后,樊云上将表示,请聂靖波和梁震天两位司令员放弃山头主义和门派主意,本着爱护关心龙烈血同志成长的原则出,本着不使双方分歧扩大的角度出,支持龙烈血同志在将来加入空军,这样,将可以使龙烈血同志得到更加全面的锻炼,方便其再建新功,还避免了聂靖波和梁震天两位司令员因此产生的意见分歧。但遗憾的是,聂靖波和梁震天两位司令员都对此表示了反对,梁震天上将的态度比较坚决,而聂靖波上将的意见是6军的人才已经很多了,现在可以先在不考虑6军的情况下将龙烈血同志将来的去向先定下来,只在空军与海军之中做出选择,樊云上将当场对聂靖波上将的意见表示了支持,认为这样将更有益于龙烈血同志的成长。几方意见僵持不下,最后,主席提出处置意见,认为龙烈血同志现在仍旧处在“社会适应性心理平衡治疗”阶段,彻底完成需要四年的时间,现在就谈这些还为时过早,由于情况特殊,等龙烈血同志完成治疗彻底稳定下来之后再考虑其去向,到时将充分尊重其本人的意见。

  此时王乐呵呵笑着又说道:“小弟能得到一件从上古时代遗留下来的东西,不管它有用没用,也算是一种缘分嘛。”

  这也让王乐觉得,每年的失踪人口,其中有一部分应该就是这么消失的,毕竟这世上,会杀人的家伙不止他王乐一个,同样也大多不是笨蛋。

雨花阁  话音刚落,就见黄胖子毫不犹豫的回道:“哥哥我现在就去找师尊他老人家!”

“师傅!”雨花阁

这是在战场上,一分一秒都必须用在杀敌上,谁有那闲工夫去切割魔兽身上的鳞甲利爪之类的材料?雨花阁

“老大!”几个小弟都是一愣,而一身黄衣的领头人根本不理会他们,而是看向洪武,“这位兄弟,魔兽耳朵咱们不要了,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各走各的,没有必要起冲突。”

相比起葛明同志的“热情奔放”,顾天扬同志的“含情脉脉”则更让龙烈血惊心,顾天扬同志此刻脸上带着一个含蓄的笑容,而他的目光,却“叵测”的来回打量着龙烈血,每当他的目光定在龙烈血的右手上时,眼里总爆出精光,就像饥饿的豺狼看到羔羊一样,不时在抖动的喉头更印证了顾天扬同志心中的某种“饥渴”!

  “要是这世上真有烛龙的存在,那么同样贵为神兽的真龙也就存在了。”隐身的王乐默默在心中想道。

  黄胖子嘿嘿一笑跟着说道:“不管神秘种子如何,单凭那套完整的古法炼体之术,老弟这次获得历练任务第一名就没有吃亏!”

  而这对于使用破妄法眼的王乐来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如今,洪武也不得不惊疑,上古遗迹竟然深埋在地下,不知道究竟有多深,当初到底是怎么修建的?由什么人建造?

  前后也只是个大便的功夫,当然了,司机小弟也不会认为王哥吃多了,特意跑到垃圾处理厂来大便。

  所以现在静下心来后,王乐开始理智对待明天月圆之夜,是否偷偷跟着那位长老吸血鬼进入湖底地下遗址空间里面。

“你知道就好。”林雪冷哼。

看着那些提着包袱垂头丧气重新回到宿舍的“猛人们”,已经在宿舍洗完了澡,换好了衣服的葛明同志笑了。

祭台之上,有着一面石碑,足有近百米高,十分的壮观,伫立在祭台上,不知道是什么材质铸就的,似石非石,似金非金,十分的怪异,通体为青色,上面密布图案,复杂玄妙。

雨花阁“还能怎么处理啊,只有把这些东西当作废纸卖了呗。”小胖也盯着那些书,目光中有一种解脱般的快感,“卖了这些破书,能够我们去外面去吃一顿了!”

小胖在手心里倒了点红花油,用力的擦在瘦猴的背部。

可洪武做到了,他身体强横无比,堪称妖孽,惊怒之下更是潜能爆,魔狼也挡不住。雨花阁

在宿舍里交待了小胖和葛明一些事情,三分钟后,龙烈血和隋云离开了宿舍,龙烈血已经知道自己这个隋叔叔为什么来了,但他还是对接下来要生的事情有些摸不着底,隋云没有说,他也没有问。龙烈血知道,现在还不是说这些东西的时候。出了男生宿舍,两人就直接来到学校的大门口,当龙烈血和隋云出现在校门口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奥迪a6已经等在那里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