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_异天途_早早读书网

第10章异天途

烟火城 一梦或千年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

  话音刚落,就见黄胖子毫不犹豫的回道:“哥哥我现在就去找师尊他老人家!”

叠被子的阴影一直压在大家的头上,就连中午饭也吃得特别压抑,说到吃饭,大家都是站着吃的,十个人围一桌,桌上的菜基本上都是早上训练的时候大家在田地里见到的那些,唯一有一个青笋炒肉的东西,可要在里面找到一点肉片,比起在沙子里面淘金也容易不了多少。有了早餐的经验,午餐相比之下还更容易让大家接受一点,至少,大家还能分得清自己吃的是什么东西。

  “王哥,现在咱们去哪儿?”22ff.com

异天途“没想到这金鳞水蟒都伤成这样了还如此厉害,洪师兄,你为我掠阵,我上去对付这条大蛇。”刘虎抄起板斧,杀向金鳞水蟒,一人一蛇瞬间就纠缠在了一起,斧光翻飞,蛇身扭动,有鲜血迸溅开来。

“《铁道游击队》!”

  顿了顿,王乐拍了拍穆熙妍的玉手,幽幽的继续道:“而我,只能通过杀人,目前来说,也只有杀人,并且要做到极致,让和我作对,想要与我王乐作对的人们感觉到恐惧绝望,才能证明自己不是懦弱的,可以任由别人来揉捏。”

  这一瞬间,王乐就感到自己的脑海“轰”了一声,一阵晕眩!

异天途  此时王乐呵呵笑着又说道:“小弟能得到一件从上古时代遗留下来的东西,不管它有用没用,也算是一种缘分嘛。”

异天途“4oo多万啊!”胖子似乎被他抱着的这个数字吓了一跳,但一想想将来他会有很多个4oo多万的时候,他的脸一下子就兴奋的红乐起来,在这一瞬间,他脑海中出现了娇美的女人、华丽暧昧的灯光……各种各样的东西在他脑海中闪过。

  这一夜,共有三十五只侯爵吸血鬼,三只公爵吸血鬼的性命被王乐给收割,从而获得了六十五个战功积分。

“好啊,连爸爸都不告诉了,看我怎么收拾你!”濮照熙说着,就用手挠起了小女孩的胳肢窝,那个小女孩一边躲闪着一边就倒在了旁边的沙上。

在接下来由那个年轻人为主导的叙述中,龙烈血知道了他想知道的一切。

看着面前嬉笑着脸的瘦猴和苦着脸的小胖,天河苦笑了一下,正要开口,一下子却看见范芳芳朝他们这里走过来。会餐会到现在,大家都吃饱了,现在整个二楼更多的是欢笑声和震耳的音乐声,大家都从这张桌窜到那张桌,一堆一堆的,一时间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一样。

他们就坐在小胖和龙烈血身后的那一桌。

“zh国的电影……我实在……是谈不上研究……我……洗耳恭听!”神哪,请你再给我15秒,我只要15秒的时间。

  从眩晕状态当中清醒过来的王乐晃了晃脑袋瓜子,心中满是震惊和意外还有困惑的想道:“小爷只是想要尝试着通过破妄法眼透视到白色玉简里的内容。”

看着林中平鬓角又多了一些白,洪武一句话也争辩,乖乖的把衣服挂在门后面的挂钩上。

  此时就见郑歌满是失望的叹了口气,然后一边打量着手中盒子里这颗干瘪没有水分,表皮都皱到一起的神秘种子,一边摇头道:“这颗神秘种子与普通种子比起来没什么不同,而且蕴藏其中的生命精华明显是流失殆尽,否则的话,不会一点水分都没有。”

投降吧!在老大面前耍这点小心眼那是一点用都没有!

  “姐夫,为什么?”穆熙虎壮着胆子问道。

武技和身法的修炼已经告一段落,三两天内不太可能直接就突破到炉火纯青的境界。

异天途  “这世上说到头,怕的还是狠人,如果懦弱一点儿,就会被吞了,为了证明自己的狠,每个人都自己的手段,例如运用手里的财富,或是权力来显示自己的强大实力和狠辣。”

楚震东所进行着的,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战斗虽然结束了,但胜负还没有分出,这次战斗的胜负,注定要在战场之外来决出了。楚震东深深明白这一点。他更清楚他的对手是些什么人,现在挡在他面前的这潭水,绝不是一般的深,但不论这潭水有多深,他的决心已下,就算被淹死了,也要淌过去。

他的身上伤口密布,足有数十道,其中有几道半尺长的伤口更是深可见骨,一道位于手臂,一道位于肩头,一道在背后,还有一道则在前胸,是被头狼的利爪抓开的,与心脏相隔仅半寸。异天途

“以自身的力量凝聚出一‘秘印’,施展秘术的时候便激活秘印……”

异天途  穆熙永和徐耀扬当然不敢有什么意见,连忙点头称是后,就率先告退,待在这儿,实在太过压抑,还是先避开的好。

小胖也在心里叹息了一声,老大不不愧是老大啊,老大这句中的三个“太”字可把什么都说干净了。

“一个要死的人也没必要知道我的名字吧!”

  …………

  顿了顿,王乐的脸色一改,冷漠的道:“一个都不行!”

12点以后。。。。

张老根其实到现在也不是很明白,在他原本的预想里,刘祝贵这个狗日的那是一定要把他赶下来的,他们甚至已经做好了凑足钱到都去告“御状”的准备了。让张老根没想到的是,龙悍来了,事情的变化已经远远的出了他们的预料之外,那简直可以用“惊喜”两个字来形容了――刘祝贵这个狗日的,还有乡长和王所长这两个狗日的,刘祝贵的靠山,他们几乎在一夜之间就被人连根拔起了,这简直就是奢望。那天法院审判的时候他去了,小沟村的人大半的都去了,好多人连法庭都进不去,只能在外面等着消息,当法官对他们进行宣判的时候,法庭里沸腾了,那时,小沟村的村民们,想起的是没有到庭的龙悍。大家都认为龙悍在这里出了大力,而在小沟村行事低调的龙烈血却没有让太多的人觉得感激,大家对龙烈血有好感,那也是基于这样的一个原因:他是龙悍的儿子!此刻,走在前面的张老根怎么也想不到,让小沟村的人在法庭上大呼“苍天有眼”的事情的幕后黑手,现在正老老实实的跟在他的后面,替他拿着镰刀,提着那一小袋生石灰……

黄胖子大失所望的指着盒子里的神秘种子,并对王乐说道:“这玩意儿就是南天前辈给你的神秘种子?没有搞错吧?”

这样的游戏是最近几天来两人躺在这里的一个消遣,这也算枯燥的军训生活里的一个调剂品吧!

“楚校长,您这次去开会还顺利吧?您也真是的,几千里路来来回回舟车劳顿,您这么大年纪了,开了这么久的会,这次回来的话应该通知我们一下,我们也好去机场接你啊!”

  司机小弟也没问原因,点头称是后,就在前面的岔路口打了个方向盘,又往郊区的垃圾处理厂而去

  此时就见郑歌满是失望的叹了口气,然后一边打量着手中盒子里这颗干瘪没有水分,表皮都皱到一起的神秘种子,一边摇头道:“这颗神秘种子与普通种子比起来没什么不同,而且蕴藏其中的生命精华明显是流失殆尽,否则的话,不会一点水分都没有。”

异天途“嗯,再找头八级兽兵来检验一下我如今的战力究竟到了什么层次,然后就回基地去。”

  这时就见王乐笑着摇头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小弟绝对没有借机狠狠宰一刀的意思,到时候给的好处意思到了就行。”异天途

龙烈血笑着点了点头,小胖这话要是从瘦猴的嘴里说出来,那绝对会是另外一种意思,而小胖说出的话,龙烈血知道,小胖话里的意思绝对和瘦猴的意思不是一个意思。呵……呵……有点绕口了!异天途

这些都是可喜的变化,然而还有一些变化却并不能让龙烈血的心情变得愉快。

  徐耀扬身子一僵,随即马上摇头道:“不可能,我们和苏家以前虽然不对付,但这段时间在港岛却还真没有过针锋相对的事情发生。”

听着船老大的话,瘦猴他们在嬉闹,而龙烈血却想到了许多:这大概是zh国人的一个特点吧,举凡大江、大河、大湖、大海甚至大泉出处,总会有这么一些传说,这些传说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都会和龙沾上点什么关系,即使没有龙,那么也会有那么一些龙子龙孙蛟怪鳌精之类的东西出来扑腾一下。zh国人都以龙的子孙自居,这种情感,很多外国人都理解不了,这也难怪,同样是龙,在zh国,那是可以翻天覆地无所不能的圣物,象征着威严,力量,权力与不可触摸的尊严,而在国外,那只是一些长着翅膀会喷火的蜥蜴而已,白白辱没了“龙”这个字眼,它的力量与尊严,大多数情况下是用来增添传说中屠龙勇士的光辉。这是东西方不同民族之间演绎了数千年之后的文化差异。zh国人的主流思想是强调人性本善,所以中国人都是先敬神,后敬己。西方的主流思想是强调人性本恶,所以他们都是先敬己,后敬神。前者,在人们“敬己”的时候,原本那高高举起的“神性”便淹没在世俗的洪流当中,再也找不到。后者,却在汹涌的世俗之中寻找出被淹没的“神性”,然后把它高高举起。zh国的儒家和道家,一个入世,一个出世,zh国人崇拜龙,儒家于是把皇帝尊为“天子”,名日:真龙,俨然以“龙”在世间的代言人自居,用国人对龙的崇拜来巩固帝权,践踏万民。zh国人崇拜龙,于是道家把龙屈尊为小神,以显大神之位,用国人对龙的崇拜在这里巩固神权,漠视苍生。在由龙的权威所巩固的帝权与神权之间,国人却没有享受到他们所崇拜的龙的威严,力量,权力与尊严,反而,他们崇拜的东西却离他们越来越远,自汉至唐,以儒道两家之言为主体的汉族华夏文明逐渐衰落,先有五胡乱华的百年之祸,后有大唐千年未见之盛世毁于旦夕之间的乱变,这是历史为华夏子孙敲响的一记警钟――“神性”的泯灭伴随着的通常是“奴性”的产生与信仰的沦丧。至宋,靖康之变是以汉族为主体的华夏文明由盛转衰的一个转折点。至明,又有土木堡之变,宋明两朝都可以算得上是当时世界上的大帝国,可两代皆为当时的外族所灭,就连皇帝都被外族掳了去,即使放眼世界历史,这样的事也很罕见,用龙作图腾的华夏文明已经不可逆转的在走着下坡路。至清,同属于冷兵器之间的对决,起于关外白山黑水间的女真人,硬是凭借着八旗之力将无论是资源、土地、人口都是其十倍以上的一个庞大帝国征服,这说明了什么?……而在欧洲,同样经历过各种各样的战争,同样经历过外族的入侵,王朝的更替,还有那上千年中世纪的漫漫时光,也同样是在神权与及王权的双重压迫下,那些惯于先敬己,后敬神的人一样在黑暗中酝酿着启蒙运动与文艺复兴的曙光,那是一股可以将整个欧洲大6的齿轮快推动运转起来的巨大力量。

  此时就见王乐一边把玩着手中的白色玉简,一边若有所思的在心中想道:“按南天前辈所言,只有通过修炼出来的神识才能看到记录在这玉简里的古法炼体之术。”

  这时徐耀扬恨恨的说道:“陈天旭那个老贼看来留了一手,只说了这一个藏匿地点,其它的都没说出来。”

他们看了看那护卫队战士,又看了看杨宗,一部分人脸色惨白,悄悄的后退,一部分人则是满脸的庆幸,还好自己没有对华夏武馆的人出手。

“啪!”许佳一巴掌删飞了葛明伸过来的鬼爪,秀目一瞪,“葛明你想干什么?是不是想占本小姐的便宜?”

“你拿着他的钥匙,可据我所知,他可没有像你这样的亲戚!”

对于叶鸣之的实力洪武毫不怀疑,作为一群长老里领头的人物,叶鸣之的修为早就已经达到了武宗境九阶巅峰,进入了这个大境界的极境,再加上华夏武馆的各种武技,身法,他的战力绝对很强大,据洪武估计,武宗境内叶鸣之应该没有多少对手,毕竟像洪武这种在武者境就能匹敌武师境的妖孽实在稀少。

龙烈血点了点头,小胖一阵风般的跑了出去,一出门就打了一辆车,转眼就不见了。

“人不可貌相啊!”

异天途  “王哥,现在咱们去哪儿?”22ff.com

只看了一眼龙烈血就明白了这些“大笼子”的来龙去脉,这似乎是国人惯有的某种思维习惯。同住一个院子,大家却只习惯自扫门前雪,每个人都想着不要让小偷进自己的屋,可这样就真正的安全了吗?再看看那低矮的院墙,龙烈血讽刺的笑了笑,最有效的办法不是让小偷不进屋,而是让小偷根本进不了这个院子。问题的关键在于大家只把自己住的那个地方当作了自己的家,而没把自己住的这个院子当作自己的家。

到后来,楚震东干脆把那封信用玻璃压在了自己办公桌的桌面上,好让自己随时可以看到。在窗口沉思了两分钟,楚震东又回到了他的办公桌面前,一坐下,那封信就映入了他的眼帘。异天途

  随即就见王乐眼中金光隐晦地一闪而逝,破妄法眼异能瞬间开启,跟着就往手中的白色玉简透视而去!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